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41章 送佩(二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她急忙跪下,把上次对谢吟风说的理由又一五一十说了一遍,表明她之前根本不知道江公子就是郭家定亲的女婿江明辉,她没见过他,这一切都是巧合。

    锦绣道:“刘四已经问过张福田了,你还想瞒?”

    李红枣脑子“嗡”一下,差点摔倒。

    张福田,她怎么忘了他!

    “是我……是我见二……是我想要坏了郭清哑的亲事,才故意引江明辉去听风阁的。”她木然招认。

    紧要关头,她依然一字未提谢吟风。

    谢吟月细细观看手上一匹锦。

    那是李红枣织的。

    听见她这么说,抬眼看向她。

    一个乡下出来的,能这样知眼色,也算难得了。

    她问:“你和郭清哑很好?”

    李红枣低声道:“以前……还好。常在一块织锦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又问:“郭清哑这身技艺跟谁学的?”

    李红枣道:“就跟她娘学的。”

    她抬头,见谢吟月一副不信的样子,只得又道:“清哑……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清哑织布织锦就是比她强,她不得不承认。

    谢吟月微微点头,道:“天赋有别,这也是有的。你织锦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她依旧有些疑惑,又问道:“谁教她识字、作画的?”

    李红枣摇头道:“没人教啊!”

    谢吟月忙追问道:“你确定?”

    李红枣就踌躇了。

    她道:“清哑……小时候不会说话,后来治好了,话也少,也不大跟人来往,平常不出门。她爹娘很严厉,我……我去郭家回数也不算多,不知道有没有人教她。也许有人偷偷教她不一定。”

    她越说越觉得有理,也想通了:就说嘛,她怎么会不如清哑呢?原来是有人背地里偷偷教清哑,那她怎么能比得上她!

    谢吟月对这回答很不满意。又反复询问。

    李红枣始终说不出个子丑寅卯来。

    她便静静盯着她。

    李红枣感受到她的盯视,紧张起来。

    她实在不知谢吟月会如何惩处她。

    但是,她不敢求饶,也不敢有一点侥幸。

    谢吟月看得她额头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珠。才淡声道:“你说,我要是告诉郭家和江家,这件事是你一手谋划的,会如何?”

    李红枣看着她,红了眼睛。

    然而。她却不敢像在谢吟风面前一样辩驳;更不敢指出若是谢家嫌江明辉定过亲大可重新抛一次绣球,她只能认下所有的罪。

    “求姑娘饶我!”

    她将身子伏在地上,哽咽恳求道。

    谢吟月微微闭目。

    室内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过了好久好久,久到李红枣以为她主仆已经走了的时候,谢吟月站起身来,“你明日回家去,告诉家里人留心郭家做什么,然后来告诉我。”

    李红枣大喜,急忙道:“我明天就回。一定留心!”

    谢吟月便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走到门口又停下,回头道:“若是碰见江明辉。知道怎么说吗?”

    李红枣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锦绣斥道:“糊涂东西!你横竖都不认就完了。”

    死活不认,江明辉没有证据,也拿她没主意。

    等知道她就是李红枣,也顶多想到她阴谋害他和清哑,却扯不到谢吟风身上。

    李红枣求之不得,急忙道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谢吟月早走远了。

    李红枣等周围没了动静,才瘫倒在地。

    害怕过后,她回思一想,又静静地笑了。

    大小姐这是要利用她对付郭家呢!

    “真是太好了!”

    她一点不觉被辖制,这正是她要的结果。

    再说谢吟月。回到观月楼后,在锦绣伺候下洗浴。

    她任由锦绣帮她擦洗,默默回想今日发生的事:

    方初再一次劝她放手嫁他,言辞很激烈。

    韩希夷也劝她。口气很为郭清哑不平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又想到堂妹谢吟风,忍不住胸中升起一股怒气。

    她也大概能猜到谢吟风原本的打算,只是她低估了郭清哑的刚烈,更低估了江明辉对郭清哑的感情,所以才会被反噬。

    又想到李红枣,禁不住目光闪闪。

    她没有处置她!

    以她的秉性。是绝不会放过这种人的。

    可事到如今,再说出真相还有人会信吗?

    已经是覆水难收了!

    更何况江明辉接了绣球后立即坦诚自己是定了亲的,谢家并非从头至尾都被蒙蔽,再掀开这些也不过徒增话柄让人议论而已,此事越不消停,对谢家声誉伤害越大。

    既这样,她又何必再掀开呢。

    李红枣可是郭家的仇人!

    任何人,只要运用得当,便会收到意想不到的结果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清哑和家人便动身前往霞照码头。

    至于这新置办的家宅,清哑请严未央派人照看几天,郭家很快就有人来。那台新织机也让严家搬去了。除此外,家里都是些平常东西,没什么不放心的。

    严未央和沈寒梅送清哑上船。

    到了码头,却见沈亿三、韩希夷等人正等着。

    原来,他们也是来相送的。

    还有严纪鹏,因为有事不能来,却派了三个染色师傅带了大量燃料等物,随同郭家人一块去绿湾村,帮助建立完善染坊。

    郭大全和郭大有对视一眼,万分感慨。

    吃亏就是福,这话再不错的。

    郭家要是不肯吃亏,哪里能得他们这样帮助!

    有了这些帮助,郭家的作坊建立就容易快捷多了。

    彼此寒暄毕,正要上船,那边又来了几骑。

    马到近前,当头一匹白马上跳下一个少年,是卫昭。

    郭大全忙招呼道:“卫少爷也来了!我们就要走了,又何必跑来呢,天气这么热,你们又忙。”

    卫昭没吱声,对他点点头,径直走到清哑面前,从腰间扯下一个莹白的玉佩,对她道:“这是我卫家的徽记,今日送给姑娘。姑娘若有难处,凭此物可找在下,或者卫家任何管事等人求助。”

    清哑没接,而是看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卫昭也不回避,也定定地看着她,也未再解释。

    清哑当然不像严未央说的心高气傲,以至于拒绝任何人的帮助,再说九大世家都欠郭家一个人情,做出这姿态很平常。她犹豫不接,不为别的,而是亲眼看见卫昭从腰间扯下这玉佩,显然这玉佩是他随身佩戴之物,真像他说的是卫家的徽记?

    若不是呢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