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61章 你在哪里?(二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初调转马头,听见他叫,急下马冲过来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无适惊慌道:“母亲晕了!”

    后面,郭大全、方无莫、郭勤等人也纷纷催马跑过来。

    方初看向车内,只见清哑、郭义、细妹都歪在车壁上,双眼紧闭,好似睡熟了,车内散出一股淡淡的香气。

    方初心中涌出巨大恐慌,闭住呼吸倒退一步,先对张恒喝命:“将所有人都看住,都不许动!”一面上前查看清哑。

    能在马车内下药的,肯定是内贼!

    张恒一挥手,小豆子小黑子等方家心腹家仆一齐散开了,郭义的车夫见状不好,撒腿就跑。

    方无莫高声喝道:“抓住他!”

    拍马冲上前。

    车夫才跑几步,郭勤在后把手一挥,他袖内藏着郭俭为他制作的暗器,只见光芒一闪,那车夫便倒在地上,方无莫恰好冲到他身后,下马拿住了他。

    这里,方初抱起清哑,触手软绵绵的沉重,心不断下沉。

    方无适检查郭义和细妹,也是一样的情形。

    方无莫押着那车夫过来,方初杀气腾腾地问:“解药呢?”

    车夫扭头不语。

    方无莫伸手扣住他下巴,只一捏,他便惨叫起来。

    郭勤等人纷纷喝问。

    方初问郭大全:“这车夫是郭家的?”

    郭大全急切道:“是郭家的。在郭家几年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问:“什么来历?”

    郭大全道:“好像是郭义丫鬟的一个远亲。大家都叫他老洪。”

    他慌张极了,没想到这样一个人竟是内贼!

    方初见那车夫死不松口,方无莫也没从他身上搜出解药,担忧清哑,心急如焚,便对张恒吩咐:“你来赶车。回府再审!”一面吩咐方无莫:“将他嘴堵住,防止他自杀。”一面又吩咐小豆子:“你快去仁王府,请明阳子先生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将清哑抱在怀里,车帘高高悬起,让气味散尽。

    一番忙乱后,马车重新前进,很快到了忠义伯府前。

    郭勤先打马回来报信,阮氏蔡氏王瑛等人急忙迎出来,马车一到,紫竹等人就涌到车前,抬的抬,抱的抱,将清哑三人弄了进去。

    方初则高声吩咐张恒:“给我好好地审问!一定要问出来!”

    郭勤安慰道:“姑父莫急,先去照顾姑姑,审问有我呢。”说着把官服袖子挽了一挽,转脸招呼方无适方无莫,“表弟跟我来!”

    他兄弟三人,加上张恒,拖着那车夫往方无适的院子走去。

    清哑屋里,清哑被安放在里间床上,细妹和郭义则放在外间罗汉床上。里外都站满了人:方初、无悔、巧儿、盼弟、郭大全等人都围在清哑床前;郭大有、阮氏、蔡氏等人则围在外间罗汉床边。

    方初先命人弄了些凉水撒在她三人脸上,又掐人中,然后等动静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外间传来惊喜的叫声,郭义和细妹悠悠醒了。

    可是,清哑还是没动静。

    方初的不祥预感被证实,当场失控,跳起来吼道:“快去问问,审出来没有?他对清哑做了什么?”他的心不住颤抖。

    紫竹含泪道:“我去!”

    转身冲了出去。

    阮氏双手扣住郭义肩膀,使劲摇晃她,叫道:“义儿,你姑姑怎么了?快说!你姑姑被人弄了什么手脚?”

    郭义刚醒,脑子里还晕乎乎的,被她娘摇得头更晕了;细妹练武的人,体质好,比她先清醒,等弄明白发生了什么事,恨不得死过去。

    可是,她们都说不出什么有用的消息,因为她们上车后不久,就被迷晕了,完全处于无知无觉的状态,不知发生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方初从月洞门内冲出来,厉声道:“别问她这个!”

    他拨开众人,走到郭义面前,冷冷地问:“那车夫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郭义一呆,身子簌簌发抖起来,涩声道:“是……是我……”

    方初猛然大吼:“是谁?”

    郭义尖声道:“是我爹!”

    她双手抱胸,泪流满面。

    为什么会这样?

    方初疑惑地转向郭大有:“爹?是二哥你?”

    郭大有和阮氏一齐紧张起来,追问郭义:“你说清楚,什么爹?是不是你亲爹?他回来了?来找你了?”

    郭义说不出话来,唯知点头。

    方初一把揪住郭大有,“什么亲爹?你给我说清楚,什么亲爹?!”

    他双眼充血,状若疯狂。

    郭大有艰难地吞了一口,道:“郭义不是我亲生的,是捡回来的。那年,清哑被诬陷妖孽,江南发大水,揭发贪官,账册……”

    他断断续续将郭义来历说了。

    那老洪就是胡图,郭义的亲父!

    至于为什么害清哑,就不知道了。

    方初死死盯着郭义,像要吞了她。

    阮氏哭着捶打郭义:“冤孽呀!他来找你,为什么不告诉我们?”

    郭义痛哭道:“他的身份不能暴露,我怕连累郭家。你们不是都这么对我说的吗。我……我不知道他居心叵测……”

    阮氏后悔万分。

    那年,自从告诉郭义她不是郭家亲生的后,阮氏便起了娶做儿媳的念头。郭义是阮氏一手拉拔大的,相貌品性为人处事等都很好,她母女和谐,与郭孝关系也好。只是顾忌郭义的身世,怕不能公开,因此才一直没提。但心中起了这个念头,人家来给郭孝和郭义提亲的时候,阮氏就怎么也看不上了,挑挑拣拣的,两儿女终身一直没定下来。她一直想找个什么法子把郭义不是郭家亲生的内情公开,就能名正言顺地娶她做儿媳了,只是一直没找到。

    谁知留来留去,却留出大祸来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明阳子来了,为清哑诊脉后,将所有人都遣了出去,对方初道:“没有中毒,没有中"mi yao",身体没有任何问题。”

    方初觉得自己快喘不过气来,“那为什么她不醒?”

    明阳子沉重地摇头。

    方初心中有一个猜想,不敢说。

    他快疯了。

    不,他已经疯了!

    他跪在床前,抓着清哑的手贴在脸颊上,喃喃问:“你在哪里?你去了哪里?我要去哪找你?”

    泪,一滴一滴滚落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……等我,票票也给我,晚上!我下线了!

    :,