水乡人家

第435章 来历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cpa300_4();高巡抚心中计议已定,沉声道:“此事不可草率!本官也要即刻上奏朝廷,还是等皇上旨意吧。杨大人,在此之前……”

    杨大人抢道:“在此之前,本官绝不会对郭织女施加任何刑法和审讯。等朝廷旨意到后,再听凭处置。”

    夏织造也道:“巡抚大人请放心。郭织女这样人,若是随意栽赃她一个罪行,别说大人不准,便是这两湖的百姓也会不服。等朝廷旨意下来,是非黑白自有定论。待审问明白了——”他轻声叹息——“若真是妖孽附身,只杀头可不行,须得押往霞照,在街头当着百姓用火烧死,方能彻底消灭干净,以防她再附身到其他人身上。”

    饶是高巡抚久历官场,见过无数龌龊手段,听了这番话也不禁浑身轻颤,冷冷地盯着他道:“夏织造好心思!”

    清哑又一次被关押起来了。

    同去年的牢狱之灾相比,这次待遇却好,根本没被关进大牢,而是在一间干净的密室内,一应所用之物都齐全的很。

    同上次一样,她依然很安静。

    不同的是:上次她以退为进,麻痹对手;而这一次,则是听天由命。

    并非她丧失了斗志、颓废不振。

    因为,她确实是一缕幽魂附身。

    因为,原主之前确未受过教育。

    她,到哪里去找那样一个人,来证实她的身份呢?

    除了听天由命,她想不出任何解救自己的办法。

    但自她来到这里,并未做过害人的事,反而公开织布机和纺纱机,学黄道婆教人织布,转让织锦技术,这些举动,既为经商,也是做人。她诚心待人,该做的都做在前面了。若上天容她。此次自然会逢凶化吉、遇难成祥;若上天不容她,现在临时抱佛脚去求人,也晚了。

    她坐在床上,默默思想这突发的灾难。

    此刻。她终于明白谢吟月的用意。

    这一切,都是谢吟月谋划的。

    夏流星和她相识晚,想不到这些。

    夏织造,更不可能关注这些。

    只有谢吟月,早在那年七夕夜弹琴后。就开始怀疑她了;李红枣又在她身边,还有什么查不清楚的?

    那天她在田湖拦住她,说了那些话,不过是要她爱上方初,然后再经历一次被抛弃,再遭受锥心之痛。

    其实,她大可不必如此处心积虑。

    方初也好,韩希夷也罢,她从未指望过他们。

    若不然,她那天就会答应韩希夷求亲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。除了郭家人为她心急如焚,还有谁会关心她呢?

    ※

    郭清哑因被怀疑是妖孽附身而被关押。

    消息传到按察使司衙门外,众皆哗然!

    韩希夷先是如坠冰窟,在听了高巡抚一番话后,又仿若被烈火焚烧,正是冰火两重天。

    高巡抚对郭守业道:“你们父女倒都是一样倔脾气。郭织女说有高人教她,她不能说,有不得已;你们也不说,说根本不知道。难道等皇上派人来审问,还不说?等郭织女被当做妖孽烧死时。还不说?”

    韩希夷完全不记得郭守业父子喊了什么,他又嚷了些什么,等他清醒过来,他已经置身郭家。正与沈亿三等人紧急磋商对策。

    然郭守业虽父子忧心忡忡、满面愁苦,却什么也不肯说。

    韩希夷满心疑惑,过往一幕情景瞬间从他眼前闪过(注):

    “郭姑娘的琴艺是出自哪位名师指点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没有名师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难不成郭姑娘无师自通?”

    当时他也在场,替她圆道:“名师只能教导技艺。大凡琴棋书画等项,若没有天赋灵性,再好的名师教导。也是枉然。郭姑娘琴音空灵纯净,不染红尘,仿佛天籁,可不是教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他感到心惊肉跳,身体一阵虚软。

    他不是怀疑清哑,而是为她担心,担心到恐惧。

    想起高巡抚那番话,分明在暗示什么。

    暗示什么呢?

    他凝神想去,恍然明悟。

    他冲口道:“郭伯父,郭姑娘定有不得已的苦衷,所以不能说出教她的是何人。但是,只要她被关押的消息散了出去,她的老师得知后定会赶来解救她,就能证明她的来历了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地注视郭守业,坚定道:“我们要找到她的老师!”

    这才是清哑的用意——

    什么也不说,才好让家人朋友自由发挥。

    若说的越详细,便越容易有疏漏。

    因为她被隔离,双方很难对得天衣无缝。

    郭守业喃喃道:“找到她的老师?对,对!”

    郭大全拍腿笑道:“对呀!找到她的老师不就行了!”

    沈亿三也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如此便有了努力的方向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却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要找到那么一个人,谈何容易!

    郭家父子又不肯开诚布公、说出实情来。

    他匆匆回到住处,把自己关在书房里。

    他点上一炉香,强迫自己收摄心神,思索对策。

    良久,焦灼纷乱的心情逐渐平静下来。

    因想道:“要为郭妹妹找一位老师,证明她曾暗中得到这老师的教导,方能瞒过耳目。既然是暗中教导,又非只教了十天半月、一次两次,男子肯定不成,必须是女子。有绝佳的琴艺、精通书画,还会刺绣纺织的女子,还要……能自由在外行走……谁符合这个条件呢?”

    他苦苦思索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一个名字浮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他才打开门,命韩嶂进来,将三只小小的竹管交给他,道:“立即飞鸽传书给韩大总管。每隔半个时辰传一次。”

    这是重要消息,为防止失落,所以要连续传送。

    韩嶂一震,躬身接过去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韩嶂离开后,韩希夷又掰着手指头计算:“我年长郭妹妹五岁。那一年居士来湖州时,妹妹……应该是三岁。太小了些!居士第二次来湖州,妹妹八岁。好像又晚了些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双剑眉拧成倒八字。

    可是除了李居士,他还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等韩嶂转来,韩希夷又吩咐他新任务。

    “从今天起,你不惜一切代价,寻找李居士的下落。找到后,请她务必立即来湖州府。我有要事相求。”他下了死命令。

    “是!少爷。”韩嶂沉声道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注释:见第200章。我知道你们肯定希望加更,这时候不加更,似乎有些不道德(*^__^*)。所以,我努力努力更!谁让存稿比存钱还难呢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