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77章 最后结局(五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初在后看的怒火攻心,力猛追几步,然后抬起右手臂,用断掌按下袖箭机关,就听“咻”的一声,那箭便射入秋雨后背。

    秋雨往前一个踉跄,忍痛一掌推向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便滚入湍急的河流中。

    河中一声惊叫“秋雨!”

    秋雨也痛苦地叫道:“娘!”

    然后扑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她还要去会合卫昭呢,现在去不成了。她没有把水云带到他面前,坏了他的大事,辜负了他的嘱托,她痛悔不已!

    李红枣在方无适开枪时,就悄悄地溜到船边,滑下水,潜水逃走了。当年她跟着卫昭,以为不过像跟着谢吟月一样,能搏一搏富贵,再一起对付郭清哑。谁知,卫昭干的竟是抄家灭族的大事,她想抽身也晚了。刚才,她一见方无适,便料定卫昭躲不过这一劫,因此趁乱逃跑了。她想找到女儿,再去会合张福田和儿子,逃得远远的过活去。

    谁知,竟看见方初射杀秋雨。

    李红枣双眼赤红,也不去管女儿,直接一头扎下水里,冲清哑就去了——她要和清哑同归于尽!

    清哑在水中也感到危险。

    她数次面临绝境,有时候是靠她精湛的纺织技术扭转乾坤,如在锦绣堂和这次三司会审时;有时是靠冷静的思考死中求活,如在江明辉一案中她被判斩刑后;有时是靠娴熟的滑冰技艺反败为胜,如那次在皇家慈善中心的冰魄寒香湖被刺客追杀时;而眼下,居然要考验她的游泳技术!

    她忍不住抱怨:活着咋这么难呢?少学一样都不行!

    正当她要在水下和李红枣来一场大战时,就听先后两声“扑通”落水声传来,一个是方无莫,一个是方初。

    紧要关头,方无莫现身救母。

    方无莫虽然才十三岁,水下工夫绝对强悍。他在清园,一年到头坚持游水;冬天回乌油镇还坚持冬泳,常年跟小厮们练习水下工夫。

    他如同一条游鱼般,滑溜溜钻到水下,扯住李红枣的头就往下摁,又捂住她的口鼻。随着李红枣的手脚挣扎,水面滚开水般翻腾。须臾,李红枣力竭,方无莫便拽着她游到岸边,交给小厮。

    岸上,秋雨已经被擒。她见方无莫下水,绝望恐慌,对着河中哭喊“娘,娘!”直到方无莫把李红枣送上来,她才扑过去伏在李红枣身上,查看母亲是否还活着;至于活着要受审,她已经顾不得了。

    方无莫擒住李红枣后,忙转身找父母。

    方初是紧随在方无莫身后跳下水的,父子俩照面很有默契:方初去救清哑,方无莫去收拾李红枣。

    方初下水后,冲清哑游去。在水下他无法叫她,又怕惊吓了她,便奋力游到她的前面,再一个翻身脸对着她。

    清哑以为是李红枣来了,睁大眼睛蓄势待,等看清是方初,兴奋地嘴角一弯,也不敢张嘴,怕灌一嘴水,只露出个浅笑,张开双臂就要扑过来;方初也心花怒放,张开双臂要接住她。

    近一个多月的煎熬,这一刻终于结束了!

    至于清哑外貌的改变,他们已顾不上挑剔和抱怨。

    当时,他们已经处于河道拐弯的漩涡附近,水下暗流袭来,两人不由自主地随着那暗流被吸入漩涡。方初在最后关头抱住了清哑,清哑也紧紧搂住方初的腰,一齐坠入漩涡深处。

    这等漩涡虽然致命,但他们并不怕。

    清哑和他心有灵犀般,一齐蓄力,准备冲出漩涡。

    在此之前,方初用口堵住清哑的嘴,为她渡气,怕她支撑不住。

    清哑欣喜地靠在他胸前,马上就要随他回家了,她好开心,连身子也轻捷了,就要随着他往上纵。这一刹那间,她心头浮现一串自问:出去了还能这样抱着他吗?还能和他并肩出入吗?

