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23章 下聘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因为末尾加了小剧场,所以修改重新上传。修改增加的小剧场是不用钱的,放心!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一句话未了,方瀚海霍然站起,怒喝道:“我养的儿子怎么了?我将他驱逐出族,断他一只手,你还嫌不够?你是不是要我杀了他才甘心?这一切都是谁惹出来的?是你那好侄女,好闺女!你公正,为什么当初不杀了那贱*人!啊?”

    谢明理气得浑身乱颤,道:“好,你公正!你狠!……”

    方瀚海剥夺方初家主继承权不算,还将他驱逐出族,这实在出乎他预料之外。如果他怀疑这是方瀚海迷惑人的伎俩,那斩手断绝父子血脉就无法作假了。

    结果,方初还就斩了!

    想必等消息传开后,再没有人会说方家背信弃义,只会夸他方瀚海治家严谨,并且会指责谢家逼人太甚,致使人父子反目。方家若真无情义,之前在江明辉一案审结后,就会趁机退亲,可他们没有。这次方初坚持退亲,一定有不可明说的理由。

    他不得不承认:方家父子一个比一个狠!

    严纪鹏见两人争吵,怒火也爆发了。

    然他记起外甥临行前的嘱托,将严氏交给杨妈妈照顾,转向方瀚海冷声道:“妹夫,写退亲文书吧!这可是我答应外甥的。快些写了,我拿给外甥。这可是他用大好前程和一只手换来的。你不会食言吧?”

    严氏听了死盯住方瀚海,大有他不答应就拼命的架势。

    方瀚海面皮直抖,高喊:“来人!”

    急痛之下,他忘了这是谢家,不是方家。

    接下来很顺利。退亲文书拟定后,双方签名,严纪鹏为证。

    拿了退亲文书后,方瀚海等人急速离去。

    严氏经过谢吟月身边时,没有看她。

    谢吟月未来命运如何且不去说,她儿子不惨吗!

    她还是操心自己儿子比较符合常情。

    出了谢家,严氏就对严纪鹏道:“别管我。快去找初儿!”她捂住嘴哽咽道:“他怎么撑得住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方瀚海虽一声不吭。却也没先离开,在一旁木然呆立。

    严纪鹏确实挂念方初,看了方瀚海一眼。料他会照顾妹妹,便问等在外面的方家人,方初往哪个方向去了?怎么走的?

    那人忙道:“大少爷骑马走的,往那边去了。圆儿和黑石跟着他。”

    严纪鹏也是骑马来的。听后急急忙忙上马去追。

    严氏看着他跑远,才在杨妈妈搀扶下上了马车。

    一上去立即关上车门。厉声叫道:“回家!”

    车夫一扬鞭,马车启动,竟把方瀚海撇下了。

    方瀚海是跟她一块坐车来的,如今当着一群下人面被撇下。又不好撵上去,只得对一牵马的随从喝道:“马来!”

    那随从急忙将马牵到他面前,低头不敢看他。生恐被迁怒。

    方瀚海翻身上去,策马疾驰。追着严氏去了。

    谢家门前安静下来,只留下一片凌乱的脚印。

    雪花恣意飞舞,很快,这些脚印也被白雪填平,仿佛从未有人来过,什么事都未发生过。

    方家,方氏夫妇到家后,严氏将所有下人都撵出屋去,闻讯赶来的方则和方纹也喝令退下,然后直逼到方瀚海面前,厉声质问道:“你说,你到底在算计什么?你连儿子都算计,你还是人吗!你今天不跟我说清楚,我就跟你和离!我跟初儿过去!”

    任凭她如何叫喊,方瀚海都垂着头一声不吭。

    严氏气得在他面前来回走动,发泄几句,又走一圈;走一圈,又停下来数落几句。见他总是不理,她越发生气,恨不得抽他两耳光。可是,她再厉害,也是大家子教养出来的女子,动手打丈夫,她还真做不出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发泄了多久,外面天都黑了。

    方瀚海忽然在她一次转身的时候,起身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严氏再转过来,便发现屋里没了人。

    她追到外间,也没找到,方瀚海已经走了。

    她高喊杨妈妈,“老爷去哪了?”

