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97章 情人(加更求粉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外面天地就是宽广,秋高气爽,加上河两岸苇草茂盛,田地井然有序,一派丰收景象,人看了心里就开阔起来。

    清哑深吸了一口气,心情说不出的好!

    沈寒梅也是一样,就是爱和郭大贵拌嘴。

    她知道郭沈两家要结亲,因此对他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情。面对他的时候,常不自觉要求他这样那样。若是郭大贵依从了,就觉得高兴;若是不依从,就不开心,小女儿情态尽显。

    那时,大家钓鱼玩。

    清哑执一根吊杆,沈寒梅执一根吊杆。

    郭勤和巧儿坐不住,满船乱跑,四下乱看。

    虽然有仆妇丫鬟,郭大贵还是走来走去照应她们,唯恐有失。

    清哑静静地坐着,十分有耐性。

    沈寒梅就不同了,浮标动一动就大惊小怪地叫,不住往上提线。一条鱼没钓着,却总是被鱼吃了钓饵。于是又忙着指使丫鬟穿蚯蚓。

    郭大贵看不过去了,道:“什么事都要旁人做,那还玩什么?出来玩就是要自己动手,那才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道:“你说我没用?”

    郭大贵走到她身边坐下,道:“我教你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方不言语了。

    一时船上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忽然沈寒梅道:“动了动了!”

    郭大贵忙压住她手,不让她提杆,一面压低声音道:“嘘!这动静不是上钩,是鱼儿在试呢。鱼儿也好聪明的。你这会子要是拉上来,它就跑了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小声问:“真的?”

    郭大贵“嗯”了一声,两眼不眨地盯着水中。

    沈寒梅被他全神贯注影响,也紧张起来,也盯着那浮标。

    那边,郭勤和巧儿也挤在清哑身边看。

    因没动静了,郭大贵便听见身边传来细细的呼吸,十分轻柔。

    他转脸对沈寒梅一笑,解释道:“鱼儿这样要扯好几下。等下极快地拉下去,就是吞钩了——”正说着,就见那浮标急速下沉,他忙叫——“扯起来!”

    沈寒梅急忙用力一提。果然拉上来一条半尺长的大鲫鱼。

    顿时她两眼冒光,喜出望外。

    “清哑,我钓着了!”她冲清哑喊。

    清哑回头对她微笑致意,却没言语。

    丫鬟将鱼从钩上取下来,放入盆里。

    郭大贵笑问寒梅:“好玩不好玩?”

    沈寒梅笑着不睬他。迫不及待道:“再穿饵,再钓。”

    郭大贵一挑眉,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便扭头,嘀咕道:“我自己来。”

    说着就要去拿蚯蚓。

    郭大贵见她十指纤纤,真要去抓蚯蚓,急忙拦住,道:“我来。”

    一面拈起一条红色的蚯蚓,蠕蠕而动,吓得沈寒梅直往后退。

    郭大贵安慰道:“不怕不怕,这东西不咬人。”

    全忘了刚才说要她自己动手的话。

    等穿好了。才教她放入水中,继续钓。

    沈寒梅一面等待,一面小声和他说话,认真听他讲如何钓鱼,又说鲫鱼怎么习性,草鱼什么习性等,又扯到挖藕逮黄鳝……

    她自觉比丫鬟在旁伺候有趣,两眼不眨地盯着他,连钓鱼都忘了。

    郭大贵也觉得异常,看她的眼神都温柔许多。

    他教她这样。教她那样,又解释道:“不是要你做事。好些事,你自己试一试,很好玩的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含羞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贵见她这样顺从听话。心中雀跃,又建议道:“你也钓了好一会了,咱们换一样玩好不好?”

    沈寒梅就问他换什么玩。

    郭大贵道:“咱们把船划到那河埂边上,我摘果子你吃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刚想说她不想吃果子,船上就有许多果子呢,又大又好。但一想他刚才的话,便点头答应了。

    郭大贵就叫船娘,把船撑去岸边停靠。

    清哑也起身,问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郭大贵道:“上河埂玩一会去。”

    又问“你去不去?”

    清哑看看沈寒梅,摇头道:“我要钓鱼。”

    她忽然觉得这一船人都成了摆设,就是前世俗语说的“电灯泡”。

    为了不妨碍这对人,她还是去钓鱼吧。

    她还将郭勤和巧儿都叫到跟前,费力地说故事。

    等船靠岸,郭大贵就带着沈寒梅上河埂去了。

    “河埂上也没什么好玩的。”沈寒梅上去后想。

    然郭大贵在草丛里寻这个弄那个,净弄些稀奇古怪的野草野果,每样都能说出一番缘故;她自己也撵蝴蝶看小鸟,才觉得有趣起来。

    两人在河埂上跑好远,画舫在水里不远不近地跟着。

    郭大贵发现一丛花儿,开得十分好看,忙掐了递到寒梅面前。朝她头上看看,想帮她戴上又觉不妥,因道:“回去让丫头帮你戴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脸上红晕滚滚,鼓起勇气白了他一眼道:“不是你刚说的,别什么事都指望旁人。你没长手?”

    郭大贵也不是傻子,当即明白过来。

    他也红了脸,傻笑道:“那我戴了。”

    对她头上左看右看,选了一处空隙簪上两朵花。

    插好了又退后一步仔细端详。

    沈寒梅被他看得心跳如擂鼓,问:“怎么,不好看?”

    郭大贵道:“你戴着钗的,好像有些挤了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头上本就戴了凤钗,还有花钿,如今又插上两朵鲜花,确实有些不大对劲,他不会描述,便说有些挤。

    沈寒梅自比他精通装扮,回忆了一下早上镜子里照见的自己形容,想了一想,道:“把凤钗拔下来。”

    郭大贵依言替她拔下凤钗,果然觉得好多了。

    他将凤钗递给沈寒梅,笑道:“好了!”

    沈寒梅接了过去,止不住也笑容满面。

    然见他笑得那样开心,忍不住又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因回头看看画舫,还没跟上来,便道:“咱们回去吧。不然清哑妹妹该急了。”

    郭大贵道:“嗳。”

    当下两人并肩,慢慢往回走。

    郭大贵不时提醒寒梅,“这有个坑,当心脚底下。”“等等,我把这刺弄开,别把你裙子划了。”“你走累了么?要累了就歇歇。”“这么出来逛一趟,你晚上就能多吃些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候,他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要沈寒梅学这学那的话,只觉得她很容易受伤受累,他十分担心她,所以啰啰嗦嗦不住叮嘱,恨不得背着她走。

    沈寒梅感受到从未有过的甜蜜,对眼前少年心生无限期盼。

    将来,他会一直这样对她吗?

    应该会吧,清哑说她三个哥哥都好的很。

    他们家,可是连妾都没有呢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今天加更比昨天少!但蚊子再小也是肉,聊胜于无!(*^__^*) 弱弱地求粉红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