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87章 心虚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转到一旁,韩希夷内疚地对清哑道:“是我连累姑娘受辱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你该向自己道歉!”

    把刚才对毕少爷说的话又奉送他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道:“姑娘怎能将在下与那等人相提并论呢?”

    看着他剑眉下黑亮的星眸,清哑承认他确实和毕少爷不是一流人物,然刚才的事让她有些不舒服,不肯点头称他心意。

    她便坚持道:“我没说错啊!”

    谁让他赚了个风*流名声来的?

    他是他,她是她,难道她站在他身边就变不好了?

    韩希夷忙点头赔笑道:“是。姑娘没错。是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见他笑得坦荡荡的样子,清哑不乐意了。

    她往他跟前凑近一点,小声问:“你昨天去哪了?”

    哼,看你还能镇定不!

    韩希夷果然睁大眼睛,连笑也忘了。

    清哑反倒想笑起来。

    看见他这模样,她总算觉得好过了些。

    韩希夷这才想起,昨天郭大贵也在花船上。

    那么,清哑是知道他去逛花船了?

    明明什么也没做,他怎么会如此心慌呢!

    把跟小秀说的“我素来如此,不屑虚伪做作”的话忘光了。

    也不记得什么“我朗如明月、干干净净”了。

    他心不在焉,一面胡乱和人应酬,一面瞅机会小声对清哑道:“我往后都不去那地方了——”说到这停下,迎面招呼人“金老爷好”,然后接着道——“其实,我也没干什么——”然后又招呼人,然后又接着说——“昨天,我帮忙赎了一个人。姑娘别误会,我不是赎她回家了。她嫁别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走,他也走;清哑停,他也停。

    断断续续地说着,有些忙。脚下有些乱。

    清哑本要打压他气势的,见他慌乱着急,又觉得不妥了:仿佛二人是一对恋人,一个在别扭赌气。一个赔尽小心哄劝。

    她忍不住疑惑地问:“你以前不就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韩希夷又愣住了。

    是啊,他“素来如此”,又何必慌张?

    正想着,忽见清哑隐隐带笑,才恍然明白:她故意刁难他。就是要惩罚他。若她真以为他是那不堪的人,怕是连话也不肯跟他多说了。只是如今他太在意她,所以关心则乱,失了常性。

    想通后,他柔声道:“我也不知为何呢。以前从未觉得如何,现在却总觉忐忑不安的很。姑娘可知道为什么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那是你做贼心虚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分辨道:“我没做贼。”

    跟着又微声道:“可在姑娘面前还是觉得心虚。”

    清哑心一跳,不知如何应对了。

    若是别个小姑娘,这时通常会撅嘴娇嗔道“不理你了”,可是清哑却不会这么做,她瞅了他一眼。扭过头就走。——意思还是一样!

    韩希夷那是什么人?

    他浪迹花丛,最知女儿家腼腆心思。

    他没有就此止步不前,而是不疾不徐地跟上去。

    一面含笑对人,一面微微向清哑那边侧首,保持一个合适距离,轻声道:“虽然愚兄自问心如皎月,然如今是要成家的人了,行事自当收敛,再不能像往日般无顾忌。不然惹得娇妻心酸,岂不心疼!”

    清哑听红了脸。又想他可真敢说。

    早做什么去了?

    难道以前没想过娶媳妇?

    她忍不住把乌黑的眸子和他对视。

    韩希夷目光炯炯地迎着她,彼此传递心声:

    “关我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与姑娘大有干系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!”

    “姑娘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似乎只是一瞬间,清哑便将目光移开。

    韩希夷至此才明白,只可意会不可言传是怎样奇妙的境界!

    他陷入那两潭秋水。领略到女儿家微妙心情。

    这使得他既甜蜜又不安,因为他感觉到她心意的不确定。

    郭大贵看见韩希夷和清哑不时嘀咕,还以为他仍在悄声告诉小妹所见之人的家世背景、买卖内容、为人品性呢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沈寒秋倒看出韩希夷对清哑用情,正观察他。

    若郭韩两家能顺利联姻,他也乐见其成。

    再加上严家。联络方家,郭家人脉便拓展开来。

    他一面想,一面和刘大少爷等人说话。

    刘大少爷转向清哑招呼:“郭姑娘!”

    韩希夷见他目光从清哑脸上掠过,落在她胸前,露出不易察觉的邪*欲之色,眉头轻皱,上前一步挡住他视线,笑道:“刘兄,嫂夫人可也来了?”

    刘大少爷诧异,不知他怎关心起自己妻子来。

    面上却笑道:“来了。去园子里了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半侧身,对清哑笑道:“回头郭姑娘进去,记得拜见刘大奶奶。听说刘兄伉俪情深,最为人称道。他可是正人君子,烟花之地是绝不轻易涉足的。令我等汗颜!”

    刘大少爷神色一整,道:“愚兄怎比得了韩大少爷风流。”

    又劝诫道:“贤弟也该收敛些了。”

    还意有所指地扫了清哑一眼。

    韩希夷见他正气凛然,笑容一滞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真心觉得自惭形秽。

    能把无耻发挥到如此境界的人,他就不该小觑他!

    沈寒秋似乎看出他憋屈,忍笑瞅了他一眼,对清哑道:“郭妹妹是该进去了。时辰差不多了。严姑娘那儿还是要露面,各位太太奶奶姑娘跟前也要应对一二。”

    清哑点头,吩咐细妹去请高云溪一道走。

    细妹四下一扫,找到高云溪身影,忙走过去叫。

    刘大少爷趁着这空,笑着告诉清哑,他媳妇什么样人,又说她心里也仰慕郭织女的名头,预先为她们做了引见。

    清哑淡淡点头虚应,没有太大反应。

    她感觉一向敏锐,刘大少爷什么样人,她并不清楚,但她不喜欢他看自己的目光,暗自警觉。

    她想早些离开,便过去向严纪鹏等人告退。

    严大少爷忙问:“姑娘不在前面坐席?”

    他以为清哑会跟各家主事人同席。

    清哑摇头道:“我去看严姐姐。”

    曾少爷笑道:“郭姑娘自然要去送严姑娘的。”

    严大少爷恍然,失笑道:“是我糊涂。”

    便亲自在前领路,道:“我送姑娘。”

    严纪鹏起身相送,方瀚海等人跟着站起来;同时,大堂内诸人齐齐对着清哑含笑相送,就算原本没注意的,也都在身边人提醒下停止说笑,转向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漫漫扫视人群,有众星捧月的感觉。

    她很满意。

    不是得意。

    她今日来此,就是要收这个效果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