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86章 反常(一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众人先还听她扯,听到这不禁轰然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清哑也笑了。忽想起什么来,因对郭大全道:“大哥,明天你把玉佩还给卫少爷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听了一时间没回过味来,疑惑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清哑提醒道:“卫少爷给的玉佩,卫家的徽记。”

    郭大全方才想起来,一面答应,一面问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清哑摇头,不想说,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吴氏见不早了,催她去洗澡。

    清哑便回去房里,细妹准备了洗澡衣物,又和五大娘抬了水来,打点齐备后,由清哑自己洗,她便关上门出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吴氏来叫细妹到前面去。

    细妹忙隔着窗告诉了清哑一声,才去了。

    等到前面,郭大全正等在那,问她在乞巧会上可有什么特别的事和卫家有关的。

    细妹想了想,把冯佩珊的话和当时情形学了一遍。

    郭大全恍然大悟,才明白清哑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挥手让细妹回去,自己坐着想了一会,拿定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再说清哑,洗了澡后暂不想睡,坐在桌前想今天的事。

    一幕幕场景,想起来都很愉快,就只冯佩珊……

    她微微皱眉,强制不去想她,转而想谢吟月。

    谢吟月今天的表现有些不对,似乎镇定的过了头,不像在锦绣堂时,完全是强撑着的。到底是什么给了她底气,这么快恢复了呢?

    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,只好也丢下。

    她天生没有谋划的能力,只能尽心做自己的事,然后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”。

    做什么呢?

    设计织锦图!

    是为郭大贵准备的。

    更准确地说,是为上沈家提亲准备的。

    原来,郭守业早和沈亿三达成默契:郭沈两家联姻!

    郭守业回乡就是准备这事。

    要说郭家穷,还真穷,不可能拿出太多聘礼。

    可要说郭家富,也行。清哑就在为三哥准备聘礼,是独一无二的织锦,别家都拿不出的。相信这会让沈家高兴,这也正是他们需要的。

    郭沈两家联姻后。郭家根基就更稳固了。

    想罢,清哑起身,愉快地找出绘制一半的图纸,在灯下忙了起来。

    初秋的夜晚已经不那么热了,但蚊虫却多。

    她被蚊子闹得烦躁。没法静心做事。

    这时细妹帮巧儿洗了澡出来,见她坐那不住跺脚,忙道:“姑娘,我来帮你扇。”又说“走之前我熏了屋子的,还有这些蚊子。窗子也没开呀!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秋天蚊子多。”

    巧儿忙道:“我帮姑姑赶蚊子。”

    清哑回头,摸摸她小脑袋,说:“睡去吧。姑姑一会也睡了,等明早再做。晚上熬夜不好。”叫细妹打发她睡去。

    等周围都静了,细妹坐在一旁帮着摇扇,清哑才专注图稿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再说方初。从织造府出来后径直回家去了。

    回去后,也没去见爹娘,悄悄回到自己院子,在书房呆坐着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,又取下墙上挂的琴来,想抚琴。

    及至摆好了琴,却不知弹什么。

    他思绪乱纷纷的,哪能静下心来弹琴呢!

    回想之前的事,心中闷闷的。

    想了一会,忽觉自己很可笑。

    知道了又如何?

    知道是她弹的琴。也不能从此跟她走近些!

    不知道的时候,他对琴声喜爱也没稍减一分。

    由此可见,知道和不知道根本没分别。

    倒是知道了有些不大好。

    怎么不好,他拟不出来。只隐隐觉得危险、不安。他本能要回避它、回避郭清哑,因此甩甩头不再想这事,而是翻开抽屉,拿出白日里做的商业文书来算账。

    算到中间,又叫了几个管事来问话。

    大家都赶来,这个回这项。那个报那桩,你进我出,十分忙碌。

    出来的还不能走,还等着怕再叫。

    在外间坐着等的时候禁不住低声互相寻问:

    “大少爷晚上叫咱们来,可是要做什么大事?”

    “没听说啊。还不是那些事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这样赶晚忙,恐有变化!”

    “嗯,怕是有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大少爷从织造府回来的,想是得了什么新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怕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方初不知他们议论,还一头劲忙着。

    直到方则和方纹回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怎么不声不响就先走了?”

    方则跑进书房劈头就问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觉得没意思,所以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含糊解释。

    方则坐下,笑道:“我觉得还好。”

    方初看着他阳光的笑脸,片刻失神。

    他看得出,弟弟今晚很开心。

    他深吸一口气,随口问他们后来做了什么。

    方则便说了起来。

    也没什么大事,他却说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正说着,方纹向父母问安后也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大哥竟然丢下我们自己先走了,真是的!”她撅着嘴抱怨。

    “对不住,是大哥不好。”方初立即道歉。

    方纹这才换上笑脸。

    她目光一扫,看见满桌堆的纸张算盘等物,嫌弃地说道:“整天忙这些,也不厌烦。就不能歇歇!”

    方初弹了她额头一下,道:“没良心!大哥不忙,爹娘也不忙,你吃什么?玩什么?”

    方纹偏头躲开,笑道:“有大哥,我就高枕无忧了。”

    说完也坐下,也没人问她,张嘴就道:“那个郭清哑,真有些不凡,竟然弹得那一手好琴。她弹琴还跟别人不一样,听着特别……特别……就是觉得心神舒爽。我蛮喜欢她的。”

    方则笑道:“是啊,跟吟月姐姐比,另有一种味道。”

    方初不防弟妹一下就转到这话题上,不禁一呆。

    就听方纹又道:“可惜郭家跟谢家这仇怕是解不开了。你们不知道,之前在莲花堂,那个冯佩珊想是嫉妒郭姑娘,故意当着卫少爷未婚妻的面,说卫少爷送了个玉佩给郭姑娘。那王杏儿当时就变了脸呢。郭姑娘……唉,她天生就不是泼辣的,不会跟人拌嘴,也没回话。还是卫姑娘解释一番,未央表姐也帮着说话,才圆了过去。就这样,那王杏儿脸色一直都不好呢。”

    方初听后脸色一变,眼睛微眯。

    方则诧异道:“有这样事?卫少爷为什么送玉佩给郭姑娘?郭姑娘怎么能要呢?既要了又怎么卫少爷跟王家姑娘定亲了呢?”

    他关注的完全是另外一回事,冯佩珊反让他忽略了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(*^__^*)今天会小小爆发一下。加更你们开心,原野压力山大,求粉红鼓励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