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94章 夜祭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夏流星沉声道:“那就走吧。”

    扫一眼有些心不在焉的韩希夷,暗自奇怪。

    船便掉头,重新归于景江。

    途中,夏流星问韩希夷,到底听谁弹琴。

    韩希夷料也瞒不住,只是不愿说出清哑的名字。

    谢吟月道:“是郭姑娘弹的。后来他们知道了,还不敢相信呢。”

    夏流星立即追问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韩希夷瞅了谢吟月一眼,想她此刻心中怕是很不好受吧,不禁暗叹一声,用淡漠的口气将无意间在江上听见琴声,后来七夕会上听见郭姑娘弹琴,才知是她弹的经过大略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夏流星听了没有再问,望着外面暮色出神。

    船到绿湾村附近,夜已经深了,将近戌正时分(晚八点)。

    昌儿笑道:“这时辰赶得正好,来早了还听不到呢。”

    众人果然听见隐约的琴声,先还不清楚,越近就越清晰,韩希夷和谢吟月都听出来,正是清哑在七夕之夜弹的那首曲子。

    夏流星侧耳听了一遍,目光沉凝。

    一曲弹完,却没有停止,竟重复再弹。

    他吩咐道:“叫他们靠近些。”

    随从传下话去,船便往江流岔道拐了过去。

    然才行一段,便不能再进,前面有水闸挡住,两岸也有围墙,他们只好停在那。

    原来,郭家虽将隔壁邻家基地置换了过来,但随着棉纺织作坊逐步完善,场地依然捉襟见肘。郭守业便又将门前水道对岸的大片竹林连同附近水域都买了下来。他打算等买卖稳定了,就把家搬去对岸的竹林里,老宅这边全部划归作坊。

    此时,清哑正在水边夜祭。

    一张桌上摆了许多果品,燃着一炉香。

    后面放着琴案,清哑上完香后,便坐下操琴。

    这事起因于她从霞照回来的当晚又梦见了江明辉。

    他坐船来郭家,很高兴的。好像以前一样来看她。

    醒来后,她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上次在公堂上,为了替郭勤郭巧掩饰,她谎称梦见江明辉被杀真相。刻意将人们的思路往鬼魂上引。她从不撒谎的,连穿越过来这件事,她都委婉地用另一种方式告诉了家人。——当然,屈打成招那件事另当别论。但那个谎言半真半假,因为在江明辉死的那天晚上。她确实梦见了他。

    那个梦,很不寻常!

    加上这次的梦,她怀疑江明辉真的在自己身边流连不去。

    经历了穿越,她无法再以无神论的眼光看待这事。

    她将此事告诉家人,要祭奠江明辉。

    吴氏听了害怕不已,忙不迭地答应。

    于是,当晚郭家父子就准备了香烛纸马等物烧给江明辉,希望他早日转世托生,别再缠着清哑。

    然而,连烧了两晚。清哑依然做着同样的梦。

    她越疑惑,想了想,决定在门前水边夜祭。

    以前江明辉每次来郭家,都是从这里上岸的。

    供了果品、烧了香纸不算外,清哑还搬出了古琴。

    已经立冬了,夜晚寒意浸骨,她穿着夹衣,系着羽缎斗篷,坐在星空下,对着水面萧瑟的枯荷。弹起了《迢迢牵牛星》。

    郭守业和吴氏在旁陪她。

    她要他们走,她并不害怕。

    可是老两口哪里放心,一直陪在旁边。

    清哑也就随他们去了。

    她心里有些伤感。在城里待了几个月,世事沧桑变幻。再一次打破她人生的平静。就算和江明辉退了亲,她也不能对他的死无动于衷。两世的感悟糅合在一起,化为琴音从她指尖流泻出来。

    她一遍又一遍地弹着同一首曲子。

    聚散都是缘,不管怎样,曾经的过往不能抹煞。

    她真心希望江明辉若真有魂灵,听见这曲子能有所领悟。能看开,能放下……

    纤云弄巧,飞星传恨,银汉迢迢暗渡。

    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    柔情似水,佳期如梦,忍顾鹊桥归路。

    两情若是久长时,又岂在朝朝暮暮。

    水闸另一边,韩希夷听着琴曲,目光迷离,喃喃低吟。

    他听得出她的哀伤,很想陪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夏流星双眸闪闪,好像夜空中的星子,注视着水闸那边不知尽头的深处,想看清那个人……

    谢吟月感受到曲中包含的情感,心慌慌的,四下搜索。

    他藏在哪个角落听琴呢?

    虽然天上只有一弯月牙,虽然满天繁星也照不明田野,但附近水面依旧一览无余,除了他们的大船外,再无一只哪怕是小小的乌篷船。

    只有她记挂方初,那些人都只顾听琴去了。

    她见了这个情形,只觉心儿抖索不停,再难淡定。

    不知想起什么,她看着夏流星笑了,微声道:“尽情弹吧!”

    水闸那边的琴声持续了半个多时辰,方才停了。

    夜寒霜重,吴氏见清哑只是不停弹,心里焦急,又不敢就叫她别弹了。忍了又忍,仿佛煎熬了一晚上那么久,她才上前斟酌劝道:“清哑,咱别弹了。明辉要是在,也舍不得你在外面喝冷风。他最是疼你的……你要冻病了,他不更放不下了。”

    郭守业也忙道:“就是,明辉那娃懂事,都知道。”

    清哑拨下最后一个音符,停住手,这才发现指头冰冷,有些僵了。若非连续不断地弹奏,这时再让她重新弹,只怕再难下手。

    听袅袅尾音消失在夜空下,她看着昏黑的水面不语。

    吴氏双手握住她冰凉的手,低声道:“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,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临去前,再看一眼水面,仿佛那里停着乌篷船,那个少年站在船头向她挥手,喊“小妹!”不知是来了,还是离去。

    她双眼酸涩不已。

    如果成长的代价是付出生命,她会阻止。

    因为,她早原谅他了!

    郭守业喊郭大有来搬东西,吴氏伴着清哑走回去。

    等东西都收拾干净了,吴氏又过来,对着那水双手合十低声祷告:“明辉,大娘知道你是好娃儿,从先我可是当你儿子一样待的。那件事……大娘后来也没怪你了。可谁能想得到呢,那天打雷劈的竟这样害你!我们也都为你难过。他们都死了,你就放心地走吧,别再……念着我们清哑了。我的意思呢,是你早投胎早做人,不是嫌弃你……”

    她嘀嘀咕咕说着,说完了还对水上挥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,谢谢大家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