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95章 回话(一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严暮阳正想如何把她弄回家做媳妇,一听这话,“轰”一下脸面涨得通红,怒视她喊道:“郭巧儿!!”

    巧儿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不都道歉了吗,怎么越道越生气呢?

    清哑见小男孩脸色不好,着了忙,急对严未央道:“严姐姐我们走了。”又命细妹放下车帘,催快走。

    细妹忙放下帘子,遮住严暮阳杀人般的目光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清哑从严家回来,将今日之事告诉娘和大哥。

    二哥二嫂不在这里,只能请他们拿主意了。

    她只说了个大概,详细情形叫了巧儿来说。

    巧儿虽年幼,却是口齿伶俐,比手画脚将当时情形描述了一遍。

    郭大全心想,这事还真不怪勤儿,那严暮阳也太霸道了。

    吴氏听后都不知说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小孙女伶俐她当然喜欢,谁知这伶俐却惹来祸事。好在对方是严家,且没有推卸责任,愿意和郭家结亲;严暮阳她也见过,跟郭勤一般大,是个很不错的孩子,也算因祸得福了,她就想答应这亲事。

    郭大全却问清哑道:“小妹觉得不好?”

    一面使眼色给细妹,叫她带巧儿出去。

    细妹忙就牵着巧儿出去了。

    清哑便道:“大哥想想江明辉。巧儿才多大!”

    郭大全就沉吟起来。

    提起江明辉,吴氏也不敢说话了。

    若论这礼法习俗,乡下庄户人家跟城里富贵人家大面上都是一样的。这事若搁在以前,郭家只能把巧儿嫁给那人。可自从清哑连续两次退亲后,她再也不敢轻易行事了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,便觉得不平,又难受,不禁抱怨道:“咱郭家的闺女怎么老倒霉?早晓得就不带勤娃子去了。这淘气鬼,一天不惹事他就皮痒!怪不得一回来就不见人影。”

    郭勤料到结果,心里害怕。一回来就躲进屋里,死也不出来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也不全怪勤儿。”

    严暮阳才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郭大全见妹妹秉公说话,十分贴心。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才道:“这事其实好办。回头我去跟严家说,先不给他们定亲。小人家为这个吵架。本就惹了一肚子气,再强把他们定亲,心里更不痛快了。还是等他们长大了再说。要是两个小的都愿意,就定亲;要不愿意,就当没这回事。说起来。我郭家还吃亏些。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可不就是这样!要是以后严暮阳不乐意,巧儿怎办?”

    郭大全道:“为的就是这个。强扭的瓜儿不甜,他要不乐意,现在定亲又能怎样?将来不待见巧儿,那日子能过好?还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吴氏道:“光要面子怎么行呢?巧儿这名声……”

    郭大全忙道:“巧儿才这点大,懂什么?将来要是人家拿这件事来说,肯定不是好人家,更不能嫁他!”

    清哑听了赞同地点头,大哥说出了她想的。

    吴氏没话说了,然心中总不舒坦。

    闺女的亲事还没闹清呢。现在孙女又出了这事,她能不焦心吗!

    这要是传出去,外面还不知怎么说郭家闺女呢。

    清哑挪到她身边,拉着她手安慰道:“娘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也劝道:“娘,这事未必就没指望了。我这么说,也是给两家一个退步。顶要紧的还是咱郭家好,郭家的闺女好。要是能把巧儿教的像小妹一样能耐了,还怕没人来求?眼下不借这事定亲,那是咱们有志气。人穷志不短;要是死皮赖脸地就缠上了严家,叫人瞧不起。严伯伯什么人?听说这样,只会更看重咱们。将来巧儿又出息了,还怕他们不来求亲?要是严暮阳长大了不成器。咱们不答应也有个理由。那才妥当呢!”

    清哑觉得大哥说得再全面不过了,还深刻。

    她含笑地看着他,觉得他好有能力,只可惜没念过书。

    郭大全不知妹妹心思,很自然地丢给她一个温和宽慰的笑,意思是不用担心。一切有大哥在。

    清哑果然更安心了,还觉得温馨。

    吴氏听了大儿子这番话,才彻底放心。

    因摩挲着清哑的手,感叹道:“说的也是。这人哪,就得自己争气。自己不争气,靠谁都不中用。清哑,你往后可要好好的教巧儿。还有勤娃子和俭娃子。”

    说着想起什么,又对郭大全道:“虽然这样,你还是要教导儿子。再怎么说也是在人家作客,把人家娃儿摔一跤,像话么?他将来可是要顶郭家门户的,要是总这样毛毛躁躁的,能成个什么事?”

    郭大全点头道:“娘放心,回头我就说他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勤娃子我想留他在城里,找一家学馆送他上学去。”

    清哑忙点头赞道:“是要上学。”

    她能教的毕竟有限,且她也不大会教学生,别耽误了侄儿。

    吴氏就问:“上学?去哪上?”

    郭大全道:“今天问了几家学馆,离咱家最近的在湖东南的青竹巷。我打算把勤娃子和俭娃子都送去。叫小福子陪他们上学。再叫个大人接送。”

    本来他看中另一家学馆的,可是贾秀才在那里教书,他便不想送儿子去了,为的是有备无患。

    吴氏道:“要不再问问人?打听清楚些,也放心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点头,又商议一会,方才散了。

    至次日,郭大全约了严纪鹏喝茶,将心中意思说了。

    他分析的自然比清哑透彻。

    严纪鹏果如他想的那样,对郭家高看了一层。

    他也会说话,因道:“如此就按照贤侄说的。将来若是暮阳还算成器,严家必定上门求亲;若是他不成器,也就无颜上门了,省得耽误了郭家闺女。只是眼下郭家要受些委屈了。虽然我命下人不许乱说乱传,可是家里人多嘴杂,恐怕防不住。唉,都是暮阳惹的祸!伯父在这里给贤侄赔个不是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急忙道:“严伯伯说哪里话!是我家那两个淘气才对。”

    客气一番后,两人越发亲密了。

    严暮阳从昨日过后,心情便不好。若知他爷爷不但没为他出头,还拿他做由头借势下坡,恐怕会气上加气!

    这且不说,且说清哑,今日是去沈家的日子。

    沈家那边也派人来接,说沈姑娘的话,叫郭姑娘带郭勤和郭巧去玩;另外又含蓄暗示说,沈家大爷来霞照了,想见见郭家三爷。

    郭大全便命郭大贵陪清哑去沈家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