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419章 凝聚力(加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这日,在府城的郭守业派人回来,带来一个消息。

    刘虎忽然在公堂指证,说他受郭大全指使,暗地里收了商家银钱,先后近万两,因此那些商家才会经营郭家棉布。谁知死者却被郭家代理商告到织造衙门,说他侵犯了郭家专利,被织造衙门判定赔偿。

    被自己人出首,这件命案郭家便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郭大全当场被拘押。

    吴氏和蔡氏气得大骂“白眼狼”,恨声不止。

    清哑也震惊,简直以为刘虎患了失心疯了。

    眼下,要么揪出刘虎背后的指使者,证明他陷害郭大全;要么让刘虎自己反口,说出他诬陷郭大全的缘由。

    清哑、郭大贵和城西作坊的仇管事商议后,急忙派人回绿湾村,将此事告诉郭大有,要他找刘虎的妻子冬儿。

    这件事恐怕还得冬儿出面。

    冬儿尚未出月子,但也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才过一日,夏织造持官府文书来封了郭家城西作坊。

    这次,是堂堂正正封停待查。

    郭家城西作坊封停当天,坊中织工们就乱了起来,各种流言纷纷,都道郭家这次要问罪了,大家还是出去寻出路吧,守在这白白赔本。

    郭大贵和仇管事去了织造衙门,坊内蔡氏主事。

    蔡氏火气大,被几个妇人质问,未能好好解释,反痛骂了她们一顿,惹得那几人趁机煽动大家离开郭家。

    蔡氏叉腰怒喝:“在我家学了手艺,这就想走?”

    一领头妇人回道:“你要怎样?难道我们这辈子就卖给郭家了?不是说郭家织女有多好多好,心有多善吗?原来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另一人叫嚣:“咱们就走,看谁敢拦!没了王法不成!”

    众女工看着蔡氏议论纷纷,忧心忡忡。

    郭翠莲见要坏事,慌忙来告诉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便带着盼弟等人匆匆赶去作坊。

    才踏入坊间,众女工看见她,都静下来。

    领头的妇人趁机大声问:“郭织女来了。咱们问问郭织女:咱们被郭家雇佣,又不是卖身给郭家。今儿要走,郭家放还是不放?”

    另两个跟着问:“对!到底放不放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放!”

    一字吐出,刚要开口的蔡氏闭上了嘴。

    那几个妇人则一愣。

    清哑又问蔡氏:“她们工钱是多少?”

    蔡氏忙叫管事头儿来问。

    一媳妇上前,报出大概数目来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给她们。另外。每人赏银一两。”

    管事媳妇对那几人道:“你们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妇人忙道:“姑娘,我们大家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打断她话,道:“大婶放心去吧。”

    细妹上前扯住她往外推,口内道:“你走你的。”

    细腰则往另外两个妇人跟前一站,伸手道:“请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见她艳如桃李、冷若冰霜。呐呐不敢言;再者清哑承诺结算工银外,还另给一两赏银,她们没的挑理,只好乖乖走了。

    转眼工夫,那三人就被打发了。

    一众女工面面相觑一会,一齐看向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不语,绕开她们,顺着两条织机夹道往前行,一边走一边打量两旁的织机,偶尔停下来看一看尚未织完的布料。

    蔡氏跟在她身后。忐忑道:“小妹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在一台织机前坐下,问:“这是谁织的?”

    一女孩上前,不安道:“是我织的。”

    清哑也没说什么,坐下亲自操作起来。

    那女孩目光随着她手动,仔细观看。

    其他女工也都围过来观看。

    清哑认真织了一会,示意那女孩上前,“这花纹……”

    女孩不等她说出,激动道:“好平整,好紧密!”

    清哑站起来,让她坐下织。自己在旁指点。

    蔡氏见小妹关注这女孩,就道:“燕燕才来的,不如旁人熟练。”

    清哑鼓励道:“不要紧。只要你用心,说不定能织出毛巾来。”

    盼弟在旁得意地接道:“就是!就像庖丁解牛。我们只要用心用功。每一个人都能做织女,织出好布、好纱、好锦!”

    郭织女讲庖丁解牛的故事,早在坊子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众女工叽叽喳喳地议论起来,展望未来,仿佛自己明日就能织出浓密柔软的毛巾,获得荣耀。激动得不能自持。

    这时,方才那管事媳妇和细妹回来了。

    管事媳妇上前,对清哑小声回道:“姑娘,已经打发她们走了。我特地去告诉门房:该给的银子咱们都给了,从此她们愿去哪就去哪,只不许在郭家工坊门口闹事。”

    清哑“嗯”了一声,抬眼扫视人群。

    人群又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清哑问道:“谁还想走?跟她去结算工钱。”

    她指向那管事媳妇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解释,没有任何劝阻。

    众人却都犹豫了。

    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,没有人站出来。

    清哑又道:“没关系的。”

    终于,有个小媳妇站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道:“郭姑娘,我们舍不得走。可这坊子要封多长时候呢?要是日子长了,我们等不起,家里也要过日子。”

    她这一开口,众人纷纷附和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知道。你们只管走。到时候回来我们还雇你们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大喜,都感恩不尽。

    蔡氏见状着急,忙道:“小妹,都走了,等坊子拆封了怎办?她们回家也要找活干,要是去了别人那,签了用工契书,到时想再回来就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担心,也觉得这是个难题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想走的就走。若信我,就等一阵子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众人七嘴八舌道:

    “我们等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等半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能等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等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“我家不要紧。我就不走!我就等坊子拆封!”

    “我就算回家,我也在家里等。我在家织布卖。我不去别人家,不然签了合同就出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你这主意好。那我也在家里等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最终结果,所有女工都愿意和郭家共进退。

    清哑便微笑了——这便是她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她许诺道:“我不会亏待你们的。”

    如何不亏待,她没说。

    但是,众人都相信她。

    相信跟着她能织出毛巾,还有更多花布和锦缎。

    一场骚乱遂平息。

    等回到家,吴氏问起缘由,责怪蔡氏太冲动。

    清哑冲吴氏轻轻摇头,又宽慰蔡氏:“大嫂别担心,大哥没事的。”

    蔡氏就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吴氏也沉了脸。

    四月十二日,冬儿抱着儿子随郭大有来到霞照。

    然后,蔡氏跟他们一起去了湖州府城。

    这几日,清哑日日去坊子查看。

    不少织工都告诉她,那先走的几个织工常上门游说她们,却再无一个织工被鼓动得离开郭家。

    清哑早知道这是有人在背后捣鬼,落井下石了。

    她不惧这手段,但总这么等着也不是事。

    这日,她接到一张帖子。

    看后,犹豫了一会,才带着张恒和细妹乘车出去了。

    她来到城西喇叭巷,走进一家僻静的小院。

    迎接她的,霍然是方初。

    他眼中泛出喜悦神采,大概没想到她竟然来了。

    “郭姑娘来了。”方初招呼道。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,不由目露询问:约我来什么事呢?

    他含笑安抚她,确有重要事相商。

    清哑想他素来为人,也就放心,静候他待会说明。

    因对一旁的圆儿微笑致意,圆儿也对她展开大大的笑脸。

    方初也不多说,转身在前,引她进屋。

    堂间,早摆了一桌新鲜果品和点心。

    “姑娘请坐!”他示意。

    清哑便坐下来,细妹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方初待她坐了,才在她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今天加更了,是不是很意外?(*^__^*) 求票票,月底了,搜搜你们的票夹,支持原野吧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