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80章 劝说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因吃了个小点心,对清哑道:“这个我倒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做的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眼睛一亮,夸道:“姑娘好能干。”

    原来,郭大贵婚期延后,时间充裕了,各项准备就更加精细起来。比如床帐绣枕等,都请了卫晗的金缕坊绣工来做;酒宴上用的菜式点心饮品等也是挑选了又挑选,斟酌又斟酌。

    清哑见娘和嫂子不辞辛苦向沈家、严家讨教,她便想,这么做得再好也比不上那些富豪之家,倒不如把前世的菜式弄些出来,不管好不好,胜在新奇。

    于是,她这些日子挖空心思想前世的吃食。

    有些她会做,有些却不会,要反复试验改进。

    听说了缘故后,韩希夷笑道:“今晚上我不是有口福了!”

    清哑知他客套,也不当真。

    他生在那样人家,什么美味佳肴没吃过。

    她便转而请教他各地商贾详情和背景。

    原来,江明辉的案子了结,郭家腾出工夫来,除了抓紧收购囤积棉花外,就是忙着甄选特许经营郭家棉布的商贾。

    为防止恶性竞争,并考虑原料来源等问题,初步定一府只选一家。挑选对象要求有实力和口碑,方能经营稳妥。

    因各地情形都不同,所以挑选很不容易。

    沈家也提供了些人选,然各家占据市场不同,沈家的势力范围也有限,所以清哑想从韩希夷这里问些有用的信息。

    韩希夷听后,实心实意帮她推荐了些人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与韩家一直有来往的商家,信誉是不用说的。便是有什么问题,我韩家也能居中调停。我想你们更应该注重口碑才是。毕竟大量织棉布以前没有,百姓们多是为了自己织布穿衣,还是不要操之过急的好。依我看,一府选一家都嫌多了,除非产棉区。”

    清哑不住点头。觉得他说得很有道理。

    到底是行家,所以比一般人看得更透彻。

    韩希夷见她静静倾听,语气更温柔。

    后来,他忽然停住了。看着她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清哑早在说这个问题之前,便发现他有些异样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你就说吧。”她道,“要是想为谢吟月求情?那你还是别说了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见她前一句要自己说,后一句又叫别说。笑了。

    他道:“姑娘上次就叫我别说,我怎会不记得呢。我刚才是想告诉姑娘,大理寺的蒋大人已经到湖州了。听说他最擅断案,常出人意表。这会子说不定微服来了霞照也不一定呢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那不是更好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迟疑道:“我是说,郭姑娘,若是……若是蒋大人判谢姑娘无罪,还望姑娘能想开些。谢家……也算受到惩处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踌躇半响,等话出口,依然觉得表达不顺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放心,我不会像谢姑娘一样不择手段的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见她对谢吟月成见如此深。无奈地笑了。

    清哑不觉,还道:“你这话应该去劝谢吟月。”

    她不过是希望谢吟月受到律法惩处,谢吟月却是希望她死。以前郭家被谢家欺负占下风的时候,谢家都不肯放一条生路,何况这次郭家给了谢家这样打击,不报复的话,谢吟月就不是谢吟月了!

    韩希夷道:“谢姑娘那有方兄劝解,姑娘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想想又补充道:“哦,方家没有退亲。”

    方初劝谢吟月,他就来劝自己?

    这一刻。清哑觉得韩希夷有些幼稚,当她和谢吟月闹小别扭呢?

    她忍不住道:“韩少爷,你太不了解女孩子了。”

    这是继严未央之后第二个人对韩希夷说这样的话。

    他郁闷了一会,便诚恳请教:“上次严姑娘也这样说在下。在下不甚明了。还请姑娘赐教,在下说错了什么吗?若有得罪之处,姑娘指出来,在下一定改正。”

    清哑见他真不明白,“不吝赐教”道:“难道你没发现,一直都是谢家在找郭家麻烦。甚至要置我于死地?这次的事后,以谢姑娘的性子肯定不会罢休。你还在这劝我,不是不了解女人心是什么?听说你们认识很多年了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道:“谢姑娘她……”

    想说谢吟月不知内情,又怕清哑听了生气。

    略沉吟一会,觉得还是坦荡说清比较好,于是认真道:“请姑娘见谅,在下确实觉得谢姑娘并非刻意栽赃姑娘,就像在下不信姑娘会杀人一样。谢姑娘与姑娘势同水火,乃身份使然,也是无奈。方兄为了姑娘的事,同样被谢姑娘误会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,一面苦笑,又感叹。

    清哑便沉默了,好一会才道:“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她确实觉得自己错了,不该对韩希夷说那样的话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,谢吟月也就对郭家、对她郭清哑下狠手,对别人却不曾这样。在别人眼里,她是气度雍容、美貌与智慧并存的谢家女少东。她有什么理由要求别人跟她一样看待谢吟月?

    她这样说谢吟月,跟冯佩珊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所以,她向他道歉。

    韩希夷感觉到她的失望和疏离。

    他忽地心生冲动,柔声道:“我劝姑娘,并不是为了谢姑娘,是怕姑娘对此番遭遇心生愤懑,失却了本心。在我心中,姑娘一直都是纤尘不染。不论别人怎样说姑娘,我也是不会信的。我只希望姑娘每天都过的好,不要背负仇恨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谢谢!”

    她才不会活在仇恨中呢。

    不但自己不会,还力劝家人想开。

    谢家越要打击郭家,郭家越要过得兴旺!

    每一天都过得开开心心,才会让对手难以忍受。

    她想着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韩希夷见她笑得云淡风轻,觉得她并未领会自己真正的心意。

    他说得太含蓄了!

    正想再措辞,来一篇声情并茂的解释,郭大全进来了,见了他热心招呼。

    清哑便岔开话题,告诉大哥专利许可的事,又说韩少爷提了不少好建议,趁机把位置让给大哥,告退去了厨房。

    韩希夷看着她的背影,失落不已,恨不能拉回来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朋友们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