    当然不能!

    不过没关系,她可以藏在方家。

    那么,在漫长的未来岁月里,她可能忍住不和他亲密,不接近儿女?若不能,可能担保不被人现?

    恐怕不能!

    现的后果呢?

    轻则影响方初的名誉,重则她身份泄露,给方家和儿女带来灭顶之灾——妖孽的罪名,方家承受不起!

    那就想法子和方初远行海外……

    清哑脑海里电光石火间想了许多可能,忽然,她感到有人在下面扯她,是往下拉扯她;同时,她耳边传来一阵歌声,那是绝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歌声——摇滚乐:

    多少人活着却如同死去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谁知道我们该去向何处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是否找个借口继续苟活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该如何存在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哑感到惊慌: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那慌张是被最后一句“我该如何存在”给质问的,撕裂的歌声带着振聋聩的爆力!

    这一刻,她茫然了!

    清哑身子绷紧,原本往上浮的身体忽然往下沉坠,方初立即感觉到了,也迅捕捉到她心意的变化。

    当初让方无适宣告清哑死亡时,他就预见到今天。当时他想的是:他不在乎清哑什么模样,只要和她在一起,他就有办法安置她。实在不行,他就带着她出海,畅游海外。孩子们都长大了,无适和无悔的亲事已经确定了,可以放手了。

    眼下他忽然现,这事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    他寻回了清哑,肯定无法再像以前颓丧悲伤,那父母能不奇怪?郭家人能不怨怪?一旦现,岳母第一个会指责他无情无义;若是告诉郭家人真相,知道的人越多就越危险。

    不管如何,都要先上去。

    等上去再想办法。

    他便带着清哑奋力往上冲。

    可是清哑的身子却往下坠。

    方初觉得清哑很慌张。他想,清哑在害怕。他心疼,又无法张口对她说“别怕,一切有我”,他便抚摸她脊背,让她放松。他要先带她上去再说,他快支撑不住了。忽然他脚底传来一股大力,将他和清哑托出漩涡的拉扯,他大喜。

    方无莫眼看父母被卷入漩涡,急忙追下去帮忙。漩涡内水流急,根本看不清人,他只能凭摸索碰触到他们,然后拼尽全力用力往上一托,将二人托出了漩涡。

    岸上,方无适赶来,问明情况后吼道:“怎不下去救人?”

    一小厮道:“黑子大哥和豆子大哥,还有二少爷都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无适心下稍安,那三人都是水下好手,定能救父母上来。

    然而,方无莫和小黑子先后浮上水面,抹一把脸,四下一望,还是不见方初和清哑,不禁心一沉。

    方无莫大喊道:“哥,爹呢?娘……还有个姑娘呢?”

    方无适吼道:“没上来!再下去找!!”

    于是,方无莫和小黑子又一头扎入水中。

    方无适心沉甸甸的,忍不住也跳下水去。

    这时,郭大全、方瀚海等人都赶来了,将这一段河两岸挤满了,连船都开过来两艘,方瀚海询问、指挥、安定人心。

    更多人下水去了。

    夕阳已经沉落,那最后的光芒也暗淡了。暮色降临,清凉代替了白日的燥热;河岸旁垂柳和槐树静静伫立,石砌的河沿上青苔斑痕累累,不知维护了这河床多少个春秋。两岸的人家屋顶上升起袅袅炊烟,将水乡城镇渲染出水墨画一般的韵味。

    方初和清哑依然没浮上去。

    遥远的京城,月华宫,敏妃正在琴阁二楼的月台上对月操琴,缅怀清哑,忽然她感到一阵心悸,就听“咚”的一声,琴弦崩断了。

    五桥村观音庙,韩希夷正走上台阶,蓦然回,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夏流星任期满,奉旨进京述职待命,官船经过绿湾村那段江水,他特地换上素服,向当地人租了乌篷船,去到郭家。他在郭家门前第一座御制功德牌坊前停下,将一应祭奠的果品摆好,还有一架琴,然后望着前方第二座御制“贞节牌坊”,低声道:“这牌坊,是荣耀,也是对你的束缚!”又道:“你还从未听我弹过琴呢”。他盘腿下,信手弹拨起来,眼前浮现那个扭着古怪舞步、唱着古怪歌声的身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无适窜上水面,抹一把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河水,没有再下去,只静静地盯着水面出神。

    方无莫跟着窜上来,四下一望,急问:“哥,爹还没上来?”

