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54章 借种生子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初接着道:“这便是王爷回来后,百般查问不出真相的原因。但是,琳儿最终还是在两年前被王妃灭了口。大人可传曹侧妃身边另一个丫鬟喜儿来问,可问出些蛛丝马迹。”

    喜儿,已被王瑛收服了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忙命传喜儿。

    喜儿上堂后证实:当年,曹侧妃在庄子里摔了一跤,王妃便以侧妃需要静养为由,禁止闲杂人等去吵她,所有近身伺候的活计都由琳儿一手接下了。喜儿自从八月二十三日以后,再也没有当面见过曹侧妃。后来侧妃回城生产,一直到死,她都没有再见过。

    再后来,唐玉恒被带上堂,与郡王妃的私情也被揭穿。

    至此,曹侧妃之死真相大白。

    睿明郡王因为调换军服一事暴露,自知下场,早已万念俱灰,然听了这事后,依然震动万分,不堪打击。

    王妃与他不是恩爱夫妻吗?

    为什么要害死曹侧妃?

    为什么要与唐玉恒私*通?

    他愤怒地质问王妃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王妃崩溃,尖叫道:“郭清哑!都是郭清哑!她弄来了曹静宜,还把曹静宜的妹妹送进宫,她报复我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觉得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这个仇真结得莫名其妙!

    睿明郡王也以为王妃疯了,不理她胡言乱语,追问:“孩子呢?”

    王妃哈哈大笑,眼中居然有了得意之色。

    她是该得意的。

    瞧这些人给她耍弄得!

    韩希夷吃惊,想起方初揭发此案的用意,是要证明韩非梦的身世来历,难道说韩非梦是曹侧妃生的?那不可能!非梦长得那么像他,怎么会是曹侧妃生的!除非那天晚上和他行房的女子是曹侧妃!

    他疑惑,别人也疑惑。

    清哑头一个感到困惑:韩希夷和曹侧妃那是八竿子打不着,怎么可能韩非梦是曹侧妃生的?她不由看向方初,可千万别弄错了!

    方初怕功亏一篑,并未将玉瑶和韩希夷的事告诉清哑。

    谢吟月第二个感到疑惑,坚决道:“不可能,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大理寺卿追问林太医:“曹侧妃生的孩子哪去了?是不是被人丢在路上,被韩希夷捡去了?”

    林太医停下喘气。

    明阳子把眼一瞪,道:“催什么!这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清楚的吗?就是个好人说这么多话也要让他喘口气儿,何况他还是个半死不活的病人。你再催,把他催过去了,什么也问不出来,更加坏事!”一面说,一面体贴地帮林太医揉胸顺气,又搭脉诊治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见他在这样紧要关头还只顾看病,哭笑不得。

    京城的权贵都了解明阳子的脾气,可不是有多心善,而是嗜医如命。对林太医这么好,是稀罕他的病,不是稀罕他的命!大概把一个躺在床上几年的病人给治好了,能坐起来说话了,老人家十分有成就感,所以格外体贴、格外谨慎,生怕又给折腾没了。

    大理寺卿被他训得面红耳赤,又不敢得罪他,只好等着林太医缓过劲来。

    林太医很识趣,缓过劲来后第一句话就说“侧妃生的是男孩。”

    好几声低呼响起,“怎么是男孩?”又都看向韩希夷。

    既然是男孩,那就不可能是韩非梦了。

    睿明郡王扑向王妃,扣住她双肩用力摇晃,吼问:“孩子呢?”

    玉瑶长公主仿佛预感到什么,一把揪住胸前衣襟,死死咬住嘴唇,心里一个劲道:“不可能!这不可能!”目光却不由自主转向郡王妃,紧张、恐惧、胆怯……复杂的情绪令她面色变幻不定。

    清哑心细,发现她的异常。

    清哑脱口道:“是你!”

    她已经猜到真相了。

    众人尚未反应过来,就听林太医道:“抱走了。”

    睿明郡王追问:“抱那去了?”

    林太医慢慢转头,目光落在玉瑶长公主脸上,玉瑶长公主仿佛受到刺激般霍然站起身,厉声道:“你看本宫做什么!”

    林太医道:“抱去公主那了。”

    玉瑶如同被判死刑般定住。

    林太医继续道:曹侧妃生的孩子当晚就被送去松山,在赵驸马和荣婆子的帮助下,和玉瑶长公主生的孩子调换了,就是赵萌。长公主生了个女儿,则被赵驸马派人送到韩希夷回京的官道上,让韩希夷带了回去,就是韩非梦!

    韩非梦是玉瑶的女儿!

    赵萌是睿明的儿子,侄儿像姑姑,合情合理。

    赵萌只有几分酷似玉瑶,也足以混淆视听了。

    清哑盯着玉瑶,问:“奉州那天晚上的人是你?”

    害她背了这些年的黑锅!

    方初抓紧清哑胳膊,低声劝道:“清哑,别急。”

    一面看向玉瑶,目光深沉,带着一股威压。

    这件事可不比刚才郡王妃害死曹侧妃,王妃害曹侧妃人证齐全,即便她不承认也没用,也会被判罪。而证明了韩非梦是玉瑶生的,却并不能证明她就是玉瑶和韩希夷的女儿。哪怕韩非梦长得像韩希夷也不能说明问题,只能算猜测。必须玉瑶自己招认韩非梦的父亲是谁,或者有其他证人作证。

    关键时刻,方初不想再生波折。

    他赌,赌玉瑶对韩希夷的感情!

    韩希夷面无表情地看着玉瑶,之前审出曹侧妃之死,他毫无感觉;一转到玉瑶身上,他再没了疑惑,全部明白了。

    这并不能让他动容。

    对于他来说,只要这个女人不是清哑,是谁都无关紧要,他不会因为非梦的亲娘是公主,而感到一丝荣幸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被揭穿的羞怒。

    他正想揭穿呢。

    因此他直视玉瑶,以目询问“是不是你?”

    玉瑶明知他看着自己,却不敢迎上他目光。

    她茫然地串联着刚获得的消息:她生了个女儿?被驸马换走了,丢给韩希夷了?韩非梦是她的女儿?他给女儿起名字叫“非梦”,他们的情缘可不就是一场幽梦么!和她想的一样,她也给儿子起名叫“赵梦”,因怕人怀疑,才取谐音“赵萌”。

    可是韩非梦呢?

    她的女儿呢?

    她终于想起来,之前方无莫离开公主府时留下一句话“韩家养女韩非梦丢了,不知能不能找回来呢。”她也明白了:此时此刻,若她不自己站出来承认当年的事,她将永远也见不到女儿了!

    方无莫说:不帮就终身后悔!

    那个少年没有狂妄。

    玉瑶一瞬间便想通了方无莫找她的用意,也瞬间就做出了决定。

    她昂首对清哑道:“是本宫!本宫给他下了药,借种生子!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更新迟了,但是不会断的,因为我知道你们在等我!月票也给我留着的对吗?O(∩_∩)O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