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65章 再聚首(一更求保底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同样是六月二十八日,郭家启程去霞照。

    这一次,郭守业两口子和蔡氏暂留在家,郭大全三兄弟、阮氏和郭清哑先去了;另外还有郭家亲友也去了好些个,还带上了郭勤郭巧——这两个娃是被当做郭家下一代少东培养的,此次跟去长见识。

    除此外,还有冬儿也带着十几个女织工跟去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乘坐沈家大船去的。

    两日前,沈家便来提货,来了两艘大船。

    来来往往的,足搬运了一天多,才把存货搬完。

    霞照城空前繁荣!

    无论是码头,还是城里城外,都人流汹涌。

    客栈价位和房租激增了好几成。

    今年的织锦大会比往年任何一届都要喧嚣。

    不仅因为九大世家实力增长,更因为纺织界杀出一个郭清哑,正和谢家大小姐谢吟月一较高下。凡是了解内情的锦商都知道,今年的织锦大会绝不会平静!

    将会掀起什么样的狂澜呢?

    因此缘故,各家除了原来少东外,家中长辈纷纷出面。

    谢明理来了,严纪鹏来了,方初之父方瀚海来了,沈亿三肯定是来的,也就韩希夷父亲身体不大好没来,卫昭之父在两年前去世了……

    除了他们外,还有小辈:郭家的郭勤和郭巧就不说了,方家的方则来了,谢吟月之弟谢天护来了,严未央的侄儿严暮阳也来了,还有沈家的……

    暗流汹涌中,人们看清一些形势:

    沈家帮郭家把货物直接运到沈家仓房。

    谢家连续五艘大船进入景江码头。

    截止六月三十日,各方都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官帖已经发下,但是,官帖上有秘密的,只分“天、地、人”号,具体位置则要等到七月一日进入锦绣堂才能弄清。以往,各大世家若是使些手段,也能买通织造衙门的人提前知晓。今年却不行了,因为双方都在使劲。

    田湖南街槐树巷,郭家,郭大全召集管事分派任务。

    清哑也在座。却不同于在家的装束,一身男装打扮,安静中带着不同寻常的肃然气度——她,也正全力筹备应对即将到来的对垒!

    这样的清哑,让众人油然生敬。不敢当她只是郭家的娇女。

    在郭大全分派完毕后,清哑又特地交代冬儿:“等明日我们一入锦绣堂,你就带领她们开始。沈家会派人帮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冬儿郑重道:“少东家放心,我一定小心。”

    是夜,清哑躺在床上想谢吟月。

    她在做什么呢?

    殊不知,谢吟月也正在想她。

    她想,明天郭清哑还会占据天字一号亭吗?

    虽然之前她全力筹备打压郭家,但也没放下织锦这块,领着谢家的意匠、工匠和织锦好手,没日夜地琢磨和钻研。妄图在今年的织锦大会上一雪前耻。

    方初和韩希夷等人则在想她们两个!

    明日的锦绣堂,将会是怎样一副情形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夜过去,次日锦园门口车马簇簇。

    人虽多,却有条不紊。

    实力弱的自动退让,让实力强的先进去。

    郭家到的不早不晚。

    清哑和阮氏带巧儿细妹乘坐一辆很普通的马车,郭家兄弟等人簇拥在车旁。

    一路走来,竟然畅通无阻!

    郭大全暗自奇怪,不知是众人特地让他们。

    等车在锦园门口停下,车帘掀开,郭大贵先将巧儿抱下来。郭勤自己一跃就跳了下来,然后是清哑,也扶着二哥的手臂轻轻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众人目光便一下落在她身上。

    只见她依然男装打扮,银色长衫上面织着疏落的墨竹。说不出的清雅俊秀。初次见她的女孩子还当她真是公子呢,听旁边人说明才知这就是郭家女少东。

    清哑站稳后,凝目打量四周。

    因没见特别熟悉的人,当下牵着郭巧,往锦园内行去。

    郭大全等人忙跟上,一面含笑四顾。

    在门口出示了官帖给衙差验看。便被让了进去。

    锦绣堂内已经有不少人家先到了,嗡嗡低语成片。

    因郭家接的是天字号官帖,位置肯定在前面,清哑便径直顺着第一条通道往前走。待走到通道尽头,早已吸引了全部目光。

    清哑站住,目光一扫,只见严家和沈家分别占据了天字二号廊亭和天字三号廊亭,卫家第四号,方家第五号,韩家第六号……谢家第十一号。

    清哑轻盈一转,便往天字一号廊亭走去。

    既然严家和沈家占据了第二和第三,郭家肯定就是第一了。

    因为这两家与郭家走得近,清哑亲自设计图稿暗中指点他们,故而他们一跃超过其他世家;而清哑自己这次又献上了新品。

    至于卫家,则源于卫晗的突破。

    众人立即看出她的胸有成竹,都沉默了——

    迄今为止,没有人能超越她!

    谢家亭内,谢吟月见清哑直往一号亭走去,心中一沉;谢明理一直盯着清哑,眼神微眯;他身边坐着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,也目光炯炯地盯着郭家人,这是谢吟月的弟弟谢天护。

    方家亭内,方瀚海看着清哑眼露精光,不由自主扫了一眼小儿子;而方则看着迎面走来的男装少女有些错愕,似乎这村姑与他想的有些不一样呢;方初看着清哑,出奇沉默。

    清哑早感觉谢家关注,毫不理会,从容走向一号亭。

    一边行,一边向认识的人点头致意。

    郭大全却和气地跟周围所有人招呼、寒暄。

    他儿子郭勤也两眼骨碌转,随着爹的招呼,记住了每一家、每一个人,不但如此,还跟着喊“爷爷”“伯伯”“叔叔”“某少爷”“某姑娘”,丝毫不怯场。郭巧也甜甜地笑着,甜甜地喊人。

    经过二号亭的时候,和严家照面。

    严未央忙站起来喊:“郭妹妹!”

    清哑对她一笑,又向严纪鹏致意道:“严伯伯好!”

    严纪鹏笑逐颜开,点头道:“好,好!怎么你爹没来?”

    郭大全急忙道:“我们都来了,家里还有些事要安排,爹今天才来。他托我们问严伯伯好。回头请严伯伯吃酒。”

    严纪鹏哈哈大笑,道:“一定去!”

    又好奇地打量郭勤和郭巧,“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大人寒暄问候,小孩子却暗斗上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