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73章 自杀(aila305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郭大有对吴氏道:“娘,你招呼刘大夫。我前头还有些事,一会忙完就来。”

    刘心忙道:“郭二哥不必理会小弟,只管请便。”

    郭大有才匆匆走了。

    吴氏忙让刘心去上房坐,又叫人泡茶、摆茶果。

    吴氏张罗这些的时候,清哑在旁陪坐了,微笑问道:“刘大哥怎么有空来了?是专门来看我的吗?”

    也不知怎的,面对他的时候,她总觉得很自在。

    刘心眨眨眼,笑道:“我敢不来吗!昨晚韩大少爷和方大少爷都特特叫人来告诉我,今儿一定要来帮姑娘诊脉。我得了令,早上都没敢偷懒,早早就起来了,早饭还没吃呢,就赶紧过来了,唯恐慢一步,他们又叫人来催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听说是韩希夷和方初叫他来的,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及至听到后面,就忍不住抿嘴笑了——

    刘心还是那副随和性子,这大早来,根本就是来找吃的!

    她也不戳破他,道:“那刘大哥先帮我诊脉吧。等诊过了,我先去做一碗面给刘大哥垫个底。我再去准备,留大哥吃晌午饭。”

    刘心听了大喜。他知道清哑厨艺好,便是一碗面也不会小瞧,再说还有晌午饭呢,想必有没吃过的新鲜菜肴。

    当下,他便要清哑伸出手来,帮她诊脉。

    诊脉的时候,刘心很不专心,看着清哑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清哑了解他的脾性,有些散漫不着调,也未在意。

    然刘心诊了半天也没结果,却瞅着她叹气道:“你们两家……唉!你跟谢姑娘……唉!最为难的是方家,方兄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这才正视他,道:“我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这都是谢家折腾出来的事,干郭家什么事?

    对于方家,清哑真正问心无愧!

    昨晚在公堂上,她拦住方初话头。就是不想当着众人逼迫方家、逼迫方初,怎样选择都是他们自己的事。郭家不用使手段一样能将谢吟月送进大牢,她躲不掉这一劫。

    刘心失笑,点头道:“你一直问心无愧。”

    哪怕写下供状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清哑不再多说。转而问道:“我身体怎样?”

    刘心道:“还算好。近期注意调理就成了。我帮你列些禁忌食物,再开个药草泡脚的方子,每日熬煮后泡脚。”

    清哑点头道:“多谢刘大哥。”

    她自己感觉还好,觉得是以前常锻炼,所以根基好。

    刘心笑道:“客气什么。”

    遂埋头写方子。

    这时。郭大全从外边进来了。

    他今天同样起得晚,比清哑还晚。

    寒暄说笑几句,刘心也为郭大全诊了一番。

    蔡氏跑进来紧张地问,娃他爹可有不好,关切之情溢于言表。

    郭大全见媳妇变化持续不退,十分喜悦。

    “没有的事,我好的很!”他道。

    蔡氏依然不放心,缠着刘心问这问那。

    清哑见有大哥陪刘心,想起他还未吃早饭,便往厨房去了。

    她刚才答应煮面给他吃的。

    刘心吃面的时候。沈寒秋带了个娇小玲珑的美女来到郭家,和郭守业郭大有才说了几句,郭守业便让郭大有叫郭大全和清哑去前院。

    清哑进门,看见那娇小的女子一愣,总觉得那眼睛很熟悉。

    “沈大哥。”她叫道。

    “妹妹,这是细腰。大哥送你做丫鬟。”

    沈寒秋见她留心带来的女子,便主动告诉。

    清哑更诧异了,不知好好的为什么要送她丫鬟。

    郭守业道:“你沈大哥是担心你,才把这姑娘送来保护你。她会武功的,在牢里暗中保护过你。就是住在你对面牢房的那个。”

    清哑恍然大悟。怪不得看上去眼睛很熟悉呢。

    细腰走上前来,冷冷地拱手道:“见过姑娘。”

    声音清澈寒脆,如磬锤敲击古铜。

    清哑打量她,问道:“你不愿意跟我?”

    她看去很冷淡的模样。清哑觉得她不太乐意。

    细腰没料到她问得这样直接,一时不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沈寒秋淡笑道:“细腰一直跟着我,这样下去总不是个事。送给妹妹,比跟着我方便。我对她说了妹妹的情况,要她保护妹妹三年。三年过后,她若还愿意跟着妹妹。那更好;若不愿,只管离开。”

    细腰忙对清哑点头,表示这正是自己的意思。

    表完态,径直走到清哑身边站定,一副不愿多啰嗦的模样。

    清哑本想说若不愿的话不必强求的,这样一来,倒不好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郭大全笑道:“细腰姑娘这名字倒好,怎么叫细腰?我小妹有个丫鬟叫细妹。这可不巧?”说着对沈寒秋笑了。

    沈寒秋道:“她因身材纤巧玲珑、腰肢柔韧,我从‘楚王好细腰’化来,为她取了这个名字。若是妹妹嫌不好,只管帮她改了就是。”

    才说完,细腰便坚决道:“不改!”

    沈寒秋瞅了她一眼,淡淡的,仿佛很随意。

    细腰却低下头,眼中一抹失落滑过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不用改。我的丫鬟叫细妹,就没改。那是她爹娘兄弟叫的,不好听却亲切。多谢沈大哥!”

    细腰听后松了口气,看着清哑亲近不少。

    沈寒秋见这事落实,便不再说,转而说起另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谢吟风死了。”他道,“在牢里上吊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怎会自杀?肯定是被人害的!”清哑很吃惊。

    她还记得昨晚公堂上,谢吟风看她的古怪目光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。可不会有人为她出头的,巴望她死的人太多了。若不是这样,怎会连一晚都等不得。说不定就是谢家下的手。”郭守业道。

    江家巴望她死,谢家更巴望她死,郭家……也巴望她死!

    “我也觉得是谢家。”沈寒秋道。

    “周县令要倒霉了。”郭大有道。

    昨晚回来,他仔细问沈寒秋关于死囚孕妇的相关规定,明白了不但不能在怀孕期间执行斩刑,连戴枷都不许,只能散囚,更不能用刑责,若不然,便要承担律法制裁,所以他这么说。

    沈寒秋又道,才得了消息,有好些商家要取消与谢家的合作,“这才开始。看吧,后面跟着会来更厉害的。”

    郭守业父子听了都露出笑容,“这也是他们自找的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真是抱歉,更晚了。朋友们晚安,看完赶紧睡吧!哦,别忘了月票啊,原野努力在坚持加更!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