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27章 认错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触目是窗、柜,窗棂上透过光亮来。

    目光下移,落在一张熟悉的纯净面容上,正低首操琴,他不禁一愣:怎么她在这弹琴?

    熟悉的清音,悠悠袅袅,如清甜甘露,沁入心脾。

    他觉得前所未有的宁静和放松,听住了。

    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渡。

    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    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    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他目光迷离,只愿天天能这样听,听到地老天荒!

    一曲毕,从头又起。

    他诧异:怎么还弹?

    一面心又沉浸了去,抵挡不住的侵袭。

    一曲毕,再从头起。

    虽然他很想一直听,却不能任那个弹琴的人一直这么弹。

    于是,第三遍开始的时候,他叫“郭姑娘!”

    很正常的叫声,听在耳中软绵绵的,又低又哑。

    清哑听见了。

    她停住,向床上看过来。

    见方初睁着双目炯炯,虽然面色憔悴,已是完全醒了。

    她便起身走向床边。

    坐在小杌子上打瞌睡的细腰听见动静,忙也站起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站在床边,清哑静静打量方初。

    他也静静地看着她,想说话,说不出;想挪开目光,挪不动。

    “你醒了?”她问。

    听见她这样问,又感觉到麻木的手臂尽头传来的疼痛,方初终于将梦幻和现实串联起来,想起之前发生的事,轻声道“是。”一面心里猜测她怎么来了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退亲?”她又问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方初默然。

    这个问题在她这里最难回答,他不知如何回她。

    清哑也没指望他回答,她这样问是为了另外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给夏少爷做妾,照你这样的,我是不是该拿根绳子上吊自尽,才算刚烈不屈、有骨气?”

    她看他的目光有谴责。有疑惑,还有鄙视和不满。

    方初几乎瞬间领会她的想法:不管为什么,退个亲把手都斩了,至于此吗?那她答应夏家逼迫。是不是让他很瞧不起,是不是该自裁?因为女子名节更重要。

    他慌了,急叫道:“不!不是!!”

    急叫出口,却微弱得毫无气势。

    他颓然,眼前浮现方瀚海说出两个条件时的冷静神情。和他当时的困惑心情:若坚持退亲,被剥夺家主继承权和出族他已经预料到了,可是断手……爹怎会提出这条件?意识到谢吟月就站在一旁,他极不愿让她看到自己的犹豫,也不去想了,把心一横,拔剑就斩了下去。

    眼下面对清哑,他便有些痛苦和迷茫。

    看着那清澈的黑眸,他道:“我错了!”

    清哑见他跟个孩子似的老老实实认错,倒不知如何说了。

    因道:“错了手也接不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一面眼角余光瞥向那架古琴。那么好的琴,他再也不能弹了,在爱弹琴的她想来,是多么遗憾、多么令人惋惜的一件事!

    作为曾经的残疾人,她以为人生在世,只要四肢健全、不聋不哑、不痴不呆,那便是上天最大的恩赐,无论发生什么事,都不该自残和轻生,所以。她无法理解方初的行为。

    方初再次道:“我知道错了!”

    他受不了她这样的目光。

    清哑静默一会,才又道:“你砍了手,你爹你娘肯定很难受。你自己跑出来,也不告诉人。他们多着急!你爹说那个话,肯定有他的道理,你不该这样对他。”

    她想起郭守业,都是当爹的,方瀚海这会子怕不好受。

    方初忙又道:“我叫人回去送信。”

    清哑见他这样,又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她责他不过是人之常情。没有多管闲事的意思。

    方初却惦记她之前的话,思索怎样安她的心,叫她莫灰心丧气。

    因道:“姑娘,夏家……夏家那事,也不是没转机的。姑娘耐心等候,不要着急想不开。要知道,事在人为。姑娘走到今日,不容易,别放弃。当官的有权,也不是能……为所欲为的。姑娘耐心些。”

    清哑目光古怪地瞅着他,心想:“你不操心自己的手,倒来劝我,以为人家像你一样吗?人家才不会那么傻。我很想得开。”

    方初仔细看她,确定她神色正常,不像在醉仙楼看见那次,冷冷的眼底燃烧愤怒;也没有走投无路、绝望到破罐子破摔的颓废,他放下心来,便奇怪她是怎样应付夏流星的。

    两人都不说话,屋里静的很。

    方初又有梦幻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她主仆站在自己床前,画面实在有些反常——

    不可能的人怎会待在一屋?

    他猜想她跟谁一起来的,最有可能是严未央,因道:“谢谢你郭姑娘。表妹人呢?”

    清哑摇头道:“不知道。没见她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外面刘心等人听见动静,都进来了。

    刘心哈哈笑道:“一初你醒了?我就说,有我这个神医圣手在,你死不了!圆儿那小子不信我,整天哭丧一张脸。多亏了我妙手回春。回头你要买好酒请我。”一面上前为他诊脉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圆儿也扑到床前,对着方初喜极而泣道:“大少爷,你可醒来了。多亏了郭姑娘弹琴……”

    这“多亏”与刘心的“多亏”先后出口,刘心笑容一滞,张口就要骂他抹煞自己功劳,又想清哑在旁,不好意思骂,便打哈哈道:“都有功。我一半,郭姑娘一半。都要谢!”

    又对圆儿瞪眼道:“让开!我要把脉!”

    圆儿不情不愿地让开。

    方初有些困难地扯了扯嘴角,挤出一抹笑,又看向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已往后退到一旁,站在郭大有身边。

    方初对郭大有道:“谢谢郭二哥。你们怎么来的?”

    郭大有忙上前,说是在街上碰见圆儿,才来的。

    圆儿忙又从头解释一遍,说郭姑娘弹了几个时辰呢,现在已经是傍晚了,方初才明白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这可真是巧了!

    目光转向清哑——好像他们之间一直有很多巧合。

    念头一起,心里一颤,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小心冒头。

    他本能地忽视,不敢扒开细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感谢所有支持水乡的朋友们!写的少没的加更很抱歉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