    杨妈妈急忙进来,低声道:“老爷去了书房。”

    严氏便又追去书房。

    然方瀚海在里面把门拴上了,任凭她如何捶门也不开。

    这一关,就是一天一夜。

    严氏病倒了,方瀚海把自己关在书房诸事不理,方则被大哥退亲传闻搅得又痛苦又难受,强忍悲伤打理内外家务,一面还要派人出去找大哥;方纹在母亲床前照料伺候,一面心忧大哥伤势和下落。

    然方初竟音讯窅然,连严纪鹏也没找到他。

    严纪鹏顺着马蹄印追赶方初主仆,半途中发现马蹄印分作两路,他便也和随从分头追。追到江边不见人影,估计他们是坐船离开了。对着滔滔江水,船来船往,谁知哪条载着他外甥?又怎知他去向哪里?

    无奈之下,他拨转马头回来,找到走另一路的随从。

    随从说,他一直追到城西一家门前,听说刘心住那。可是他去晚了一步,刘心已经坐车走了。他顺着车辙追赶,也追到江边不见了。

    严纪鹏想,方初定是叫人接刘心在某处与他会合。这个地方一定要走水路去,还是方初的私产,算起来只有乌油镇那个做竹丝画的园子符合条件。

    他一面着人去方家报信,一面带足了药品连夜坐船去清园。

    可是,清园管事说大少爷根本没来,严纪鹏便懵了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方家和谢家终于退亲了!

    这消息根本掩不住,次日就传遍霞照。

    韩希夷自然对这结果不意外,只是在听说方初被方瀚海剥夺家主继承权、驱逐出族、斩手断绝父子关系时,整个人僵住,如木雕泥塑一般。

    “你既认我做至交。为何不肯信我?”

    “你怎知不是她背信弃义?”

    他耳边响起昨天在河边方初说的话。

    他心悸了,动摇了!

    在书房呆了一个时辰,他才换衣匆匆出门。

    他带着随从去找方初。

    大雪落了一天一夜,地上积了一尺多厚。

    首先,他奔向城西刘心的住处。

    那里没有人。

    隔壁街坊说昨儿傍晚刘大夫跟人坐车走了,不知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韩希夷想,不在这。肯定去了清园。

    他便又回去。吩咐预备船,赶往乌油镇的清园。

    结果,清园管事也说大少爷没来。

    韩希夷还不信。硬是进去找了一圈,没找着,才信了。

    出来后,对着茫茫雪野。他的心前所未有的茫然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暂放下方初不提,再说郭家。

    因夏流星坚持要去绿湾村下聘。所以郭守业和郭大全便带着郭勤回乡去了,只留下郭大贵照料坊子。

    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。

    郭家怎么也要给夏家面子,人家送礼长辈不能不在。

    次则是郭大全怕二弟应付不来夏流星。特地赶回去。

    夏流星乘坐精致华贵的画舫、携带几十抬披红挂彩的聘礼去郭家。船到绿湾坝码头,闪瞎了一群庄稼人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们看的都是表面荣华,哪知底下的内幕。

    就听大家嘴里纷纷议论:

    “清哑算是熬出头了。从今往后就享福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。听说那家子当大官呢。比县太爷都大。”

    “郭家这下子要大发了!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,江明辉配不上清哑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夏流星下船在人前一亮相。众人更是倾倒。

    他们心中想:嫁入大官家做妾,那人恐怕就不怎样。年纪大是肯定的。就算不是老头,也要有郭大全那么大年纪才说得过去。谁知夏流星竟是这样风流俊秀的翩翩少年,满腹诗书的模样,怎不叫人羡慕嫉妒恨!

    夏流星对这情形很满意,当下命奏鼓乐,抬着聘礼上郭家。

    他也不嫌弃村路坎坷,走在队伍最前端,沿途引得绿湾村男女老幼都来观看,一直追到郭家院门口;连鸡狗都撵着队伍跑,因为一路上喜婆子大把撒彩纸包裹的糖球儿、点心块儿。

    郭俭也跑出来看了一回热闹。

    看过心想,小姑的夫婿果然越换越好。

    郭勤回来了,拽他进内院找清哑和巧儿。

    清哑正在织机房,手里拿着硬笔和本子,蹲在织机旁盯着那连杆支架苦思,想如何才能将这木制机械弄活了,乖乖地帮她把毛巾给织出来。

    外面鼓乐喧天,她充耳不闻。

    郭勤兄妹三个进来,叫“小姑。”

    清哑方才惊醒,站起来对郭勤道:“勤儿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郭勤笑道:“回来了。爷爷和爹也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看着清哑有些迟疑,不知要不要提夏流星其人。

    郭俭已经抢着道:“夏叔叔也来了。送聘礼。好多呀!”

    郭勤忙捣了他一下,示意他别说,一面偷瞄清哑反应。

    清哑却若无其事,走到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郭俭还不知觉,跟到她身边问:“小姑,这个换了还换吗?”

