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77章 喜欢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纹撅嘴道:“为什么?表姐送我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这猫不是小猫咪了,是大猫。你表姐养顺了的。凡物都有灵性,它也有脾气。你将它弄到这来,逆了它的心意,便是每日喂它山珍海味,不是它想要的,它也不会开心。”

    方纹眨眨眼睛,困惑地问道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方初怅然道:“当然是真的。这也跟人一样。”

    方纹道:“可是我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那它天天这样子,跟你在你表姐家看到的已经不一样了,失却了本来的可爱之处,你要来又有何用?”

    方纹道:“一只猫而已,大哥偏说这许多!”

    方初不语,只盯着她看。

    方纹被他看得不自在,扭着身子道:“好了,好了!我叫人捉了它送走。唉!为何它不喜欢我呢?”很郁闷地绞手帕子。

    方初听了怔住,半响没声音。

    方纹推他,叫:“大哥,大哥?”

    方初答应一声,道:“你再捉一只小猫从头养吧。”

    方纹道:“只好这样了。可我就喜欢这只。”

    就喜欢这只!

    就喜欢这只!

    方初再次神思恍惚。

    待醒神,便问方纹,怎去严表姐那了。

    方纹道:“原和表姐约好去看望郭姑娘的,结果表姐临时有事,又没去了。我一个人不敢去郭家。大哥,我总觉得心里怪不好意思的。吟月姐姐的妹子做了那样的事,害得郭姑娘差点被杀头,我看见她心虚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方初默然,觉得小妹心虚的不是这个,应该是未来大嫂曾指控过郭清哑,而方家,又决定不退亲。——人人都以为方家会退亲的。

    他轻声道:“这不关你的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,兄妹一同去了严氏屋里,方初将探望情形告诉母亲。

    严氏听后点头叹道:“月儿能想开最好。也难为她了。自己妹子不争气,做下那样的事,她又不知情,自然是为谢家着想。但从前那样想还可恕。现在若还不悔改,未免连我也要怀疑她了。好在她能勇于认错。谢家虽然遭遇打击,越是这样,越要坚忍,否则只会被人看轻了……”

    她十分相信谢吟月不知情。

    若知情。是绝不会让谢吟风去见贾秀才的。

    方初恭敬地听着,道:“儿子也是这样说。”

    趁机又将婚事决定告诉了严氏。

    严氏眼中露出精光,道:“你想得很周到!咱们什么样人家?对郭家要讲大义,对谢家要讲情义。情义是私情,大义是公义,不能为了私情弃公义。这时候急巴巴地成亲,那是公然为谢家撑腰,叫郭家怎么想?不是我方家沽名钓誉,实在是谢家这次犯了大错,怎么说通*奸*杀人都是不可饶恕的罪名。岂可纵容!月儿还害得郭姑娘坐了那么久的牢,就算不是有心的,也是咱们理亏,难道不该放低身段?我这是当她是我未来儿媳,才这样说;若是无情的,那天就退亲了!”

    方纹屏息静听,大气不敢出。

    方初轻声道:“儿子以后会好好教导她。”

    严氏点头,又道:“谢家丢脸,我方家不也一样丢脸!然脸面是别人给的,同样也是自己挣来的。己身不正。脸面护也护不住;己身正,越是低头越显坦荡。谢吟风丢了谢家脸,吟月若是重振谢家,那脸面才是她挣回来的!”

    方初和方纹看着母亲。满眼钦佩。

    他母子又说了会话,方初才告辞出来。

    回到自己院中,他命人唤了方奎来,吩咐道:“去告诉马婆子,等上了公堂,有什么就说什么。一字不许隐瞒!”

    方奎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不过,他眼里有隐忧。

    方初知道他担心什么,并不改口。

    “总要帮她彻底了结此事!”

    他脑海里浮现那安静的身影,神情很坚定。

    方奎见他不再多说,只得走了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郭家,这日傍晚,郭五大爷接了一个蓝色锦袱,是个小叫花子送来,说是给郭姑娘的。问他是谁让送的,他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郭家还没家大业大到分房,且清哑又是郭守业两口子心头肉,他们庄稼汉只知护着闺女,哪管什么尊重隐私之类的,所以这包袱没有直接送给清哑,而是先送到吴氏跟前。

    吴氏毫不犹豫地打开查看,里面有许多珍贵药材,用盒子装着,其中一个盒子里还有一封信。

    吴氏不认识字,正好郭大全回来了,便递给他。

    郭大全仗着认得几个字,把信拆开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……什么二爷的。”他连蒙带猜,也不明所以,“叫小妹来看吧。这信是写给她的。”

    吴氏忙让阮氏去后院叫人。

    等清哑来了,见信被拆了,也没怎样。

    在这儿,她还真没什么隐私要保密。

    她看了信,很老实地告诉娘和大哥,是鲍二少爷叫人送来的,说是有重要事情告诉她,关于之前凶杀案的,约她在田湖相见。

    “不能去!”吴氏跟踩了尾巴的猫一样,立即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真敢想!”郭大全笑容也淡了。

    清哑看着他们,敏感有什么事她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时郭守业也回来了,吴氏急忙将这事告诉他。

    郭守业脸色也沉了下来,对清哑道:“别去!”

    吴氏拉清哑坐下,道:“他是个男子,你不能去见他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道:“娘,跟小妹说实话,她又不是不懂。瞒着她还不好。小妹——”他转向清哑道——“这鲍长史在你坐牢的时候,来咱们家对爹说,有法子救你。又说非亲非故的,没个名分,他不好出头,要是两家结了亲,这事就好办了。你听听,这是趁火打劫呢!他有什么好法子咱不晓得,他那心思爹和娘都明白的很……”

    郭守业打断儿子的话,道:“对!我当时就装糊涂,说我闺女没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。我说,不敢连累鲍大人。他笑说不要紧,等你细想几天再定,就是别太晚了,不然等郭姑娘砍了头可就装不回去了。把你娘给气病了……”

    吴氏接道:“那会儿我正打算去牢里看你,我怕去了叫你瞧出来担心,后来严姑娘来了,我就让严姑娘代我去了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O(∩_∩)O~~谢谢投票的朋友,不加更也肯支持,这让作者有点心虚……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