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4章 应亲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O(∩_∩)O谢谢大家打赏、投PK票、评价票等等!再热烈呼唤推荐票和收藏。有时没求,是怕大家嫌啰嗦。看来这个不能省,冲榜啊冲榜!

    *

    看见他们,大头菜满脸是笑,招呼道:“大贵,清哑妹妹,你们回来了?江婶子饭好了,烧了好些菜,叫我们来喊你们家去吃饭。才找到这,你们就下来了。清哑妹妹,你饿了吧?爬山累不累?我们这好不好玩?郭大娘和姐夫不放心你……”

    他一开口,就无法自主关闭。

    郭大贵及时阻道:“大头哥,我饿得走不动了。快回去!”

    大头菜这才住嘴,站在那等他们,想跟他们同行。

    江明辉上前推了他一把,道:“走吧。挤一堆怎么走?”

    大头菜这才掉头,和江明辉先行。

    因问他们去哪了,做什么了等等,江明辉含糊应对。

    郭勤却跑到小姑跟前,问长问短,叽叽喳喳。

    清哑便放开郭大贵胳膊,牵着他走。

    待到了江家主院侧门,江明辉落后一步,对清哑道:“小妹!”

    清哑见他欲言又止、明显有话说的样子,遂站住。

    郭大贵和大头菜也站住了,疑惑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江明辉见他们不肯先行让他和清哑单独说话,又听见正屋堂间传来笑语喧哗,生怕有人出来了,又急又慌之下,忍羞道:“你……你放心,我肯定待你好。我要像张福田那样,就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说完了,顾不得人看着,傻傻地望着清哑。

    他知道她现在想什么:她在犹豫要不要答应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她犹豫是因为不知道他可不可以托付终身。

    她怕他像大头菜一样没出息,他就向她表明志向。

    她怕他不真心喜欢她,他便委婉地表达了倾慕之意。

    她怕他像张福田一样不可靠,他就索性发了个重誓。

    他努力表白了自己的心,她满意吗?

    郭大贵没想到江明辉当着人说这个,想要怎样,又不知怎样。

    大头菜笑嘻嘻道:“清哑妹妹,明辉人很好的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不等他说完,对江明辉点点头,越过哥哥先进屋去了。

    江明辉呆呆地看着她背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午饭很丰盛,满满两桌菜,都是水乡农家最地道的。

    可是郭俭都吃不下,且拉肚子。因为他吃多了蜜枣、甜糕、烧山芋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,是舅舅大头菜弄给他吃的。

    蔡大娘痛骂了儿子一顿,气得抹泪道:“亲家,你说我怎么好?这么大人了,一点心素也没有!人说什么是什么,三句话一捧他就上天了,把家都能搬给人。连个小娃儿都能哄得他团团转,做正事一点长性没有,三心二意。我打也打了,骂也骂了,一点记性不长。你说我前世里造了什么孽哟!我自己的外孙,我还能舍不得东西?那也不能一股脑都随他们乱吃。好容易来外婆这一趟,没吃到好的还弄病了,怎么对得住亲家!他就是老鼠存不得隔夜粮,自己不清头,害得外甥受罪。他要有明辉一半出息,我也不用操这些心。偏偏他爹又不在了,我也管不好他……”

    吴氏和蔡氏忙都劝。

    还是郭大全,软中带硬地教导了小舅子一番。

    大头菜面带愧色地端着饭碗到院中蹲着吃去了。

    江老爹看着郭大全赞道:“蔡嫂子,你也别难过。就算大头菜他爹不在了,你这女婿也抵得上儿子了。大头菜这娃是我们从小看着长大的,就是耳根子有些软、少了些刚性,可这娃儿心肠好。有他姐夫管着他,出不了大事。等年纪再大些,他就懂事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忙都应和,说大头菜人皮但心眼不坏。

    蔡大娘听了心里好受许多。

    遂擦了把泪,对郭大全道:“大全,我空有一张嘴,到底是个妇道人家,说不出什么大道理。他姐姐也是火爆子脾气,骂起人来狠,也没个讲究,也不管用。你是姐夫,就跟哥哥一样。你的话他还肯听,他也怕你。你就多管教他些,千万别教他走歪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忙答应,请她放心。

    江家人因听她把大头菜和江明辉比,眼看着郭家人心想,这亲事该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吧!

