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70章 水云:你们都死定了!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无悔不吃糯米食,是那年换牙时,刚进方家,也是吃糯米汤圆,很清甜的菠菜蜜糖馅儿的汤圆,她当时一颗牙正松动呢,结果就被汤圆给粘住带下来、吃进肚子去了。方无适淘气,吓唬她说,牙齿要在她肚子里安家落户,没准儿她的胃里能长一排牙,嘴里嚼不烂的东西,进了胃继续嚼。吓得她又是恶心又是害怕,抠又抠不出来。从此后,她看见糯米食就扭头,不是不敢吃,是想起那颗牙恶心反胃!

    卫昭被水云的表情弄得心情很恶劣,又不能把那碗汤圆赏给她吃,估计她求之不得呢,只好忍气挥手命李婆子退下。

    李婆子刚离开,管家从外进来,满脸惊慌道:“老爷老爷……”

    卫昭正心里膈应,见他慌里慌张跟大祸临头似的,不禁火气上来了,喝道:“又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管家急急回道:“官兵将兴隆银号查封了,李原和王家姑奶奶都被抓了;还有福安商行也封了,贺老爷也被抓了。”

    卫昭心一沉,喝道:“仔细说!”

    管家便擦着汗,一条一条跟他回禀:官府查抄兴隆银号和福安商行,捉拿李原、王杏儿和贺老爷等人,说他们与卫昭有勾结。

    卫昭霍然转头,看向水云。定定地看了半响,才颔首道:“很好!我原想收手,从此大家相安无事,可是方初不肯收手,你也不听话,那就怪不得我了!”

    他命令管事:“你马上收拾东西,咱们立刻走!”

    管事吃惊道:“走?”

    不怪他反应迟钝,卫昭只说一个走字,可是往哪儿走?是把全部值钱东西都带上走,还是随便收拾一些细软赶紧逃命?

    卫昭果断道:“既然官府查封了那两家,以方初的精明,咱们在外地那几家商行肯定也保不住了——上次他在兴隆银号查账就发现了的。我以为他只是怀疑银钱账目,看来是我想错了。他早就怀疑李原和王杏儿了。你马上带人收拾所有细软,都搬上船。”

    官府突然出手,同时将这几家查封,让他有种不祥预感。今天可是郭织女灵柩到家的头一天,方家应该全力治丧才对。原来,丧事看着办得热闹,都是惑人耳目的,方初在“明修栈道暗度陈仓”呢。

    管事忙问:“爷是说蜀锦商行也暴露了?”

    卫昭道:“小心无大错。不管怎样,先离开这里。快去!”

    水云忽然对卫昭笑道:“你永远也比不上他!”

    她微微撅起嘴唇,脸上现出骄傲的神色,这一举动,让她平凡的脸颊生动起来。跟着,她眼中又现出轻蔑的神情,目光从李红枣等人脸上一晃而过,道:“你们都别想跑!等着吧!”

    卫昭白皙的面容如寒冰,“是吗?”

    水云道:“是。你死定了!”

    再转向李红枣,“你也死定了!”

    又转向卫昭道:“你们害死了郭织女,你们都死定了!她夫君、她儿子、她公婆爹娘、她哥嫂、她侄儿织女,追杀到阴曹地府也要把你们给抓住,活剥了皮!”她用幸灾乐祸的口气,配合“你们闯大祸了,看你们怎么办”的眼神,来回扫视面前几人。

    那副模样十分逗笑,可是卫昭等三人都没笑。

    卫昭没有同她争论,因为无需争论,等他和方初决出胜负来,她就无话可说了。他回头对李红枣和管家道:“还不去准备!”

    李红枣和管事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他们神情沉重地看了水云一眼,匆匆出去了。

    水云却轻松起来,用商量的语气对卫昭道:“我想去看看方姑娘。”

    她难得的好声好气打动了卫昭,令他忽略她的低姿态为了谁,忘了她刚才差点儿毒死自己,点头道:“好。”一面示意秋雨推他出去。

    三人出来,外面忙碌一片,男男女女的下人进进出出搬运东西,丫鬟和媳妇们从各屋将箱笼搬到院中堆放,小厮们则往院外车上搬。

    水云走在轮椅旁,脑袋左右转动,四下打量。

    “这里的东西都搬走吗?”她闲话般问卫昭。

    “不,只搬细软。等风声过了我们还要回来的。”卫昭也很有耐心和闲心,详细地告诉她自己对未来的打算。

    “嗯。东西带多了不方便逃跑。”水云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你说得很对。”卫昭和她英雄所见略同。

    两人对话让秋雨忍无可忍,拼命咬牙抿唇。

    他们穿过两道门,来到一所小院。一进院门,就听见一阵痛哭声扑面而来“啊呵呵……”正屋廊下的丫鬟见了他们,急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卫昭冷声问。

    “方姑娘知道郭织女去世的消息了。”丫鬟垂头回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卫昭严厉问。

    “是她们私下议论,不小心被方姑娘听见了。”丫鬟道。

    卫昭沉默,转脸看向水云。

    水云脸上没了轻松。

    她静静向屋里走去。

    卫昭对秋雨使了个眼色,秋雨忙推着他也进去了。

    小鹊哭得昏天黑地。

    替身不是那么好当的,若她在方家只是卑躬屈膝的小丫鬟,在外人面前将如何演方大姑娘?万千宠爱于一身的方无悔见人会唯唯诺诺吗?为此,方家把她和方无悔一样当真正的大小姐教养,不但小方氏的下人们拿小鹊当二小姐,连方初和郭织女对小鹊也真心疼爱。

    郭织女对于小鹊来说,亦师亦母。

    她常亲自为小鹊和无悔梳妆打扮,让她们穿着她设计的衣服、戴着她设计的首饰给她欣赏并作画;教她们做各种好吃的佳肴,教她们弹琴作画、织布裁剪。

    现在她去了,小鹊怎不伤心!

    她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水云走进屋,只见屋里一片狼藉,东西扔了一地,小鹊坐在屋子当中的圆桌旁仰面痛哭,几个丫鬟站在一旁束手无策。

    水云无声无息地走过去。

    那几个丫鬟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正要开口,被随后跟进来的秋雨抬手制止,又示意她们出去,那几个丫头忙冲卫昭福了福,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水云来到小鹊身边,从袖内扯出帕子,轻轻为她擦拭眼泪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郭织女:我死你们都没投票,他们死的时候你们可不能不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