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78章 下场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清哑见她胸脯剧烈起伏,忙道:“娘,别气。气坏了不值得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也道:“娘,当官的全这样,没一个好的。别说当官的,就是那些做买卖的,别看整天对咱们笑,也没几个好的。只看他们怎么对谢家的就知道了。要是咱们还在乡下种地呢,整天就鸡呀、鸭呀、牛呀,吵的都是这些事。如今不同了,要总像这样生气,早气死了。叫我说,他想他的,咱们照常。他还敢来抢人不成!”

    郭守业冷笑道:“那也要看他有没有那个本事!”

    他每经历一次争斗,底气便足一分,气势便强一分。

    经过这次的官司,他对商场官场一些道道更了解了,也更狠了。

    清哑觉得爹不像商人,倒像草莽头子,还是不要命的那种。

    她便道:“爹,让大哥去跟他说吧。有些事不能硬来。”

    一面对郭大全笑一笑,使了个眼色。

    郭大全便笑道:“鲍长史心思我知道,想结亲是一桩,还想让郭家成为他家的挣钱买卖。这可真是做白日梦了!夏织造还没敢想呢,他倒来趁火打劫。”

    郭守业眼里便射出戾气。

    清哑忙道:“爹你别生气。就当看戏,看多了,就有经验了。爹你晚上想吃什么?我去做。”

    郭守业看着她忍不住笑了。

    闺女最近总这样,总是哄他们开心。

    她这是担心他莽撞出事,变着法儿劝他呢!

    也是,他一把年纪了,别叫孩子担心才是。

    他便认真想了想,道:“爹想吃上回那个大鱼锅子。”

    那道菜是用大鱼头和鱼尾炖的汤底,搁些酸笋调味,再将嫩豆腐和经过霜冻的嫩菜心放进去滚熟,豆腐嫩滑,菜心鲜甜,酸汤开胃。老汉很喜欢吃。

    清哑赶忙道:“我去做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什么信啊礼品啊统统不管,反正有人收拾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吴氏瞅着郭守业道:“瞧你,还挑起嘴来了。要是今儿没买鱼呢?又害闺女费心。”

    郭守业笑道:“我早上看见杨安平家的买了。”

    他两口子说话。郭大全却将那信点火烧了,“这药材娘收着吧。我去见鲍二少爷。”

    田湖南湖面,鲍二少爷坐小船正望着岸边。

    今日他没穿鲜明的衣衫,里面是银灰色束腰箭袖,外罩黑色对襟大褂。敞着衣襟。衣衫飘飘,眼神却很冷,如同浪子剑客。

    他只带了一个贴身的小厮摇船。

    等了许久,郭清哑连个影子也不见,却见郭大全匆匆走来了。

    他眉峰一拧,想想也是意料中的事。

    遂命小子将船摇向岸边。

    “郭大爷来了。”他随口道。

    “劳鲍二爷久等了。”郭大全客气地抱拳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上来吧。”鲍二少招呼。

    郭大全本想说两句就走的,听见这样,只好上船。

    上船后,鲍二少对小厮使了个眼色,船便离岸。向湖心划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,郭姑娘不愿来?”

    鲍二少问,目光却犀利地盯住郭大全。

    他怀疑,是郭大全或者郭守业阻挠清哑前来会他。

    郭大全叹道:“她哪里能来呢!从牢里出来这些天,一直都没出过门。二爷还有什么不知道的!我们坐牢的时候,外面说什么的都有。我们家那会儿只顾操心救命,就算听见了,也只能忍气吞声。后来案子破了,我们出来了,还是有人说闲话。唉。我小妹是不会轻易见人的,躲人还来不及呢。二爷有什么话就对我说吧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述说,鲍二少爷脸色阴沉下来。

    此中情形,他比任何人都清楚。

    今日他约清哑来见。正是想告诉她一件事,想让她开心。

    “周县令身边有个幕僚,叫做聂无的,跟谢家大有干连。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也没遮掩,径直告诉郭大全。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?怪不得。可平白的我们也不能指控他们勾结呀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先是做欢喜状,然跟着又发愁。觉得知道也白搭。

    “行了,在我面前郭大爷就别装了!”鲍二少爷才不信他没主意。

    郭大全摇头,说他真要有那通天的本事,也不会在牢里待那么久了。他自己就算了,他小妹坐牢是闹着玩的吗?

    一句话顿时让鲍二少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他静了半响,才道:“周少爷纳了冯佩珊。”

    没头没脑的话,叫郭大全想了半天才反应过来。

    周少爷,自然是周县令之子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纳了冯佩珊呢?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没什么,这些少爷们看上谁家姑娘还不想尽法子也要弄到手。在他们那,房里多个侍妾是好平常的事。在百姓家……大多人都愿意把闺女送去上赶卖好。

    郭大全觉得心里发憷,暗想要把小妹守紧了。

    别人怎么想他不管,他家小妹是不会给人做妾的!

    鲍二少见他疑惑,也没解释,只道:“你回去告诉郭姑娘,过一阵子就没事了。叫她放宽心。”

    过一阵子没什么事了?

    郭大全很是糊涂,又不愿意问。

    他宁愿装糊涂,就怕问了鲍二少,他趁机告诉说这都是我为郭姑娘做的。那时白欠个人情,难道回说“要你多管闲事,我并不稀罕”?

    好在鲍二少并未再说。

    郭大全略坐了一会,便推说天色已晚,劳烦二爷送他回去。

    鲍二少站在船头,看着郭大全走远,久久不动。

    他在想冯佩珊。

    清哑在牢里时,外面流言纷纷。

    最活跃的,莫过于冯姑娘了。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终于可以透口气了,郭清哑的真面目终于被揭穿了,证明她是多么有眼光、有远见、有超人一等的见解。

    她觉得郭清哑这样子实在是惨,所以她很大度,并没有落井下石。每每说起,便感叹不已,分析清哑的性格,说有这样下场是必然的。为她感到惋惜,又痛心,觉得自己以前说她的都是逆耳忠言,可惜她不肯听,反说她恶言中伤,终致这样下场。若是肯听一句半句,也不得这样了。

    发生这样凶杀大案,议论的人自然多。

    附和冯佩珊的大有人在,这让她很欣喜。

    这证明她不独不孤。

    渐渐的,她又能融入一些圈子了。

    她遇见过鲍二少几次,觉得他好像很注意她。

    她便想,是不是觉得以前看错了她,现在动心了呢?

    肯定是!

    郭清哑出事了,他自然醒悟了。

    揣着这个念头,终日情思缠绵,不能自已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朋友们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