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20章 交手(二更求粉红)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笑嘻嘻站起来,向众人道:“各位愿意记郭家这份情,我们当然高兴。不过各位也请放宽心,我郭家不会从此就赖上你们了。我们转让这个,其实也不白让的。大家想:这织布、织锦可是千千万万的人都做的事,虽说眼下只准你们九大皇商做,往后肯定会传开的。天底下谁不穿衣裳?这难道不是我郭家在积德行善?我总想,好人是有好报的!我家把这手艺让出去,也不图别的好报,要是老天有眼,从此保佑郭家平平安安的,爹娘老小都没病没灾,那就比什么都强了。你们说是不是?要说赚钱,郭家乡下人,没本事,你们都有本事,就让你们去赚好了。我们只要赚些小钱,丰衣足食,就够了!”

    说着,他打了个酒嗝,扶着桌面呵呵直笑。

    桌上忽然就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也有人想说些客套话应付他,却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似乎面对如此大实话,太虚伪的话难以出口。

    沈亿三叹道:“大侄子,你……唉!”

    自己端起酒杯仰头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讪讪的,自己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方初看着那个庄稼汉,心里发堵。

    他不确定他是说的心里话,还是故意说的。

    他说希望“从此家里平平安安的,爹娘老小都没病没灾”,是针对最近的不平遭遇吗?故意说给他听的?

    忽然卫昭道:“好人有好报?”

    他用疑问的口气重复郭大全的话,引得一桌人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他却看向方初,轻笑道:“郭家以前有没有好心得好报,我不知道;之前退亲的事我也不好论断是非;倒是这几天外面中伤郭姑娘的流言太不堪。到底怎么一回事,方兄你不会不知道吧?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郭大全还在笑,郭大有面色却沉了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都心照不宣,看着他二人静观其变。

    方初见卫昭又寻上自己,警惕万分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卫兄弟你忘了,我姓方。不姓谢!我只是谢家未来的女婿!外面的流言我也听了些,肯定与谢少东无关。在座各位都是家大业大的人,谁能担保家中上下主仆个个都是明白事理、不惹事生非的?至于这件事到底怎么回事,依我看。不问也罢。况且流言又不是光针对郭姑娘的,不也有编排谢二姑娘的吗!我今日来本就要提这件事。与其追究谁做下的,不如想法子平复流言才是最要紧的。”

    沈亿三急忙问:“怎么平复?”

    他倒是真心想为清哑尽力。

    方初含笑看着卫昭不语。

    卫昭鼻子里轻哼一声,道:“方兄既如此说,想是已经有主意了?那就说出来。大家参详参详。若真平息了此事,也算你报答了郭家。”

    方初压住心头火气,笑道:“‘谣言止于智者’。辟谣是不成的,这种事,越描越黑,水越搅越浑,莫不如另行一件事吸引大家的目光。有了新的题目议论,原来的事就会渐渐被人淡忘了。”

    刘少爷忙道:“这主意好。方兄快说,行什么事?”

    方初瞅着韩希夷笑道:“这是韩兄的主意,我可不敢抢他的功劳:就是趁明日乞巧节。大家出个彩头,让各花坊评选花魁!”

    众人怔了一怔,忽然一齐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好!好!这事热闹!”

    “岂止热闹,最是吸引人的。只要一放出风声,管教全城人早晚都议论不休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当下,众人都说就照这行事,又凑彩头。

    韩希夷笑道:“凑彩头为的是叫大家都拿一份,才显得隆重,才更吸引人。还有,到时候免不了要各位前去捧场。”

    众人笑说那是自然的。于是约定:每家出五千两银子。

    郭大全张大嘴巴,好一会才合拢。

    因叹道:“五九四十五,四万五千两银子选花魁,怪道有那些人做这没本的买卖——来钱太容易了。我几辈子也挣不来这些钱呢!”

    沈亿三哈哈大笑。众人也都忍俊不禁。

    韩希夷“噗”一声喷了口酒。

    他忙掩饰般地向里边扬声喊道:“严姑娘也要参加吧?”

    他喊严未央,一是告诉一声,二是叫郭清哑听见。

    严未央等人坐在里面,早把外面的话听了个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这时听见韩希夷叫,严未央忙答应道:“嗳!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”了一声,就没了下文。

    众人不知为何。都等着她出来解释。

    少时,只见她和清哑从里间走出来,站在房门口。

    严未央抱歉地对方初和韩希夷笑了下,做了个爱莫能助的表情。

    方初就看向清哑——又是怎么了?

    就知道今天休想顺利!

    清哑也看着他。

    每次看见他,她就会想起谢家那一幕,心中悲愤难以遏制,兼厌恶不耻种种情绪掺杂,又疑惑:

    明明就是无耻小人,为什么要装君子呢?

    害了她还想对她施恩?

    她可不要欠他的人情——上次他帮着请大夫,她已经回报他了,否则他今天就没有资格坐在这里。除此外,她想不出自己还有哪地方欠他的,只有他欠她的!

    所以,他还是老老实实做他的小人吧!

    想毕,她对众人道:“若为了我,就别参加。”

    方初沉声问:“郭姑娘这是为何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辱人者,人恒辱之。何必管他!”

    韩希夷听了一愣。

    他是最善体贴女儿家心思的,便猜想清哑这是在跟方初赌气呢。追根究底这一切都是谢家抢了她的未婚夫惹出来的,现在无论如何做都嫌晚了。然而,任由流言散乱也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他便站起来笑道:“姑娘,我们也不刻意去辟谣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方初心里冒火,抬手制止他说下去。

    因对清哑轻笑道:“姑娘品性高洁,对这些市井俗人不屑一顾,然姑娘可曾想过父母家人感受?可曾想过吐沫也能淹死人?若是姑娘受此牵累,影响终身大事,又待如何?”

    清哑看他的目光蓦然转深邃,半响不出声。

    好一会,才漠然道:“爱信就信!沽名钓誉之辈,我也看不上!以前,江明辉,不也没留住么!”

    说完,微微抬起下巴,仿若遗世独立。

    那单薄的身影,安静的目光,透出倔强和孤傲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