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44章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(三更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方家大船在景江上逆行,清哑站在舱房窗前,望着江岸上不断后退的景色出神,忽然感觉一股熟悉的气息靠近。

    方初一声不响地揽住她腰身,低头,凝视着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清哑被他看得不自在,垂眸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初轻声道:“这话该我问你。还在生气吗?”

    韩希夷和谢吟月上门那天晚上,方初从外边回来,清哑问他:当年在奉州,他是不是也怀疑她和韩希夷生了关系?方初再不能隐瞒,承认了。清哑又问:他那晚无缘无故疯,是不是就为这事。方初依然点头。清哑便赌气上床睡了,再也没理他。

    直到圣旨下来,清哑才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因为她急着要问方初西北的情况,和娘家婆家的命运相比,和儿子的生死相比,方初误会她的事只能算小事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没工夫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他将她揽到胸前,头搁在她肩膀上,低声道:“雅儿,我当时又伤心又嫉妒,疯狂地嫉妒!若这个人不是希夷,是别人,我就只会仇恨,而不会嫉妒。可是后来我想通了,决定忘了那件事。这你是知道的,否则咱们也不会和好了。我又怎会知道误会你了呢?”

    清哑静了一会,仰面道:“谢谢你。你比谢吟月强。”

    跟他赌气了好几天,现在又被他感动,清哑觉得自己很矛盾。

    虽是一场误会,可他能包容她的失贞,不该感动吗?

    这可是在古代,不是她前世那个开放的世界。

    方初抱紧她,右手包裹着她的右手,轻轻摩挲,道:“是我无能,才让你受这羞辱。”若他早日查清了,那些人怎敢利用此事!

    他看着舱外滚滚江流东去。

    人生就像这流水,一去不复返。

    他无比珍惜他们的人生!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此刻他柔情缱绻。

    那柔情,带着浓浓的伤感和不舍。

    忍不住的,他轻轻吻她腮颊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你很好了!”

    嫁给他,她很幸福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,无悔和蔡扬正走来,见状忙停住脚步。蔡扬红了脸,无悔也羞羞的。蔡扬慌乱之下握住无悔的小手儿,一面对她使眼色,一面屏息放轻脚步,拽着她悄悄离去。

    等回到隔壁舱房,无悔才抽出手来。

    蔡扬忙提议:“我们下棋?”

    无悔轻轻点头:“嗯。”

    两人找到事做,总算不用面对刚才的尴尬了。

    偶尔抬眼,目光相碰,才又急忙躲闪。

    ※

    正往京城赶的清哑和方初不知道,京城也是一片沸腾。

    揭小方氏以劣质军服谋利的是西北禁军的一位将军,原在西南朱雀王麾下任职,去年调任西北。因为混纺布是数年前郭织女新研制出来的,以前从未有过,无从比较,西南军穿了好几年混纺布料做的衣裳,都没现不对。直到有军官调任其他地方,大家才现:现在穿的军装好像与他们在西南军中穿的不一样,尤其是冬装,混纺毛呢居然这样厚实保暖,远非西南军的军装可比。

    一个两个的,说了也不管用,也没人理。

    直到方无适押送军服交货,被逮个正着。

    经验证,方家郭家的军服,比朝廷要求的标准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方无适辩说小方氏被睿明郡王陷害,原本该运往朱雀王麾下的军装,被调换到白虎王麾下去了,更一怒之下打死了军需官。

    别人认定他心虚,西南禁军将士愤怒了,痛骂郭织女黑心欺骗军士,赚黑心钱还落了仁义的名声。

    此事闹到朝廷,便有御史弹劾:说朱雀王与方家郭家互相勾结,朱雀王将侄女嫁给郭俭,是早有图谋,否则劣质军服一案不可能做得这样天衣无缝,六年都不被人察觉。又说方家与玄武王朱雀王都牵扯不清,两王手中兵力合计庞大,加上大方氏、小方氏和郭家的财力,足以动摇国本,谋夺大靖江山是轻而易举的事。

    此言一出,朝堂震动!

    顺昌帝便下令将方无适押在天牢侯审,并下旨封了小方氏、郭家的所有产业,令方初和清哑立即进京接受审查。

    此案的影响从商场扩大到官场,许多权贵被牵连。

    内阁大臣、吏部尚书崔嵋当其冲。

    小方氏制造劣质军服事件一爆,崔嵋便接到匿名人传递的讯息:他岳母林姑妈是被方瀚海母子亲手所杀。方家本没有权利处置外嫁女,因林姑妈毒害难产的郭织女,方家母子为了让郭织女出气,才杀了亲女。林姑父怕连累女儿,不敢说一声,忍气吞声辞官回乡。后林姑父又被方家与玄武王勾结一案所连累,因此毙命。

    林亦真也接到一张纸条:难道你父母就白死了吗?

    崔嵋身为吏部尚书,又是方初表妹夫,在朝堂上一直保持缄默,对小方氏军服一案不做任何置评,回家也不和林亦真说。

    林亦真将他的表现看在眼里,心中已然有数。

    接连数日,她总是回想起当年在临湖州,大舅母等人要将她许给方初做二房时,清哑的坚拒、母亲和妹妹受方无适的羞辱、她被方初骂得逃离方家、母亲被外祖母赐死,还有父亲辞官种种情形……

    她身子一阵颤抖。

    不知是恨,还是悔。

    这天晚上,她亲自下厨做了几样清淡菜肴,又备了一壶女儿红,等崔嵋从皇宫回来,陪他用晚膳。

    崔嵋抬眼看向她:白间簪了一朵红色芍药,素淡中透出艳丽来,不由露出赞赏的笑容。美人他见多了,然妻子总给他不同的感觉,尤其是当年一夜白后,任何一个女人都没有她的特质。

    他便笑问:“夫人为何今日这样好兴致?”

    林亦真微笑道:“兴之所至,没有理由。”

    崔嵋笑道:“哦,那为夫就只管喝酒了。”

    林亦真帮他斟酒,他端起来一饮而尽,她又为他布菜。

    连吃了三杯后,她才道:“细细想来,还是有根源的。”

    崔嵋放下筷子,笑道:“不妨说来为夫听听。”

    林亦真便道:“因为想到一句话,‘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’。”

    崔嵋问:“为何忽然想起这话?”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猜猜林亦真会怎么做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