    方无适摇摇头。

    方无莫作势又要扎下去,被方无适一把拉住。

    他不解地看着哥哥。

    方无适声音黯哑,摇头道:“不用了……”

    方无莫一愣,不解哥哥意思。

    方无适深吸一口气,对着水面高声道:“父亲,请放心!儿子会撑起方家,照顾弟妹!”喊罢,双眼红了。

    他虽年少,也大概想通了父母的两难:生死对他们来说,已经不重要了。若是选择生,方家隐藏着母亲,将来是隐患。那还不如选择死,至少他们在一起,方家和郭家从此再无后顾之忧。

    他还有个奢望:父亲离开京城前,把母亲的来历都告诉他了,说母亲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。今天是七月十四,正是母亲二十年前来的那天。他想,会不会母亲带父亲回去了呢?他希望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悲痛,可是他不想让父母走得不安心。

    他要告诉他们:他长大了,能撑起小方氏!

    方瀚海抚胸悲呼道:“这个孽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那声音,被巨大的悲痛淹没。

    河岸边响起一片哭声!

    水下,清哑感到被大力拉扯,并且,口中源源不断输入新鲜的气流,肺部轻松了,憋闷感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她奇怪:方初一口气怎么这样长?

    耳内又灌入那歌声:

    谁知道我们该梦归何处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我该如何存在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方初渐渐不支。

    他若放开清哑还来得及上去。

    可是他死死不肯放手。

    模糊中他想:这样也好。

    生死相随!

    不离不弃!

    清哑被大力拉扯。

    沉下去?

    浮上来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正文完。

    **********

    看到这,大家应该能猜出来了:清哑在现实世界的身体被人救了,正为她做人工呼吸要她复苏。

    你们觉得,她是应该沉下去,还是应该奋力浮上来?

    沉下去,就做回郭清雅。

    浮上来,就还做郭清哑。

    无论清哑做哪种选择,都有希望和惊喜。这个惊喜有伏笔的,会让你们满意。原野可不想冒着被大家追杀和吐槽的危险,执意来个悲剧式收尾。不过,惊喜在番外中。

    我几本书都没写过番外。

    这篇不写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设一个调查问卷,大家投票选择,说出自己对结局的想法。等番外出来,若不是你们选中的那个,我会公布另一个谜底,让你们不留遗憾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尾,不是原野故弄玄虚,而是在开篇就定下的。很多人以为清雅的穿越是失恋自杀,其实不是的。

    大家可以去看开头那段描写清哑穿越的过程:

    不知转了多久,清雅来到一个荷塘边,池中荷叶密密层层,间有荷花亭亭玉立。在朦胧路灯照耀下,她觉得前面一片璀璨明丽,鲜花如锦,有个朦胧的人影站在花丛中对她招手,便想过去看看。

    慢慢地,她走入水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猜猜看:

    清雅看见荷花丛中的人影是谁?

    又是谁救了清雅?

    这本书一开始取名叫《水乡清梦》,编编大人认为不接地气,于是我改为《水乡人家》,果然大家喜欢。

    你们可以把这故事看做清雅的南柯一梦,梦中的人生才是她的前世,她还是要回归现实生活。对于你们来说也是一样:看小说解闷可以,千万别沉迷。小说再好看,看完我们都要回归现实,不可能穿越,也不可能重生。请记住:缘分也许就在你们身边!衷心希望大家珍惜身边人,抓住自己的人生情缘!

    若有人想也不想就选“浮上来”,还请别忘了:清雅现实世界里还有爸爸妈妈在等她;还有,那个召唤她的神秘人,是绝对绝对不可以错过的!所以朋友们,请一定慎重。至少,你选择时要给自己一个理由:若是你,你将怎样选择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我把最后部分赶出来了,赶在十二点前更了,还有没有人在线看?感动不?(*^__^*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