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76章 布局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圆儿心里咯噔一下,忙道:“不止一个,还……还送了一个给严姑娘做贺礼。姑娘,这梳妆盒是靖国公的雕刻,大少爷费了好大精神才弄来……弄来的。姑娘可别跟人显摆,再要大少爷可弄不来了。”

    他本想说“弄来两个”,急忙又缩了回去,不敢撒谎。

    他心里直打鼓,觉得这事实在不好回禀:大少爷明明弄了三个盒子,严姑娘就罢了,送她一个做成亲贺仪应该的,剩下一个转给了郭姑娘,还不能明说,这里又冒出来两位表姑娘……

    圆儿代大少爷头疼,若是林姑妈知道了会怎么想?

    方纹高兴极了,又歉意地对林亦真道:“表姐……”

    她本来是想要两个送给表姐的,谁知这样难得,就没法了。

    林亦真打趣道:“表妹别怕,我们不会抢你的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了都笑起来。

    严氏问:“这妆盒从哪得来的?”

    圆儿含糊道:“和靖国公府交换来的。”

    严氏听了一喜,却没有再问。

    不是随便什么人拿个珍宝就能跟靖国公府换他祖上遗留的雕刻的,儿子能有这个机缘,总是好事,她听了当然舒心。

    又问了几句,方瀚海起身走了。

    待他离开,严氏便叫圆儿到近前坐下,细细问他方初境况。

    圆儿一一回了,比先更加详尽。

    忽然林亦明道:“二舅母,不如我们和纹儿妹妹现在去看大表哥?”

    方纹眼睛一亮,兴奋道:“好!我们去看大哥,晚上让大哥带我们在外面酒楼吃饭。娘,让我们去嘛!”

    林亦真没说话,却是目光闪闪,面露期盼。

    严氏正要答应,忽见圆儿神色焦急,便道:“还是等明天见过你大哥再说吧。这么贸贸然不打招呼上门,他忙的很。不比你们。再说明天要赶早去你舅舅家,今儿就别折腾了。”

    方纹等人只得作罢。

    圆儿大大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担心别的,总要让大少爷有个准备不是。

    从方家回来,他将经过告诉方初。

    “姑妈回来了?”方初果然觉得意外。

    “是。还有两位表姑娘。当时就问梳妆盒呢。”圆儿道。

    方初暗道好险。亏得没将梳妆盒交给妹妹转送郭姑娘,不然怕是要白费心机了;又听说严未央直言会将妆盒送给郭姑娘,才心定。

    当晚,他睡得格外沉酣。

    明日,就要去严家……

    ※

    与郭家、严家一样。其他人家家眷也有来了霞照。

    谢家大太太欧阳明玉来了。

    韩家大太太李氏也来了。

    欧阳明玉且不说,韩太太是为韩希夷亲事来的。

    她到霞照后,略歇息休整一晚,次日便在韩希夷催促下,往郭家递拜帖,准备隔日上门拜访。因吴氏和清哑也是刚进城,他们不好立即上门打扰。谁知隔日清哑去了严家,吴氏后去了沈家。

    再往后就该严家嫁女了,郭家回复待严家喜事后相见。

    韩太太和韩希夷只得罢了。

    韩太太也往谢家递了拜帖,排在后一日。

    她与欧阳明玉乃手帕交;韩家和谢家也是老亲——谢家一位老姑奶奶嫁到了韩家三房;韩家并非趋炎附势之辈:因此几点。虽然谢家最近遭遇连串打击,名声受损,又与郭家不睦,但韩太太既来了霞照,自然要见欧阳明玉。

    欧阳明玉命人回帖,约韩太太游田湖。

    韩太太虽奇怪,依旧回复答应了。

    这日早晨,韩希夷送母亲出门后,来到书房,韩家大总管韩亭已经等候多时了。

    “都安排妥当了?”韩希夷问道。

    一面走向靠东墙的一组几椅旁。往黄花梨搭脑圈椅内坐下,随意将头枕在搭脑部位,放舒适了。

    小秀立即端上茶来,想是早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“都妥了。调了一百五十万两来。已经和汇通钱庄打过招呼。叫他们准备银子,我们在三个月内支取。”

    韩大总管站在大少爷面前,认真回禀。

    “好。你吩咐下去:各处收购春茧比去年高一成价,全力抢收!再有,我交代的那些作坊也要留意,时候到了就动手。”韩希夷吩咐一通。跟着又道,“还有,继续抽调银根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还调?”韩大总管震惊。

    家产家产,商家偌大的家业,是由各种产业构成。银钱流水则散布在各地的作坊、铺面、田庄等处,或备款,或压货,支持日常运转。若哪处抽调过多,那地方经营岂不受影响?且会引人注意。

    当然,韩家肯定不止这些明面的家产。

    百年的世家,要是没藏些压箱底的财富,怎好意思称豪富、称世家?只是这些却轻易不会露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要不,大少爷再想想法子?别处也要收茧子了,能不调最好不调。”韩大总管眼珠骨碌转了会,暗示他动用库藏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把各处挤一挤,匀些过来也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懒洋洋道,似乎不想操心,所以要他挤。

    他不肯操心,韩大总管就得操心,只得答应去办。

    又等候片刻,见韩希夷无二话,韩大总管方才退出去。

    随后,韩希夷命秀儿叫韩嶂进来。

    “织造衙门那边怎么样了?”韩希夷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大动静。”韩嶂道,“夏大人常去醉仙楼饮酒。”

    “夏流星呢?”韩希夷又问,“前几日我不在,他可有反常?”

    “倒是见过卫姑娘一回。我瞧卫姑娘对他似乎不同。”韩嶂说完,想想又道,“还和周记的周少爷碰过两次面。可算反常?”

    卫晗?

    韩希夷剑眉微蹙。

    很快又展开,吩咐道:“给我留心这个周记。”

    韩嶂恭声应了,又回禀几项事务,才退出去。

    韩希夷看着他背影想:“当然反常了。夏流星文质彬彬,矜贵优雅,周少爷毫无所长,他们怎么会走到一起?”

    周少爷……好像迷恋醉红楼的红莲。

    他静默一会,才起身走去书桌边,处理商务。

    午后,韩希夷换了一身衣裳,带小秀乘小船往田湖而来。

    田湖春光明媚,少年立在船头,广袖流云,身姿俊逸。

    小秀原以为少爷要游湖,谁知却要上醉红楼的画舫。

    小秀大惊,急忙扯住他衣袖。

    韩希夷诧异,止步问道:“你做什么?”

    小秀摆出直谏的态势,责备道:“大少爷想做什么?大少爷正要向郭家求亲,这时候去逛花船,就不怕郭姑娘知道了生气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