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87章 悔恨(二更求粉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初沉声道:“别瞎想!这原是去年郭家转让织锦和织机给九大锦商,九大锦商都欠郭家一个人情。卫少爷送玉佩给郭姑娘,是给个信物,承诺郭家若有难处可持玉佩去找他;沈老爷也给了信物;我们这几家虽未给,却一直都在关注郭家。”

    方则恍然大悟,这才道:“这个姓冯的女子好阴险!”

    顿了下忽然道:“姓冯的……那不是唆使亲戚去偷郭家机器还闹出人命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说了一半,看见大哥脸色不对,急忙刹住话头,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冯家是依附谢家的,这件事后有谢家影子。

    他觉得晦气死了,暗想大哥真倒霉,惹这一身臊!

    联想今晚谢天良的表现,那心里就更不爽了。

    方纹也觉气氛不对,小心地看看大哥,又看看二哥。

    方则憋了会,忍不住对方初道:“大哥,谢家二房忒不像样了!你可要好好劝劝吟月姐姐,别再搀和他们的事。回头净帮他们收拾首尾,吃大亏不说,还不得好。这都丢了几次脸面了?”

    方初听了一滞,看着一脸认真的弟弟,心中苦涩不已。

    他能说,这都是你吟月姐姐自己的决定吗?

    静了一会,到底没在弟妹面前说未婚妻什么,只道:“你吟月姐姐心里都有数。好了,夜深了,去歇着吧。明天我还有事交代你办呢。”

    方则笑嘻嘻道:“大哥有事只管吩咐。爹爹说,京城那块交给争大哥,我不用管了,从今后就跟着你。”

    方初听了心里又发闷——

    待在这,会有什么结果呢?

    他越发不安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谢家,谢吟月回去后,立即命人唤李红枣前来。

    李红枣来到观月楼,谢吟月也不详说前情,直接问道:“郭清哑的琴艺是谁教的?之前怎没听你说?”

    李红枣一愣,道:“琴艺?清哑她……从前没弹过琴啊!”

    锦绣道:“胡说!今晚她当着那许多人面弹琴。还有假?”

    她怀疑地看着李红枣,要不是查知她确实因为婚事和郭家结了大仇,她都要疑心她是郭家派来祸害谢家的了。

    李红枣忙道:“这事我听我娘说过——”见锦绣瞪眼,似乎怪她不回报这消息。她忙飞快接下去——“可这是前年才有的事。清哑以前不会弹琴。这是真的。我去了郭家那些回,从没见她房里有琴。她是才学的。”

    她没将这情况告诉谢吟月,是不觉得这有什么。

    她想着,清哑弹琴肯定是为了学风雅。

    至于清哑弹的怎样,村民们不知。她也不懂,当然不觉有异。

    谢吟月蹙眉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以她今晚听的推算,郭清哑的琴艺比她只高不低,绝非三二年能练成,这可不奇怪?

    李红枣便赌咒说确实这样,不信她可以派人去绿湾村问。

    若是郭清哑以前弹过琴,村里人怎会听不见呢!

    谢吟月见她不像撒谎,况且也没说谎的必要,遂信了。

    只是那心里百般狐疑,只解不透。

    又问了几句。才命李红枣去了。

    等她走后,谢吟月坐在窗前,对着窗外发怔。

    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!

    锦绣见了十分担心,又不敢催她洗漱歇息。

    谢吟月望着窗外沉沉夜幕,脑中浮现方初听见琴音那震惊的神情。虽然当时隔的远,她居然能看得真切,以至于现在想起来心中仍然不可遏制地刺痛。

    本来这不算什么,不过是他欣赏琴音而已,他从未起念去寻弹琴之人便是最好的证明;然而,若加上这两年和郭清哑的种种纠葛呢?

    他还能坦然无事吗?

    谢吟月觉得身子有些发颤。

    这一晚。她枯坐到半夜。

    最后,锦绣忍不住来催,她才胡乱洗漱睡了。

    在床上,也是辗转反侧不能成眠。

    睡不眠的情形下。满耳都是在莲花堂听见的琴音。

    郭清哑的琴音,别人听了只觉心悦神宁,她想来却满腹烦躁,搅扰不安!

    金风玉露一相逢,便胜却、人间无数。

    回味这绝美的词句,她感觉恐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次日早起。谢吟月梳洗后,做无事样给父亲请安。

    与谢明理商议了几件事后,又去织锦坊转了转,和管事交代一番,才回到观月楼。才坐下,就有人来回,二姑娘回来了,刚过来看她,因不在,就去二太太那边去了。

    这时候提起谢吟风,谢吟月整个人里外都难受。

    然她刚喝了一杯茶,谢吟风就来了。

    她来看谢吟月,不为别的,就是想探探可有好法子对付郭家。

    不将郭家踩下去,她茶饭不香。

    既来了,谢吟月也没有赶人的道理,遂让坐。

    锦绣上了茶,便退到一旁。

    谢吟风故意对谢吟月脸上用心看了下,笑道:“姐姐不愧是谢家少东,掌管谢家这几年,胸中自有丘壑。郭家闹出这么大动静,都从容化解了。若是妹妹,还不知慌成什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这刻意奉承的话,谢吟月此刻听了特别刺耳。

    她淡笑道:“妹妹说的哪里话。妹妹要是不能干,怎能将江竹斋打理得那么好?连妹婿都被你调教出来了。如今他可是名声在外。也不枉你当时对他一片痴心!”

    她倒是真夸谢吟风,就是口气有些不对。

    谢家弄到这个地步,她心中怎会没有怨怼!

    看着谢吟风她便觉得难受:自己一再受挫,而这个始作俑者却得偿所愿,不但和江明辉琴瑟和鸣,而且江明辉也争气,竟不靠郭清哑,也不靠谢家,自己闯出一番天地;反观她自己,受挫丢脸还是小事,和方初渐行渐远才令人恐惧!

    她并非干吃醋,实在是江明辉表现出乎她意外:他硬是凭自己一双手为江竹斋竖起了一块活招牌!

    织锦大会期间,无数人上门订货,听说订单都排到一年后去了。

    江竹斋生意兴隆,除了竹丝画独一无二之外,方初迟迟未开铺子也是一个原因。

    谢吟月曾问过他,他只说还未准备好。

    她以为他是看在自己面上故意让江竹斋,如今却不敢确定了。

    这中间有什么曲折呢?

    听了谢吟月的话,谢吟风面色一僵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晚上会有肥更,求粉红支持!O(∩_∩)O~~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