    清哑转头,奇怪地问:“换什么?”

    郭俭道:“小姑的女婿。换了夏叔叔,还换不?”

    郭勤急忙呵斥弟弟:“你别乱说!”

    他大约知道一些这件亲事的内幕,半懂不懂的,觉得弟弟不该在小姑面前提这话,但究竟怎么回事,他也糊涂的很。

    巧儿也糊涂,也想问呢,见郭勤这样,忙机灵地把话缩了回去,谨慎地看着清哑,看她怎样对郭俭,自己也好随机应变。

    郭俭撅着嘴,委屈地看着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瞅着小侄儿,很想给他一巴掌。

    可想想他不过是天真稚子,不是有心的,自己从张福田换到江明辉,又从江明辉换到夏流星,他看糊涂了,觉得这个也靠不住,所以才问还换不换。

    小孩子不懂事,她可不能任由他们瞎想,得解释清楚。

    于是,她认真对他们三个道:“这个姓夏的不是小姑夫婿。”

    巧儿见清哑回答了,忙问:“那还送礼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这是暂时的。过渡的。”

    这回,连郭勤都一脸疑惑地看着她,希望她解释。

    清哑想这不好解释,得用个形象点的,于是费力地说道:“过渡的,就是……好像搭船过河,过了河就下船了。不像咱们自己家的船,天天要用,能用好多年,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郭勤恍然大悟,兴奋道:“对了!爹和娘就过了好多年。”

    清哑赞赏地对他点头。

    巧儿领悟力极高,忙道:“那这个夏叔叔也要换?”

    清哑坚定地说:“要换!时候到了就下船!”

    郭俭关心聘礼,忙问:“下船了,礼退不退?”

    郭勤道:“当然退!谁稀罕他臭东西!你不许碰他东西!”

    他这会子完全明白过来了。

    郭俭和巧儿齐刷刷点头。

    清哑怕小孩口没遮拦,又叮嘱他们不得在外说这事。

    巧儿就问干嘛不现在把他赶出去。

    清哑便说他们家官大,郭家惹不起。

    郭勤脑中灵光一闪,道:“识时务者为俊杰。”

    这是他新近从严暮阳那学来的,正好用上了。

    郭俭和巧儿听不懂,看他的眼光就有些懵。

    郭勤也想词解释,还真给他想出来了,道:“就是说,好汉不吃眼前亏的意思。打不过就讲和。等打得过了再打。”

    “哦!”

    郭俭和巧儿这回都懂了,而且认定:这个夏叔叔不是好东西,欺负小姑,欺负郭家。哼,等过了河,下了船,郭家再跟他算账!

    ***********

    下面小剧场:

    小剧场:方瀚海的心思,只有“曾是那风”同学猜对了:这是对清哑对郭家用的苦肉计!他相信了儿子,更看出他爱清哑。提出那个条件,是在试探方初对清哑的爱到底有多深。如果方初犹豫讨价还价,亲还是会退,但方瀚海不会奢望清哑做儿媳;如果方初斩手,这就是他为儿子谋取郭家女的第一步!不狠不足以打动郭家人!因为方初和郭家过节深还在其次,主要是太尴尬,就算退亲了,郭家也不会接受他的,清哑也不会接受他的。方瀚海心疼儿子为清哑付出这么多,却不能娶她,甩掉谢吟月还是不能娶自己心爱的女人,他替儿子不甘心,所以为他谋算。郭家不会接受和谢吟月退亲的方初,但如果这退亲是为了清哑呢?(方瀚海会让他们知道所有来龙去脉的。)方瀚海是在向郭守业“秀”儿子真情:我儿子为了你闺女连命都可以不要,你这即将退第三次亲的闺女不选他选谁?方初一旦脱离方家,行事更自由,他有能力创业,方瀚海也有后手帮他。

    大家讨论可以,别为难作者哈。你们看一个版本的水乡人家,都争得唾液横飞、各持己见,为什么想当然地以为书中人就该看透谢吟月,方家退亲不会被人指责?要是事情这样简单的话,世上就没有那么多人事纷争和爱恨情仇了。事实证明:你永远别想让所有人认同你!

    呼唤求月票!!!(未完待续)

    提供无弹窗全文字在线阅读,更新速度更快文章质量更好,如果您觉得网不错就多多分享本站!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!

    高速首发水乡人家最新章节,本章节是地址为如果你觉的本章节还不错的话请不要忘记向您QQ群和微博里的朋友推荐哦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