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310章 报信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“是卫姑娘身边的妈妈送来的。”她道。

    “做什么?快拆开瞧瞧。”严未央好奇地问。

    清哑便拆开来看,原来是卫晗约她明日去金缕坊看刺绣。

    清哑想了想,问细妹:“来人还没走吗?”

    细妹点头道:“她等着回信呢。”

    清哑便叫她准备笔墨,她起身回了信,答应去赴约。

    细妹拿了,送去前面。

    忙完,清哑才对严未央道:“我想从她那找个人教巧儿刺绣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笑道:“原来这样。她那里绣娘多。不过……”

    她迟疑了会又道:“再怎么样,她也应该推荐好的绣娘教巧儿。毕竟你跟别人不一样,你对九大锦商都有莫大恩惠,卫家也不例外。”

    清哑笑笑,道:“不用特别好的。巧儿将来又不做刺绣。我就是要她学这方面知识,增长见识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恍然,才明白她在全面培养巧儿。

    她很高兴,因为若无意外,将来严暮阳可是要娶巧儿的。

    严未央听说清哑过两天要回乡下去,便没急着走,拉着她说了好一会私密话;清哑也恭贺她即将定亲,又请她代为感谢蔡铭的出力,直到傍晚严未央才离开。

    清哑前脚送走了她,后脚迎来了韩希夷。

    他行色匆匆,还未到郭家门口就跳下马,把缰绳一扔,随小厮去安置,自己大步走来,蓝斗篷如云翻飞,眼中带着焦急之色。

    瞥见清哑正要进院,忙叫道:“郭姑娘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清哑毫不掩饰自己的诧异,天都要黑了呢。

    “抱歉,这么晚了还来叨扰姑娘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到近前仔细打量她,见她面色如常,心上一轻。

    因见她眼露疑惑,忙解释来意。又未免有些失落:听她口气好像见到他并不喜欢,是因为心情不好吗?

    “韩少爷有什么急事?”清哑问。

    “确有一件事要告诉姑娘。”韩希夷道。

    他这样说,清哑便只好请他进去。

    让至上房堂屋坐下,又命小丫鬟去请二哥来陪客。

    郭守业和郭大全先前出门去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显然真有事。正低着头想措辞,所以也没留意她做什么。等想好了,抬头要告诉她时,郭大有已经进来了,“韩少爷来了?”

    韩希夷忙站起身。和郭大有寒暄。

    寒暄毕坐下,郭大有问:“韩少爷这时候来,肯定有事了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微笑道:“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转而问清哑:“姑娘明日可是要去金缕坊?”

    清哑一愣,心想自己才做的决定,他怎么知道?

    她点点头,道:“卫姑娘邀请我去看刺绣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道:“我也是听朋友说的。他说,明儿夏大少爷和夏姑娘也去呢。”说完看着清哑不语,目光温润柔和。

    原来,他这两日外出,下午才回来。

    一回来就听说夏家求亲郭家拒绝的事。心惊的很。

    当下他便细思对策,先也想到蔡铭,然以他之前和严未央的尴尬关系,有什么脸面去求蔡铭?说不得还要去找方初出面。

    恰在这时,一好友来访。他一向倾慕卫晗,求而不得,见了他不免倾诉苦闷。从他口中,韩希夷得知卫晗和夏家兄妹明日有约,而夏流萤特地叮嘱卫晗请了郭清哑。

    夏家兄妹借卫晗之手诓清哑出来,用意明显。

    他便顾不得了。交代一番便匆匆赶来郭家。

    清哑这才明白他来意,这是警告她来了。

    她便认真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这么说并不怕他糊涂。

    既然他来报信,显然听到风声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见她明白了,松了口气。面不改色撒谎道:“谢什么。我要去城西办事,正好经过这里,看见姑娘在门口,顺便进来瞧瞧。”说着又转向郭大全,道:“郭二哥暂不回乡吧?不如明日小弟请郭二哥喝酒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笑笑,道:“明早我们就要走了。”又对清哑道:“叫个人明天给卫姑娘送个口信。就说娘要带你回乡下去,不能去她那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嗳!”

    韩希夷见他应付顺溜,仿佛早这样安排了,更放心。

    忽然郭大有转脸问他:“韩少爷都知道了?”

    他从吴氏那里知道韩希夷最近往郭家跑的勤,怕是动了求亲的心思,便用这事试探他反应;再者,他知道韩希夷、方初这些人能力不凡,想听听他可有什么好办法,借鉴一二。

    韩希夷“嗯”了一声,半天没有下文。

    有些不好回答。

    若说不知,那他这会子来做什么?

    若说知道了特地来的,又太关切了。

    最后他选择实话实说,因道:“听说了。但不知郭伯伯怎样决定?”

    郭大有道:“能怎么样!我们这样人家,小门小户的,又不大懂规矩,我们高攀不起——”说到这,忽想起大哥晌午说的笑话来,心想夏家会不会说“我不嫌弃你闺女,你要觉得高攀了就把毛巾做嫁妆吧。”他忍不住想要笑,好险才忍住了,见韩希夷疑惑,忙接道——“夏家高门大户,夏少爷又是嫡长子,配不起!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很抵触,但嘴上还是这样说了。

    因为,只有这个理由最堂皇正当,还不得罪人。

    韩希夷点头道:“此事确实不妥。夏家一位任边关大员的长辈调回京城了,在工部任职。听说他要培养夏大少爷,正帮他物色亲事呢。要借助联姻巩固夏家在朝中地位。夏家,是不会娶郭姑娘为正妻的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句话,他说得很轻声。

    这是他匆匆来郭家另一个目的。

    说完关切地看向清哑,怕她气愤难过。

    清哑倒没什么,只是觉得有些意外罢了。

    郭大有却怒从心头起,恶向胆边生。

    虽然郭家一开始就没奢望同夏家结亲,但夏家这样做仍然令他气愤不已,这不是骗婚吗?

    这根本就是欺负乡下人不懂事!

    这在外人眼中看来天大的喜事,害得郭家拒绝都找不到好理由,因为拒绝这样的亲事会被人骂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谁知竟然是空话!

    他追问道:“此事当真?”

    怎么沈家没有得到消息呢?

    他不知沈亿三早得知夏家长辈回京的事,但为夏流星物色亲事却是私下进行,鲜少有人知道,韩希夷另有途径得来。

    若非如此,沈亿三也不会觉得夏家求亲一事棘手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点头道:“当真!”

    郭大有道:“谢谢韩大少爷。”

    他知道他不会瞎说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抗战纪念日,纪念去了,木有加更。祝大家节日愉快!小声求保底月票(*^__^*)表骂我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