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98章 喜悦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严未央白了她一眼,道:“还能有谁!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蔡公子!”

    严未央点点头,叹了口气,道:“就他了!”

    仿佛还有些不甘愿似的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看他很不错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她见过蔡铭两次,比夏流星给她的印象要好。

    严未央明知她安慰自己,也不由笑了,隐隐欢喜。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话,墨玉飞奔进来,喊“新娘子来了!”

    严未央急忙站起来,道:“快准备!”

    清哑紧张地问:“准备什么?”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准备接你新嫂子啊!”

    清哑忙整整衣裳,拉着严未央就往外跑。

    严未央说接,可不是她们亲自出去接,而是准备,自然有该接的人去接;清哑之前也听了些婚礼规矩,可外面鼓乐喧天,那喜气洋洋的节奏感冲击得人头晕了,只觉得一颗心蠢蠢欲动,欢喜跳跃,也分不清前世还是今生了,只想出去看热闹。

    严未央被她拽着,只管问“去哪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去接沈姐姐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满含喜悦,这一刻,终不安静了。

    严未央听得糊涂,可她也是爱玩的,嘴里道:“哎呀,我们走了里面怎么办?”才说了一句,那时她们已跑到前院,就看见外面人头攒动,一片红艳艳的扑过来,顿时什么都忘了,“哎呀好多的人哪!”她兴奋地反过来拉着清哑往前跑。

    两人跑到门口,新娘子花轿正好落下。

    郭大贵满脸喜气洋洋,上前揭轿帘、搀新娘子。

    他实在开心,笑得脸上只剩一嘴白牙。

    清哑和严未央挤过去,清哑情不自禁地就往前凑。

    从玩乐的角度说,她对这古老的婚庆习俗比现代婚礼更感兴趣,何况她在前世也没参加过几次别人婚礼,新鲜着呢;从关切角度来说,今儿是郭大贵娶亲。她娶三嫂,她心里跟郭大贵一样开心。

    因此,她不知不觉就跑到郭大贵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“三哥!”她欢喜地叫。

    “嗳,小妹!”

    郭大贵见她来了。也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一高兴就昏了头,要和小妹共同分享这幸福,因他正好牵了沈寒梅下轿,便对清哑谦让道:“你来牵你嫂子。”把拴了红球的大红绸递向她。

    清哑还没昏头,知道这不该她牵。说“你牵,我扶嫂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,伸手就扶住沈寒梅的胳膊,把那喜娘挤到后面去了。

    喜娘急道:“哎哟,姑娘,我来!你咋抢了我的活计了?”

    清哑还不觉,喜滋滋道“我来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嫂子当然她扶了!

    她一个未婚的女孩子扶新娘,不比一个老婆子扶着好?

    前世她就很想做伴娘的,今日可算得偿所愿了。

    红色地毡从大门口一直铺向正堂,新人便沿着红地毡前行。

    两边围观的人看见这一幕。又是吃惊,又是好笑。

    方初见清哑小心翼翼地扶着沈寒梅,一面侧目打量盛装搭着红盖头的新娘子,满眼都是新奇、喜悦,还有羡慕种种,完全不同于她平日的样子,不禁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韩希夷也失笑,道:“嗳,郭姑娘,这可不大合规矩呢!”

    清哑转头道:“我们未婚女孩子给新娘当伴娘。这才象征纯洁美好、吉祥如意。严姐姐,你快来,你扶那边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笑着,想上去又不敢上去。

    这太超乎她意料之外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跟着他们走。一边问“这是你们家的风俗?”

    伴娘什么的,他头一次听说。

    清哑想,这是我前世的风俗。

    可她不好说,便胡乱点头“嗯”。

    为了加强说服力,又指郭勤郭俭等人道:“童男女也是。”

    那时,郭勤和严暮阳提着装满各色彩纸剪的花瓣篮子跟在一旁。准备撒向新人;郭俭和巧儿跟在后面,等沈寒梅走出轿子四五尺远,才俯身牵起她拖曳的裙摆,庄重地跟她走。

    有人问“这裙摆这么长,谁想出来的?”

    清哑转头道:“这是我设计的!”

    那人惊叹不已。

    沈寒梅新婚礼服的下摆后面呈现凤尾状拖曳,拖好长。清哑说到时让郭俭和巧儿牵着走,是伴送的意思。郭家人虽未经历这个,但听着好像不错,所以就同意了。也因为此,清哑不觉得自己过来搀扶嫂子有什么不妥,反正都是为了庆贺三哥成亲,是祝福就成了。

    郭勤没干过撒花的事,问:“小姑,能撒了吗?”

    清哑忙道:“撒!”

    郭勤和严暮阳就大把抓了碎纸屑撒向新人。

    那纸屑软散的很,容易扬不起来,全砸在郭大贵和沈寒梅胸腰以下,便不大显气势和氛围。

    清哑看得发急,道:“撒高些!撒高些!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清脆悦耳,穿透喧天鼓乐。

    说着感觉有人跟自己抢沈寒梅的胳膊,也没细看是谁,便丢手道:“你扶好。”然后她就跑到郭勤跟前,接过那篮子,示范地抓起一把彩色花瓣,望沈寒梅头上撒了个漫天飞花。

    看着各色彩纸荡悠悠地飘散下来,落在沈寒梅头上、身上,她开心地笑了,还跳了两下;又往郭大贵身上撒了一把,才对郭勤和严暮阳道:“就这样!”

    这是抛洒祝福!

    两小子急忙使劲跳脚抛撒起来。

    清哑这才想回头再搀新娘子。

    结果一看,喜娘扶着呢。

    喜娘见她看过来,忙道:“姑娘,这是该我扶的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笑不可仰,道:“郭妹妹,别抢了!过来吧。”

    清哑被她拽到一边,眼睛还望着沈寒梅,还想过去扶呢。

    两旁围观的人见她笑得那样纯洁、明媚,又如此喜悦开心,都被她感染,发出善意的哄笑,并不觉得她闹的这一出太荒唐,反而觉得天真有趣。有人说,想不到郭姑娘也爱笑的。

    卫昭有些惊异地看着清哑。

    他从未见过她这样的一面。

    摸着塞在袖中的小毛巾,他眼神更深更冷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也不管规矩了,笑道:“严姑娘,你就和郭姑娘去扶。依我看,往后成亲不如都换女儿家扶新娘子,倒也新奇别致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,一面想象自己娶亲时就用妙龄少女来扶新娘。

    想到新娘,心里一动,不禁看向清哑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朋友们,呼唤月票,今天周末,会努力加更的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