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92章 心事(一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严未央见她忙,便和巧儿逗乐,“巧儿,明天你小姑姑去我家,你也去。严姑姑给你留着好吃好玩的东西呢。”

    巧儿欢喜道:“真的呀?我问小姑可能去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笑道:“哟,巧儿这么懂事?”

    巧儿点头道:“奶奶说,小娃儿要懂眼色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和墨玉都听乐了。

    一时清哑收拾好了,又写了几个字叫巧儿拿去跟哥哥一块练,低声道“我跟严姑姑有话说。”把小尾巴一样的小侄女打发走了,然后才招呼严未央在榻上歪着,陪她说闲话。

    细妹要上茶果,被墨玉拉住,“才吃的饭,别弄那些了。咱们出去,让姑娘们说话。”硬将细妹拉了出去。

    清哑见了,越发肯定严未央有话对自己说。

    两世加在一块,头一次有闺蜜,头一次被闺蜜需要。

    这感觉很好,她看着严未央,等她向自己吐槽。

    严未央百无聊赖地扯着手帕子,不住叹气。

    忽然觉得屋里有些静,定睛一看,墨玉和细妹都出去了,屋里只剩下她和清哑,清哑正目光炯炯地看着她呢。

    那目光和她平常的安静不同,竟有些……期盼!

    她期盼什么?

    严未央平白的打了个寒噤——

    这样的清哑有些不大对劲!

    清哑没等到她说话,难得主动问道:“你有什么心事?”

    严未央霍然坐起,道:“谁说我有心事?”

    清哑困惑道:“你没心事,叹气做什么?”

    严未央便像泄气的皮球般,又瘫了下去,歪在软枕上。

    她纠结地蹙眉,还没想好要不要告诉清哑自己的心事。

    清哑却等不及了。大概女孩子都有好奇心,都有八卦的心肠。她前世是哑巴,想八卦也不能;如今好容易有这个机会,被严未央吊起了胃口,偏又不肯痛快说。她便忍不住了。

    她用手指戳戳严未央腰侧,催道:“说吧!”

    说吧,说吧,说出来就好了!

    严未央一缩身子。笑得滚到一旁。

    清哑发愣,这有什么好笑的?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你……别乱戳!”

    原来是戳中了她的痒痒肉!

    清哑也抿嘴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严未央笑了一会,止住,叹道:“有人上我家提亲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又是一愣,“就为这事?”

    天天有人上郭家提亲呢。她也没觉得怎样。

    严未央对她不以为然的神情很不满,道:“那不是普通人家,是湖州知府,为他家三公子提亲!”

    清哑问:“那三公子人不好?”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人很好。有才有貌!”

    还有家世呢!

    清哑又问:“你见过他?”

    严未央撇撇嘴道:“要没见过,也不会惹来这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再问:“人品怎么样?”

    严未央道:“是个豪气有担当的男儿。”

    清哑再问:“你喜欢他吗?”

    严未央没好气道:“喜欢不就答应了,还愁什么!”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,道:“你喜欢韩少爷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!”

    严未央再次坐起来,瞪着清哑,一副紧张的样子。

    清哑无辜道:“上次你在我家说的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想了一想,好像是有这么回事。便又泄了气,往后一倒。

    亏她还遮遮掩掩的,原来清哑什么都知道!

    她便喃喃道:“我怎么办?”

    两眼呆呆地望着房顶,游魂出窍。

    清哑觉得她情况有些严重,决定为她分忧。

    她又问道:“韩少爷知道吗?”

    严未央随口道:“不知道!也许知道。”

    清哑努力想前世看的爱情电视剧情节,因道:“你要让他知道你的心意。爱一个人就要勇敢地追求!”

    严未央第三次坐起,震惊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她俩是一个世界的人吗?

    当然……不是!

    可是清哑忘光光了。

    清哑看着严未央,明明白白鼓励她。

    严未央纠结了会,决定选择相信清哑。

    毕竟她那么聪明,能织出那么好看的锦。连织机都改进了;还有,虽然她把自己的未婚夫弄丢了,可不是有句话叫做“吃一堑长一智”吗,也许她经过上次经历后。变得有经验了也未可知。

    她便虚心向她讨教:“怎么追求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做好吃的送他。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首先抓住他的胃!”

    这是前世妈妈告诉她的。

    严未央顿时垮脸,她可不会做吃的。

    再说像他们这些世家,谁家没几个出色的厨子,哪用得着自己下厨做吃的!

    她便摇头,“不行!韩家厨子手艺好的很。”

    清哑想起自己帮江明辉做的衣裳。当时他可开心了,又道:“那就亲手帮他做一件衣裳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更垮脸——织锦世家还缺做衣裳的人?

    韩希夷哪回出现在人前不是风姿潇洒。

    她看着清哑那略显稚嫩的脸,丧气道:“罢了,罢了!你才多大,懂什么!指望你是不成的。再说——”她怔了会,才幽幽道——“就算他知道了,若是对我无意,那也没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眼睛一红,泪水盈满眼眶。

    其实,他早就知道她的心意了吧?

    是她自欺欺人,不肯承认而已。

    他始终和她保持距离,就是怕她误解。

    这是他有君子风范,虽风流名声在外,却从未有什么滥情不堪之事传出。也因此,她才格外深爱他。

    想到这,她不禁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清哑没想到严未央这样的女子也会哭,束手无策起来。

    她丢开满脑子爱情电视剧的情节,哄道:“咱们再想法子……”

    严未央哭道:“想什么?他……就是不喜欢我!”

    清哑傻眼,不知该怎么劝下去,她没经验啊!

    想了会,她忽然道:“那就别理他!世上好男儿多的是,你再找一个。君既无情我便休!”

    关键时候,她搬出自己切身的经验,言传身教。

    严未央止住哭声,楞楞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好一会,才噗嗤一声笑了,白了她一眼,嗔道:“你当他是江明辉呢!他又不曾承诺过我什么,怎好说‘君既无情我便休’。”

    因她红着眼睛,这白眼就没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清哑见她笑了,略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严未央见她纯黑的眸子盛满担忧,感动之余又觉心酸落寞,反过来安慰她说:“妹妹别担心,我没事的。”不然还能怎样呢?

    清哑点头道:“我知道姐姐最坚强了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