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426章 被劫(第四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月色下,他的眼睛粲若天上寒星。╪w(。

    卫晗有些恍惚,分不清看到的是天上星星,还是他的瞳子。

    夏流星默默想:“她明知我喜欢的是郭清哑,还无怨无悔送上来,为什么郭清哑不能像她这般爱我?”

    他伸出手去,轻轻抚摸她光洁的脸颊。

    卫晗感觉浑身一阵轻颤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他轻声问,“你这样爱我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她哽咽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?好!就是这样。”他自言自语道,“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喜欢她。你说怪不怪?”

    “不怪!一点不怪!我懂得!”卫晗泣道。

    “你懂得有什么用,可惜她不懂。”夏流星怅然。

    “她不懂没关系。只要你喜欢就好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。这世上,没有人能逃脱命运。连妹妹也不能。为什么她要例外?”他声音没有温度。

    “你不后悔?”他又问。

    “我永远不会后悔!”她坚定地回道。

    他点点头,转身继续走。

    她自觉跟上去。

    月色下,一双身影越来越模糊,直至看不见。

    卫晗回到家,悄没声地往自己院里去。

    一路走,一路想心事。

    忽听丫鬟小兰道:“见过少爷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灯影下,卫昭站在对面。

    她忙道:“大哥,我去送别夏姑娘,回来晚了……”

    卫昭打断她道:“我知道了。快些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卫晗意外他的宽容,愣了下才轻声道:“多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卫昭道:“谢什么。我也是担心你才管你。”

    卫晗微微一笑,道:“让哥哥操心了。那我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便越过他,往前走去。

    待她走后,卫昭对身后道:“从今天起,不论姑娘去哪里,你都要跟着姑娘。不要惊动她,只需把她的行踪传给我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一女子声音回道:“是。少爷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夏家,夏流星和卫晗走后,夏流萤又在莲花湖边开始漫步。

    过了今日,她再见不到这样美的月下莲花了。

    丫鬟绿萝劝道:“姑娘。明日要早起赶路,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夏流萤道:“急什么。横竖明日走水路,在船上有的是工夫睡觉,便是今晚一夜不睡又能如何。”

    绿萝无法,只得任她去了。

    夏流萤直到四更天才回房。┞┡╪w{。

    她走后。莲花湖岸边一丛芦苇中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,接着,就听轻轻水响,一个黑影溜下水,无声飘向远处。

    到得墙边水闸处,他才探头向岸上打量。

    园子里一片寂静,只有远处几间屋子透出灯光,那是上夜的人值宿处,这会子正低声吃酒说笑呢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一声水轻响,黑影爬上岸。

    他来到院墙边。一扬手,往墙头上扔了个什么东西,又扯了扯,觉得勾结实了,便攀爬而上,三两下便翻墙出去了。

    水边,复归平静。

    次日,夏流萤启程上京。

    船行两三日,在上岸改行6路的前一晚,夏流萤被劫。

    夏织造得到消息后。勃然大怒,派人报官,又多方查证,然女儿如石沉大海。别说消息,连一点线索都没有。

    他想也不想,便认定此事乃郭家所为。

    出手的,定是沈家人手!

    他含恨道:“既如此,就别怪老夫下狠手了!”

    清哑听说后,悄问郭大贵。此事可是沈寒秋所为。

    郭大贵摇头,说沈寒秋还反复询问他呢。

    清哑本来怀疑三哥,但看他那样子,又不像有隐瞒,他不善隐瞒,因此满心疑惑,不知何人劫走了夏流萤。隐隐猜测,也许是方初或者韩希夷。但随即又否定,那二人可不是冲动之辈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不得要领,只好暂时丢开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湖州府大牢。

    在梅雨季节来临之际,牢中阴暗潮湿,气味浓重。一包头媳妇小心搀着冬儿,缓步走在通道内。冬儿抱着孩子。许是被牢里刺鼻的气味熏得不舒坦,新生婴儿咿咿呀呀出猫儿似的叫唤。

    这稚嫩的声音在牢中显得很突兀很清晰。

    通道前方的栅栏内乱草堆中,一团不明物事抖动了下。

    跟着,乱草被扒开,那物事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个人!

    刘虎双手抓着木栅栏,看着那渐渐走近的熟悉身形,激动得眼睛都红了,喃喃道:“冬儿!是冬儿来了!”

    冬儿也看见了形容狼狈的丈夫。

    纵然恨他糊涂,这一刻也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    “虎子哥!”她哭了。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刘虎先是目光热烈地看着她,张口要叫“冬儿”;接着似乎想起什么,放下脸,没好声气地叱喝她。

    “我来看你,把儿子也带来了。还带了些吃的来。”冬儿好像没看见他摆脸色一样,回身对扶她来的媳妇道,“把篮子给我。”

    那媳妇低着头,上前将个篮子放在冬儿身边,也没看刘虎,就又退到一边的阴影中去了,想是让他夫妻单独说话儿。

    刘虎以为是服侍冬儿的,也没在意。

    以冬儿现在的能力,买个丫鬟仆妇也容易。

    冬儿蹲在地上,一手抱儿子,一手从篮子里往外拿东西。

    刘虎想不看,又忍不住斜着眼睛看。

    冬儿带的有衣服有吃食,一样样都从栅栏缝中送进去。

    刘虎想把东西扔出来,可是下不去手,也舍不得。

    冬儿把东西都递进去后,又将手中孩子往前送,示意刘虎看,口中道:“虎子哥,你来看看,看咱儿子。长大了不少呢。娘说跟你小时候一模一样。还没起名儿,等你回去给起一个。”

    刘虎瞅向那娃儿。

    孩子很小,粉红嫩嫩的,是不是像他小时候他不清楚,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己小时候长什么样,但他看得很清楚:孩子眉眼像冬儿,秀气的很,这会儿正蹙着小眉头,好像有些不耐烦,跟冬儿撒小性时一个模样,爱死人了!

    他心中涌动不明情绪,不知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因问道:“娘呢?她怎么不来?”

    冬儿道:“娘她……生病了。就没来。”

    事实是,刘母被儿子气病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跟大儿子过,对小儿子家事不清楚,也没能力管。但眼见小儿子家要败了,她揪心之下又担心他,就病倒了。

    刘虎心里一震,有些愧疚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还有一更,要过凌晨了,朋友们明早起来看吧。所以,我先对你们说一声“早上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