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67章 泄露(aila305灵宠缘+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吴氏忙心疼地揽住她,满脸自豪——刚才清哑的表现让她心情澎湃,激动得不能自己,不敢相信那就是自己养了十几年的小闺女。

    “跪了半天,腿疼不疼?”她悄声问。

    “不疼。”清哑依偎着她,亦小声道,“等会就能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她口气有些怀恋,很是想家,想念平凡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等回家就吃饭。娘叫人做了许多好吃的。”吴氏忙道。

    正说着,郭大全轻推她们,和众人一起拜见夏织造。

    夏织造和鲍长史等人走进来,目光在大堂上下扫了一圈,最后落在被两个衙役一左一右夹在中间的谢吟月身上,肃然道:“本官听说,江明辉一案告破,凶手竟然是他妻子谢吟风和奸*夫贾秀才所为。可恶!竟然冤屈郭姑娘坐了一个多月的牢。周大人,此事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!为表公正,当日指控郭姑娘的谢姑娘,只怕要先关押,听候审问。”

    这个才是来落井下石的!

    众人不约而同看向谢吟月。

    谢吟月面色倒平静了,很淡然。

    谢明理感觉喉头又涌上一口腥甜液体,竭力吞咽才压下去。

    周县令谦卑道:“大人说的是。下官已下令将谢姑娘关押。”

    夏织造满意地点头,遂走到郭家人面前,和颜悦色安慰郭守业等人,又特地安慰清哑,说“改日让小女为郭姑娘办个菊花会。”

    这算是官方出面为清哑正名,以免她因为坐过牢被人轻贱。

    郭守业父子自然感激不尽,说多承照应。

    便是沈寒秋也微笑说“织造大人如此体恤百姓,是我等商贾之福。”

    夏织造见效果良好,十分愉悦,笑说“郭姑娘大难不死,必有后福。将来郭家兴盛是一定的!”

    众人忙都跟着恭维,一起赔笑。

    鲍长史来回打量郭家人,尤其在郭守业面上停留很久。

    笑声中,谢吟月被人押着悄然离开。

    方初追到衙门外。走到她面前,想说什么,又不知说什么,只好紧闭着嘴看着她。

    谢吟月对他微微一笑。一句话没说,就径自去了。

    不是怨恨的冷笑,也不是愤怒的笑,也不是凄婉的笑,就如同平常一样自然的笑。仿佛一切都未发生。

    他本该为她这样镇定心安的,可是,他却愈发心情沉重。

    锦绣望着谢吟月去的方向,哽咽道:“姑娘……”

    韩希夷也急急走过来,可是谢吟月已经离开了。

    锦绣哭道:“二位少爷,一定要想办法救我们姑娘!”

    韩希夷忙安慰她,方初则道:“你回去打点些衣物送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锦绣方擦着眼泪去了。

    韩希夷这才劝方初道:“别担心,只是暂时关押而已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后来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一个女孩子,暂时关押也是灾难。

    谢吟月的情形和郭清哑又不同:她妹妹可是通*奸杀人,还被无数百姓拖着躶体游街。谢家女儿将要面对什么实在难以预料;她自己又曾经指控郭清哑,能不能洗脱罪名还是两难。

    想到那后果,两人一齐沉默。

    衙门口响起寒暄告辞声,各来人逐渐散去。

    韩希夷转头看向郭家那边,面现犹豫。

    方初道:“你过去吧,不用理我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问:“你不过去打个招呼?”

    方初摇头,“不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他声音含着浓浓的疲惫。

    他对谢家固然不义,对郭家也没有做到深明大义。想到最后还是清哑主动为他解除困境,他就眼眶发热,又满心鄙薄自己。

    韩希夷感觉他看上去实在不大好。可他又明显不想多说,再说他自己也要去跟郭家人打招呼,便道:“明天我来找你,咱们再仔细商议。”

    他指的是营救谢吟月。

    想想真无奈。天黑之前,他们还在营救郭清哑。

    他深深叹了口气,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身后,方初却轻声道:“吟月的事,你不要再管了。”

    韩希夷脚步一顿,疑惑地转过身来。

    方初却已经步入黑夜中。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韩希夷愣愣地站了一会,才去追郭家人。

    方初回到家,先在书房坐了,找来方奎,问道:“之前要说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奎凑近他,低声道:“小的带人在江竹斋分铺外监视谢二姑娘,发现不知什么人也在监视那铺子。——后来才知是沈家的。后来屋里起火,我想进去查看,又怕惊动他们。再后来谢二姑娘从里面冲出来,惊动了所有人。我觉得这火来得蹊跷,命他们几个声张起来,掩护我悄悄绕去后面。冒死翻墙,少爷猜小的看见什么了?”

    他一脸古怪,似乎看见什么不可思议的事。

    方初沉声问:“什么?”

    方奎压低声音道:“一个小孩子!才几岁的小孩子,从那下水沟洞里爬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问:“大约几岁?”

    方奎道:“顶多五六岁。”

    所以他才跟见鬼一样。

    方初愣住,脑中浮现郭巧儿的身影。

    不,这不可能!

    郭家怎么会让那么小的孩子来干这种事呢!

    他又问:“你可跟上去了?”

    方奎摇头道:“我跳下墙,她已经下水走了。我想少爷只叫监视谢吟风,要是从后院下水去追,那时火大了,被人发现我可说不清。我只好回头,正好抓住了锦屏……”

    方初听后久久沉吟。

    最后他道:“定是沈家派的人。”

    前年,他也挑选了几个小孩子,从小训练。

    方奎点头道:“我也这样想。少爷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他无法不担心,谢吟风事败不要紧,谢吟月可是少爷未婚妻。

    谢家女儿被这样羞辱,这亲事还能结吗?

    若是还继续维持,方家怎能保持沉默!

    方初沉声道:“此事你切不可跟任何人提起,连老爷也不要告诉。”

    他心里一团疑云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方奎一愣,随即道:“是,少爷。”

    方初疲惫道:“去吧,我想歇一会。别让人打扰我。”

    方奎这才悄悄离开了。

    方初独坐在书房里,如木雕泥塑。

    脑子里却如走马灯一般,渐次闪现郭清哑、谢吟月的面容,今晚种种场景也一一晃过:监牢、长街、公堂……他觉得一阵晕眩!

    方家主院,严氏屋里气氛沉凝,方瀚海和妻子相对无言。

    一个婆子匆匆走进来,低声回道:“大少爷回来就进了书房,只方奎进去说了几句话,出来后就不准任何人进去打扰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三更送上。脑子一团浆糊,不行了先睡去了,明早起早码字。女人熬夜伤不起,姑娘们也别熬夜了,看完洗洗睡吧。睡前搜搜票夹,有票的话希望投给原野哟,你们的鼓励能把我的压力转化成动力,就这么神奇!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