    这段插曲没影响大家好心情,席间各种谦让热闹也无需细说。

    饭后,江家两媳妇收拾了碗筷,然后一个在厨房洗碗,一个另烧了热水来,请客人洗脸。

    先是男人洗,然后女人洗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换一盆干净水。

    尽管这样,轮到女人的时候,吴氏还是让清哑先洗。

    江大娘看在眼里,对她娇养闺女的传闻有了更深认识。

    清哑牵着郭俭走到洗脸架旁,先用手沾了些水,替侄儿抹了两把脸,然后用自己的手帕子替他擦干,她自己却没有洗。

    庄户人家,生活条件到底要差许多。

    有许多人家全家共用一条布巾、共一个盆洗脸是常事。

    在郭家,郭守业二老共用洗脸洗脚的盆和手巾;然后儿子们一家公用;清哑则单独用自己的盆和手巾。清哑就常听娘和嫂子闲谈,说村里谁家脏死了,洗脸巾多少天不用皂角清洗、不拿去石板上槌,硬得刮脸等等,言下之意郭家是干净“讲究”人家。

    江家待客也很讲究,但她依然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那个盆和手巾,洗了许多人了。

    江大娘看见清哑这样,脸上笑容僵了僵。

    吴氏急忙抢上前洗脸,把这一幕遮掩过去。

    清哑对这些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她蹲下身,将手探入侄儿衣内,掌心盖在他小肚皮上,问“还难受?”

    郭俭神色怏怏的,委屈地点头。

    清哑想了想,牵着他走出去,要去蔡家熬些白粥给他喝。

    才出来,江明辉便叫住她。

    他端着一个小木盆,盆里是清水和一条手巾。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盆和手巾。我不在家,没用的。”

    他将盆放在廊檐下一张凳子上,示意她洗。

    清哑很意外,深深地看了他一眼,走过去弯腰清洗。

    水是温的,手巾也很清爽柔软,没有异味。

    她洗好了,他抢上前道:“我来泼。你不晓得往哪泼。”

    清哑便任他端了水去泼。

    这一幕,被走出来的江大娘看个正着,面色变换不定。

    江明辉将盆送回自己屋内,郭大贵也出来了,听清哑说要去蔡家熬稀饭给侄儿吃,两人便陪着她去了蔡家。

    大头菜自告奋勇要帮清哑烧火。

    熬稀饭、喂郭俭,一晃就到了日暮十分。

    郭俭吃了些米汤粥,肠胃平复许多,人也精神了些。

    这时,郭守业等人从江家告辞出来,江家人送了过来。

    双方在蔡家堂屋坐定,江老爹便道:“郭老弟,你看这事……”

    停住不说,等他回答。

    郭守业和吴氏不约而同看向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察觉,低头沉思:

    一定要今天给答复了?

    这里世道如此,不可能等她谈一阵子恋爱再给回复。

    若今天不应,她也不能保证以后有机会遇见心仪的人。

    就算遇见心仪之人,也没有机会和他经常相处,从而仔细观察他人品和个性,来确定是不是适合自己的另一半。

    正想着,她忽然心有所感,抬眼朝旁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江明辉正紧紧盯着她,神色焦虑紧张。

    她有些触动,也有些恍惚。

    她想起前世男友,想起张福田,想起二哥和二嫂,还有娘说的“不能嫁太穷,穷了日子不好过;也不能嫁太富,富贵人家不把你当数;要不穷不富,日子才自在。”

    前世自由恋爱,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今生原主和张福田也算青梅竹马,依然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二哥和二嫂媒妁之言,却美满和睦。

    吴氏一个农妇,为她婚姻考虑既深且远,不比前世爸妈差一点儿。

    凡此种种,令她很困惑。

    也许,她是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万事随缘吧!

    再看江明辉,刚才言犹在耳:

    看她一眼,便知她想什么。

    不自觉的,她便对郭守业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江明辉顿时狂喜,唯知咧嘴笑而已。

    清哑见他这样,心内莫名一松,竟也生出一丝丝期盼来。

    郭守业便咳嗽一声,道:“那就这么说。八月十五下定。”

    江老爹道:“好!亲家,从此咱们就是亲家了。亲家你说,聘礼可有什么要求,我江家能办到的,一定照办!”

    郭守业摆手道:“这个随便。只要他们小儿女满意,我们做长辈的都满意。聘礼多也好,少也好,心意尽到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笑道:“江老爹何必问,只管按自己想的办就是了。江家是毛竹坞有头有脸的人家,我郭家在绿湾村也是有名声的,老爹办事,还能跌了两家脸面和风光?我们是一百个放心!”

    江老爹笑道:“还是大侄子会说话!”

    当下两家商议定:八月十五郭家恭候江家上门下定。

    一切讲定后,郭家便告辞了。

    江家送到渡口,眼看着他们上船走远才回头。

    一时间,毛竹坞迅速传遍:江明辉要定亲了。

    江老爹等人送走客人,回到家后,犹兴奋地议论。

    江明辉更是心顺意畅、神采飞扬。

    唯有江大娘神色不对,想起清哑之前举动,心里很不痛快。

    想要把这事挑出来说,又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因想起郭大全的话,便道:“郭家老大忒精明。话说的好听,什么‘江家是毛竹坞有头有脸的人家,郭家在绿湾村也是有名声的。’说是随便我们下聘。这话一说,我们还敢随便?随便的话不是丢了江家就是丢了郭家的脸面了。难怪人都叫他‘郭笑脸’。真是笑面虎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