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56章 死地(二更求月票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且说眼前,火势渐渐大了,前后都烧起来。

    屋里两人却正在得趣的时候,世界颠覆,哪里管外面!

    谢吟风心里还有一层保障,那就是有锦屏在外守着,有事她自然会来叫自己的,怕什么!

    然他们一场大战结束后,终于觉得不对劲了——

    窗户外面怎么亮堂堂的?

    不对,室内也亮堂堂的,还热烘烘的!

    两人终于发现起火了,因为烧到床帐,忙惊慌爬下床逃命。

    可是,慌乱中却找不到衣裳,衣柜也着火了。

    谢吟风惊恐万状,喊道:“去后面,去后面!”

    后面有水,天大的火往水里一扑就没事了。

    再说,他们光着身子,要去厢房找遮掩的。

    然他们冲到门口,却发现拉不开门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贾秀才觉得浑身虚脱,仿若大难临头。

    谢吟风恐惧万分,指窗户道:“走窗户!”

    他们这样子,是万万不能从前面出去的。

    谢吟风朝穿堂喊“锦屏!锦屏!”

    穿堂倒是没烧起来,却没有人回答。

    窗边,窗幔熊熊燃烧,火已经窜上屋顶,梁上也烧了起来。旁边书架、博古架、木质屏风和后面隔扇纷纷被殃及,一齐烧着了。这些东西不比布幔等物,烧完了就没了,这些是木头的,一旦燃烧起来,整栋屋子就没救了。

    他们也发现这点,再顾不得,冒着火势就要越窗。

    忽然,火光熊熊的窗棂外,一颗头慢慢升起。

    橘黄色的火光映得那俊俏的面庞格外动人,冷冷地看着他们。

    谢吟风只急促地叫了一声“啊”,便像被人掐住脖子一般,再发不出声音,牙齿却“咯咯”打战;贾秀才抱着她。哆嗦着不住后退,“你……你……江明辉!不要过来!不要过来……”

    一下退到书架边,后背被火一烫,惨叫一声。忙闪开。

    等退到安全地方,再看向窗边,江明辉却不见了。

    然谢吟风看着房顶,大喊道:“在那儿,在那儿!”

    贾秀才抬头。什么也没看见!

    一转头,江明辉又出现在窗外。

    两人心神大乱,四周火势越来越旺,除了穿堂,他们无路可走,不自觉一步步退往穿堂,向前逃去。逃走的过程中,谢吟风发现四面八方都是江明辉,站在火中,冷冷地看着她。她被逼得不顾一切拉着贾秀才。冲向前面。

    前面,铺面也是火势冲天。

    两人一路冲出铺子,冲上田湖西街!

    一边跑,一边嘴里还惊恐地尖叫“别过来!别过来!……”

    谢吟风胸前两团雪白的丰盈随着跑动不住弹跳,贾秀才胯下黑乎乎一团乱晃;而外面,沈家和郭家早安排了人等着,还有左右整条街发现起火跑来观看和救火的人……

    ※

    后院,郭勤见谢吟风和贾秀才冲到前面去了,长出了一口气,忙将门上锁取下来。收到包裹里,然后拉着郭巧,猫着身子往篱笆墙边撤去。

    不猫腰不行,火光映照下。远处是可以看见这院中情形的。

    到了墙边,郭勤让巧儿先出去。

    巧儿却道:“你先去,我推你。”

    她还记得他之前挤不过去的事。

    那边,郭大有等的心急如焚,听见他们终于来了,急忙低喝“勤儿先过来!快!”他也想到郭勤挤不过来的问题。

    郭勤无法。忙爬下来,钻进洞。

    巧儿回头看看烧得冲天大火,终于感到害怕了,因此在哥哥屁股后头使蛮力推,因为用力,肉呼呼的小脸咬牙切齿的,皱成一团。

    她急呀,想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!

    郭大有也不管了,在另一边抓住郭勤两条胳膊用力一扯。

    郭勤就像拔萝卜一样被扯了出来。

    他闷哼一声,疼得几乎不曾闭过气。

    可是,他熬着没叫,只是下水后感觉胳膊不听使唤。

    郭大有顾不上管他,忙对那边低声叫“巧儿。”

    巧儿先将包裹塞过来,然后手脚并用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是倒着往外退的,一边退,一边用小手两边扒拉,将被自己兄妹俩弄出来的痕迹消灭,还抓了些枯枝残叶烂渣往身后撒,尽量弄成跟原来一般模样。

    这也是郭大有交代的。

    等她出来,郭大有一把抱住她,在她脸上用力亲了一下,眼中滚下泪来,那是逃出生天的喜悦。巧儿也欢喜,用乌漆墨黑的两手搂着他脖子小声叫“爹,咱们快跑!”

    郭勤在旁活动胳膊,看见这情形嫉妒不已。

    他想自己可是出了大力的,总揽火攻全局,出来二叔一句没夸,妹妹出来就抱着她亲,可见叔叔就是比不上亲爹。又一想,自己亲爹关在牢里呢,自己忙一晚上还不是为了救他。等亲爹出来了,自然也会抱着他夸赞、亲他的。这么一想,心里好受多了。

    郭大有哪知道侄儿心思,对巧儿微声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将她放在水中,自己又伸手进洞,仔细布置一番,然后才带着二小离开。

    三人无声无息在荷叶下游动,回到船边。

    等上船,悄悄往田湖西南划去,刻意避开田湖南岸。

    到田湖西南,他们在一段无人居住的湖岸附近停船,挑了水深处将船推翻,看着它沉入水底,然后爷仨才上岸。上岸后左躲右闪,专走树荫屋角隐蔽处,只在穿过街道的时候,两头张望没人,才匆匆走过去,往田湖南街槐树巷跑。

    也没从大门进郭家,而是从后面翻墙进去的。

    后院墙根下,吴氏和阮氏早在焦急等候。

    见面不等询问,郭大有先对娘和媳妇咧嘴一笑。

    吴氏便知道事成了。

    当下众人匆匆回屋,阮氏忙端了红糖姜汤来。

    这是早就预备下的。

    吴氏对郭勤和巧儿吩咐道:“快喝两碗就去洗澡,然后睡觉。明儿起来就当没事人一样,就当昨晚在家睡觉,哪儿也没去!听见没有?不管谁问都不能说!”

    兄妹俩一齐答应,忙喝姜汤,然后随阮氏去洗澡。

    今晚行动是一个局,针对谢吟风和贾秀才的局!

    这个局是由清哑和家人共同商定的。

    置之死地而后生,这是清哑受刑时灵光乍现定下的计策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晚上还有一更,可能会晚,等不及的亲可明早再看。朋友们,原野拼命更新,拼命呼唤月票!!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