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434章 妖孽(第二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蔡铭看着那个安静的身影,心中生出异样感觉:若是平常女子,遇见此类情形不知怎样惊慌无助,然她安之若素。就像早上,她静静走进来一样,现在又安静地走出去,仿佛回家。

    他忽然就明白了方初和韩希夷的选择。

    也明白了夏流星为何坚决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清哑到按察使司后,便再也没能出来。

    ——她被关押了!

    罪名是:她乃妖孽出世,要为祸天下!

    证人有李红枣夫妻,还有绿湾村数名村民,他们都证实郭清哑在十四岁以前不识字,不会弹琴,更不会画画,在她十四岁那年,这些本领突然就上身了。

    还有当日在严家恭贺的客人证词,也证实郭清哑的堂妹——郭盼弟曾当着众人面说,她堂姐从小无人教导,从未学过这些东西。

    按察使杨大人要立即关押郭清哑。

    他说,要防止她和家人串通消息作假。

    高巡抚直斥“荒谬”,坚决不许。

    他怒视夏织造,觉得他简直丧心病狂。

    他严厉道:“夏大人,空口无凭,你怎可如此诬陷一个胸怀大义的弱女子?诬陷皇上御口钦封的织女?就凭你这般信口雌黄,本官要上奏弹劾于你!”

    夏织造道:“高大人何不问郭清哑,她自幼师从何人?”

    高巡抚便转向清哑,郑重问:“郭织女,可有人教你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自然有人教。”

    杨大人追问:“是谁?”

    清哑便沉默。

    杨大人喝道:“你为何不说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不说,当然有不说的理由。

    夏织造哈哈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高巡抚则面色难看之极。

    杨大人又向高巡抚建议道:“为求公正,大人不妨唤郭家父子进来问一问。不过下官有条件:必须让郭织女回避,以免他们串通。”

    高巡抚还能说不许?

    清哑被人带走,郭守业父子被带上堂。

    杨大人问道:“郭守业,你女儿精通琴艺、绘画、诗书、纺织,是被何人所教?那人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郭家父子如雷轰电掣,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杨大人大喝道:“说!”

    郭守业和郭大全对视,明显慌乱。

    高巡抚心一沉。疑窦丛生。

    但他强忍着,温声道:“你二人不必顾忌,有什么只管说。”

    触及他深深的目光,郭大全先冷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灵机一动。说那人不许他们透露身份。

    夏织造显然有备而来,逼问道:“不许透露身份不奇怪,你妹妹学了总要练习吧?有人听见她弹过琴吗?有人见过她习字吗?有人见过她绘画吗?郭家在她十四岁之前,可曾有过纸笔?不然,为何你兄弟均不识字。她一个女儿家却比那些世家女儿教导得还要出色?”

    郭大全赔笑道:“大人,那人不肯透露身份,连我们一家人都瞒着的,当然不会让小妹在家中练习了。不然不是瞒不住了!我们知道有人教小妹,也是后来她自己告诉我们的。不过,她没说是什么人。”

    夏织造冷笑道:“你在狡辩!郭织女一身才学,非一月一年之功,她在何地练习的?要怎么瞒?”

    郭大全道:“我小妹聪明,一般人都比不了。”

    对于清哑这方面,他有绝对的信心。

    高巡抚见他应对自如了。也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杨按察使转而令李红枣等人进来和郭家父子对质。

    绿湾村来了有十几人。

    除了李红枣夫妻,其他人都是被哄来的。去的人说清哑遇上麻烦了,要他们去府城给作证,只要他们实话实说,便能让清哑脱罪。谁知他们的证言却将清哑推入万劫不复之地!

    郭守业父子无法怨怪他们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并没有说谎!

    因为他们并没想害清哑!

    唯有李红枣激动不已,看郭守业的目光充满刻骨仇恨。

    她力证郭清哑十四岁以前,并没学过任何书画琴艺,只会织布织锦,还推张福田出面。张福田原和郭清哑定亲的,两人常见面。他说他从未见郭清哑写字绘画。更不要说弹琴了。

    绿湾村人听见郭家有琴声,是郭家和张家退亲以后的事。

    杨大人便问郭守业,这些人说的可都是实话?

    郭守业哪敢否认,承认他们说的是实话。但又坚持说,清哑是有人教学问的,然他却说不清是何人所授。

    高巡抚道:“还追问什么?刚才郭大全不是已经说了。”

    夏织造便站出来,朝杨大人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杨大人便命将所有人证都带下去。

    夏织造便对高巡抚深深施礼,正色道:“大人,郭清哑除了一夜本领上身外。还与诸般奇怪之事相关联,本官怀疑她弄妖孽手段,意在图谋不轨!大人万不可被她迷惑,误了大事。”

    接着,他一一历数:

    去年江明辉一案扑朔迷离,郭清哑指江明辉被铁钉灌顶而亡,仿佛亲眼所见,嫌疑重大,被判死刑后,江竹斋却忽然起火,逼出光身子的谢吟风和贾秀才,解除了她的罪行。

    今年春,她曾在五桥村聚集百姓,借祈福为名,暗指朝廷任用贪官、天下不太平,煽动他们对抗官府。

    他女儿夏流萤赴京途中莫名失踪,听说之前在严家曾与郭清哑有过言语冲突。

    这次专利案,刘虎出首郭大全,一直很坚定,但郭织女一到府城,他立即反口,岂不怪哉?

    郭清哑向九大世家示好,是想迅速在织造行中立足。

    郭清哑公开织布机等行为,是为了收买天下人心。

    她背后定有主使者,一旦她成就名声、郭家羽翼丰满,那时她背后的人就会利用她来影响百姓、操纵百姓,以达到其目的!

    杨按察使对高巡抚道:“大人还要阻拦吗?夏织造已经将此事上奏朝廷,请皇上定夺。下官也不过是暂时关押郭织女,以防她和家人串通。具体如何审讯,还要等皇上旨意。下官绝不敢擅自定郭织女罪行,更不敢伤害她,只要在皇上旨意下达前,将其隔离关押。”

    高巡抚悚然警惕。

    即便明知夏织造在陷害郭清哑,但他提出的罪名,由不得他不同意关押清哑,否则,他便成了清哑身后那个主谋者了。

    此事,可轻可重。

    轻者,弄清楚后,夏织造获罪。

    重者,还不知会牵连多少人进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稍后有加更呢,求月票支持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可有朋友猜出这一个梗?清哑曾对郭家人说过自己的来历,在第16章。清哑的琴艺引起谢吟月等人怀疑,在第187章、第200章。夏流星也见过清哑反常的一面,在324章。清哑在方初面前露出破绽最多,就在最近的第421和422章。郭盼弟不小心说出清哑从小未曾请过老师,在第394章和第416章。夏流萤暗示清哑有难,在第410章。这条线从头至尾,若隐若现地贯穿,现在总算都汇聚到一起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