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216章 妙手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88读书网永久网址,请牢记!

    清哑对她一笑道:“我知道。发”

    她拿了一套攒珠点翠头饰,道:“这是我帮二嫂挑的。还有这个——”将一套红宝石的推到她面前——“这个给大嫂的。”

    吴氏看得晃眼,忙道:“这就够了。剩下的你自己留着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再帮沈姑娘挑一套。”

    吴氏赶紧点头道:“是该帮寒梅挑一套。”

    巧儿仰头问:“小姑,我的呢?”

    清哑微笑道:“有。小姑帮你选两套,等你长大再戴。”

    巧儿便满意地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吴氏戳了孙女一指头,笑了。

    清哑清点一遍,忽见一尊尺来高的玉佛,急忙捧起来送到吴氏跟前,道:“这个放在娘屋里,娘好早晚上香。”

    吴氏果然欢喜,道:“这个好。我正要拜菩萨拜佛呢。”

    待收拾完毕,清哑将那套点翠首饰送给阮氏。

    又趁着大家高兴,亲自帮阮氏梳妆,戴上给大家看。

    梳头、洗脸、上脂粉、描眉、涂唇,再戴上点翠镶珠宝凤钗、梅花翠钿、珍珠耳坠等,转眼间阮氏就像变了一个人。她本就生得不错,只是原先在乡下,做活计多了,才没那么显眼;如今丢下农活一年多,养得细致了,再这么被清哑一捯饬,便成了风姿绰约的少妇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呆了眼。

    郭大有几乎认不出自己媳妇了,看得两眼放光。

    巧儿惊叹道:“娘比画儿上的仙女还好看!”

    阮氏难得红了脸,嗔道:“别瞎说!”

    又不好意思地瞅了郭大有一眼,赶紧就闪开了。

    郭大全急忙道:“小妹,回头帮你大嫂也弄弄,不然她该说你偏心你二嫂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贵笑道:“是大哥自己这么想吧!”

    众人都哄笑起来。

    清哑对大哥保证道:“我帮大嫂弄。”

    别看蔡氏泼辣粗俗,眉眼长得却不差,要不然郭大全当初也不能看上她。她眉宇间一股子英气,清哑暗自为她做了形象定位:要把她打造成王熙凤那样的厉害角色,所以为她选的首饰都是华丽耀眼的。

    郭大全见小妹妙手回春。对于自己媳妇的新形象不免期待起来。

    郭守业和吴氏看着一群儿孙,笑容就没断过。

    吴氏心细,叫帮亲友都挑些东西,一是让他们粘粘喜气。二也是鼓励人心的意思,若受了这等赏赐却一毛不拔,肯定不妥。

    清哑便道:“娘安排。”

    这方面人情世故她可比不上吴氏,送多送少,也没主张。

    吴氏便和阮氏商议。

    阮氏道:“那些首饰是太后赏给小妹的。样样贵重不说,也不好拿来送人,也不够分;那些绫罗绸缎也不能送,小妹有用的;药材补品挑些送长辈,再把金银裸子和吃的分些送各家,要是不够,再去外面买些……”

    吴氏满意地点头道:“老二媳妇想得细致。就这样办!”

    一面叮嘱清哑道:“那些东西你自己收好了。别随便就给人。”

    清哑微笑点头,心里却想挑一样送严未央。

    严未央自然不缺首饰,以前还送了她许多呢,但这些是宫里出来的。送她一样正好表示自己心意。

    忙到快三更时,大家才洗漱睡下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鲍长史府上,鲍二少爷对父亲道:“爹,你也瞧见了,郭姑娘多出色的女子,连太后都夸。这样的儿媳爹不想要,难道要娶那平庸的?”

    鲍长史呵斥道:“那也要她愿嫁你才行。你想给爹惹祸?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道:“爹请大媒去提亲,怎么就惹祸了?!”

    鲍长史道:“爹已经提过了,郭家拒绝了。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道:“我不信!”

    鲍长史气道:“你不信,郭大全亲口说的。他妹子不想嫁人。已经拒绝了许多家。难道你没听说过?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道:“那些人算什么!难怪郭姑娘不愿意。郭大全问过郭姑娘吗?怎见得郭姑娘就不愿嫁我?”

    鲍长史无奈道:“她现在是谁去说都不愿。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只是不甘,也不信。

    鲍长史警告道:“这件事先放着,若有机会爹会再试试。朝廷才下旨赏了郭家,你不许胡来!郭清哑去年可是差点死了。若因为婚事再出事,别说爹保不了你,连爹也要被你连累。”

    鲍二少爷忙道:“我想娶她,怎么会胡来呢!爹好歹记着这事,儿子无不从命。”

    鲍长史听了叹气,挥手令他退下不提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次日。郭家西城坊便开始招织布女工。

    城西作坊由郭大贵负责,外管事仇一,坊间管事娘子由冬儿等人担任;郭守业和吴氏带两儿媳负责照管绿湾村的作坊,那是郭家根基,自然更重视;郭大全总揽各处人事,郭大有和清哑则专研机器和设计。

    城西作坊一直在教百姓织布。

    这日,清哑跑完九大世家,闲了便和二哥一起去西坊。

    这两日作坊人来人往不断,有应招的,有学织布的。

    她们都是听说朝廷下旨奖赏郭家后,蜂拥而至。

    仿佛经朝廷这么一嘉奖,郭家的布就不凡了,个个都要亲自来学,哪怕已经从亲友那学会了,也要来这看看,方是学到正品的意思,将来卖布时也好跟人说,“我这布是跟郭家学了织的。郭家布,朝廷都夸的!”

    郭大有正和一个木匠说织布机,忽然过来两个妇人,其中一个问他:“请问郭二爷,原来的织布机能不能改成新的?”

    郭大有道:“能。就是费些事。”

    那妇人道:“那郭二爷能不能帮忙画个图,我叫我家那口子自己慢慢改。我们没钱买新的,木匠铺子又不肯帮忙改……”

    郭大有却看着她身边另一个年轻媳妇一愣。

    那媳妇眉眼细致,略带些愁,看见他也是一惊,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这女子姓曾,原是乌油镇那边的人。郭大有少年时跟着师傅在曾家做木工,对她很喜欢,回来跟爹娘说。郭守业就托媒人上门提亲,却被拒绝了。后来,听说曾氏好像嫁到府城去了,谁知在这里碰上了。

    跟曾氏一起的是她表妹黄氏,还在喋喋不休地问。

    郭大有便问清黄氏家中老机器样式,然后画了如何修改的图给她,叫她去找城西陶木匠作坊,陶木匠看了这图肯定帮她改。

    黄氏接了图,欢喜地找了曾氏,又去那边看织布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谢谢朋友们支持!本月还剩几天了,亲们努力扫荡票夹,作者也努力坚持加更!!!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88读书网一直在为提高阅读体验而努力,喜欢请与好友分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