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52章 招揽(VVT和氏璧加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两人对视,无声交锋。

    细腰怒斥:“原来是你这混账下的手!”

    夏流星挑眉:“正是本少爷!你待如何?”

    他正心悸难受呢,被细腰这一撩拨,勾起一丝戾气,眼中居然现出杀气来。目光一转,落在清哑身上,杀气更浓烈了。

    郭氏清哑居然有这么大的号召力,太危险了!

    红颜祸水,他会被她祸害吗?

    转而又想:这声望是朝廷赋予她的,若从云端跌落,声望便不复存在,也就不能号召民众了。如此也好,今日就让她体验一回荣耀。待一切都失去后,看还有人理会她!

    没有人理会她,她所坚持的便会崩溃!

    先后境遇云泥之别,想必会让她刻骨铭心。

    于是他便释然了。

    细腰将他神色变化看在眼里,自然警惕。

    因见天晚了,清哑先经过水的,眼下又跪在地上,回头酿出大病来可就麻烦了。——她尚不知清哑已经生病的事。于是她便趁着一轮祈祷落下时,轻声提醒道:“姑娘,歇歇吧。”

    清哑早已疲累不堪,不过在坚持而已。

    因细腰回来,她心情放松,便坚持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听见提醒,她对她点点头,便要起身。

    跪了这么久,如何能一下子站起来!

    见她欲起不得起,细腰忙弯腰搀扶。

    跪在石阶上的福儿见了,急忙爬起来——到底她常劳作的人不一样,毫不费力就爬起来了——紧赶上前两步,和细腰一左一右,将清哑搀了起来。

    赵二哥见此情形,松了一口大气。

    他早就心急如焚了,只不知如何终止清哑祈福。

    清哑站起后,扶着细腰活动腿脚,消除酸麻,一面看向周围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。便撞上夏流星,正凝视着她。

    她见他居然站着,心下一动,道:“夏少爷。你怎么没拜?你也来祈祷一回吧。代替夏大人,为皇上祈祷百姓安居乐业。”

    夏流星顿时明白她心思,这是要折腾他呢!

    可是,当着这些人,他能拒绝吗?

    她可是说了。是为皇上祈祷百姓安居乐业!

    他轻笑道:“谨遵织女所命!”

    一面转身,对着庙中跪下,恭敬地叩首。

    清哑见了很满意,又遗憾没早些拖他下水。

    老和尚见她起来了,回头对小和尚看了一眼,小和尚便忙起身进庙,须臾又端了一盅药汤来,送到清哑面前。

    清哑轻声道:“谢谢小师傅!”

    小和尚回之一笑,道:“施主不必客气!”

    清哑喝了一口滚热的药茶,觉得很舒服。

    正舒服。眼角余光瞥见夏流星已经站起来了,忙道:“夏少爷,怎么才拜了这一会就起来了?多拜几次吧。这才显得诚心!”

    是成心要折腾他,要他难堪吧!

    夏流星对于她时不时出人意表地气他已经习惯了。

    他正色道:“天色不早了。这些人还要回家。若耽搁晚了,行走江上或在路上出事,岂不是我等的过错?拜几次无差的,重在诚心!”

    他将她原话奉还!

    一面又对下大声道:“各位起来吧。织女祈福结束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也都累了,清哑才停下来,他们激动的心潮也如潮水般退去,夏流星这么一唤。只当是织女叫起的,于是都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清哑心里道:“狡诈!”

    夏流星看出她心里骂他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他对清哑道:“郭姑娘既不愿在下相送,在下尚有事在身。这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忙道:“你不能走!”

    夏流星心里一惊,嘴里问道:“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清哑认真道:“我的丫鬟还没找回来,那些坏人还没抓到,不知道会不会再来,你怎么能丢下我走呢?你走了,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夏流星眼角急跳。心也狠狠一抽——这又使唤上他了?

    不知道的,听了这话还以为她对他有多深的情义呢,怎想得到年前才当众拒亲,狠狠地打了他的脸面!

    他心里很乐意被她使唤,只是明白她毫无真心。

    他强笑道:“依姑娘该如何?”

    清哑干脆道:“你也住一晚吧——”见他眼中似笑非笑,隐有想法,急忙安排——“就在渡口守着。那些人便不敢来了。再麻烦你帮忙派人出去找细妹,就是我那个小丫鬟。”

    想脱身,门都没有!

    当着人,夏流星爽快地应了。

    又道:“晚上陪姑娘用饭。”

    清哑摇头道:“我头晕,又跪了这半天,受不住了,要去睡了。请这位大师陪你吧。你们还能谈讲人生哲学和因果报应!”

    让老和尚陪他,比什么都强!

    红粉即是骷髅,骷髅即是红粉!

    若他能把老和尚看得像她郭清哑一样,他就能获救了。

    夏流星哑然,半天想不起话应对。

    他默默凝视这个女孩,想“终有一天,你会属于我!”

    赵二哥一向昂首挺胸,这时头却垂得低低的,快到胸口了。

    祈福结束,人群散去。

    人散心不散,一路还兴奋地议论。

    今日这场祈福真是多少年都没有的盛会!

    清哑回到福儿家,借口支撑不住要休养,让福儿打发了来亲近的乡民,却令她悄悄引赵家兄弟进来。

    清哑强撑着,坐在桌边,细妹站在身后。

    赵家兄弟进来后,先见了礼,清哑便说要请个妥当的人去绿湾村送信。赵二哥立即推荐赵大爷。还说他先就安排好了,赵大爷也做好了准备,走别的水路去郭家,不会令人起疑。

    清哑当即写了几句话,交给他。

    这项事安排妥后,清哑又问他兄弟二人来历。

    赵二哥简略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清哑问道:“你们到郭家来做事怎么样?”

    她没有看到两兄弟惊喜的表情,反而看见一脸错愕,似乎没想到她会招揽他们,抑或没料到天上会掉馅饼?

    清哑不确定他们心意,进一步道:“你们一直打鱼,很难出头。要是到了郭家,将来肯定能做出一番成就。我们家最重视人才的,工钱也丰厚。”

    赵大哥讪讪一笑,道:“我们也没什么本事,就怕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停下,看向赵二哥。

    赵二哥垂眸想了一会,才抬眼对清哑道:“让我大哥去吧——”无视赵大哥惊愕的神色——“不瞒姑娘说,大哥练过武的,从此跟着姑娘,还能有些用处。至于我,身子骨不大好,当不得大用,就不去给姑娘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他说这话,全忘了之前对清哑说身体多好的话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朋友们,二更来了!看完洗洗睡吧!别忘了打赏原野月票哟!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