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19章 搭讪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清哑的讲解很特别,用一根小木棒指着图上某处解说,随着她的解说,小木棒不住移动,“这里,到这里……”

    众人看着、听着,似懂非懂,又不知如何问。

    先都坐着,后来都站了起来,往她面前靠近。

    好容易弄懂一步,都觉得匪夷所思,不知她是如何想出来的。

    那刘少爷试探地问道:“这图稿……是姑娘画的?”

    清哑点点头。

    众人都目光奇异。

    凡他们家意匠作出来的图,因为是为织锦用的,重视织出来的效果,落在图稿上却未必生动,因为会有一个比例缩放的偏差;而清哑绘制的图,在网格图中就栩栩如生,织出来的样品完全吻合,不但形似而且具备神韵。

    这必须要同时具备高超的画艺和编制图稿的技术,不是一般意匠可以做到的。至少在场九家挑选来的意匠,没有一人可与她比肩。

    方初默默看着前面那个小姑娘,心思复杂。

    忽然,他目光一凝——

    只见卫昭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郭清哑的身边去了。

    严未央和沈寒梅都伸头听清哑讲解,都未留心。

    大家七嘴八舌地问些稀奇古怪的问题,清哑不厌其烦地解答,并不隐藏,只是她仿佛不擅长言辞,说得很费力。

    卫昭道:“按姑娘说的,这地方要穿梭?像缂丝,不然织不了。”

    他就站在她的身边,口中呼出的气息喷在她耳旁。

    清哑感觉,立即回头,正和他脸对脸。

    她看见一双清冷的眸子,目光中带着探究。

    她说了两个字,“织机!”

    然后也不收回目光,也探究地盯着他。

    锦绣五少东有三个是男子。方初和韩希夷的手段她已经领教过了,这个卫昭她却很陌生。刚才他已经知道了这部分变化是靠改进后的织机完成,并非像缂丝一样用梭子挖织。却还要装不知道来问她,为的是什么?

    经历一系列变故的清哑如今很留心身边人事。

    卫昭和她对视了一瞬,见她不羞不让,甚为诧异。

    他问这个。并非真不懂。他见她有问必答,每次却只用简单几个字,心里觉得怪异,于是问了这个问题。若她要解释这地方不同于缂丝,而是通过改进后的织机织出来的。加上怎样织,那可是一大篇话。他就是想看看她如何说这一大篇话。

    然她依然回答两个字“织机”,噎得他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是在下愚钝,忘记了。”他轻声道。

    接着 ,又向她绽开一个清冷的笑容,淡淡的。

    清哑只礼貌地点点头,就转过头去了。

    卫昭看着她修长白皙的脖颈沉默。

    一直注视着他们的方初鼻子里轻笑一声。

    方才他分明觉得清哑以目光嘲讽卫昭:“你没长眼睛,没看见那织机?没长耳朵,没听见之前我嫂子说的话?想搭讪也别用这招!”

    韩希夷凑过来轻声问:“卫少这是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初微声道:“搭讪!”

    韩希夷微愣,“卫昭?寒冰要融化了!你觉得他可是真心?”

    方初冷笑不语。

    那边。郭大有也将织机的改造关键仔细告诉各家木工。

    总之,郭家并不藏着掖着,而是把全部秘密都展现在人前。

    这些人,谁家没有不传之秘?

    面对郭家的坦荡襟怀,一个个老于世故、精明算计的行家也不免感动,自叹不如。这一刻,他们不但对郭家诸人尊敬有加,彼此之间也融洽非常、一团和气。

    眼看到了晌午时分,沈亿三一挥手,命人去醉仙楼定了几桌酒席送来。“一为答谢郭大侄子和侄女;二么,难得咱们聚得这样齐全,怎么也要庆贺庆贺不是!”

    众人都轰然附和,十分凑兴。

    此话传去不大一会。醉仙楼的美味佳肴便流水般地送了过来,摆在东西两边厢房内。

    严未央闻见菜香味,忙拉清哑道:“不说了,吃饭去。”

    又朝众人道:“郭妹妹身子刚好,不能太劳累。”

    众人急忙起身,都说不急于一时。吃了饭再讲吧。

    清哑便停了手,看着人群鱼贯而出,她心里却空空的。

    这寂寥、空泛的心境,要持续多少日子,才能再充实起来?

    严未央挽着她胳膊,一面往外走,一面笑道:“走,吃饭去。我跟你说清哑,醉仙楼的银鱼蒸蛋味道极鲜美。我们家怎么都做不出那个味道。你可要好好尝尝。还有醉虾……”

    沈寒梅四下看看,见吴氏婆媳还在织机边忙碌,忙走过去微笑道:“郭大娘,去吃饭了。郭大嫂郭二嫂,先放下这个,下午再织吧。”

    吴氏一面答应,一面笑道:“来我们家,倒要你们破费请吃喝,真是叫我不好意思的。”

    沈寒梅道:“大娘说的哪里话!该我们不好意思才对。原是我们扰了郭妹妹和大娘哥哥嫂子,别说请吃饭,就是做再多也该的。”

    吴氏感激她这几天陪着清哑,使得闺女开解不少,因此看她十分顺眼,因笑对两个儿媳道:“听沈姑娘说话就是贴心。”跟着又道:“严姑娘人也好,爽快,有一句说一句,不像那两面三刀的。”

    阮氏笑道:“沈姑娘看着就是贤良温柔的。”

    蔡氏哼了一声道:“比那什么谢姑娘强万倍!”

    沈寒梅便红了脸,又不便接话。

    吴氏瞅了蔡氏一眼,收拾了一番,大家一块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寒梅又吩咐沈家的意匠和织工招呼其他人。

    当下众人分两处坐席:郭家人和锦商在东厢,织工和意匠们在西厢。东厢内,吴氏婆媳母女陪严未央等人坐在里间,男人们在外间。

    外间,沈亿三等人都向郭大全兄弟敬酒。

    他举杯道:“大侄子,薄酒一杯,与你们郭家今儿送的东西比是寒碜了些,却是沈伯伯一片心意。往后,有什么为难事只管找沈伯伯。”

    说完,先仰头干了。

    郭大全忙赔笑喝了一杯。

    也不知什么酒,反正是没喝过的,闻着那香就醉人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纷纷举杯敬他们兄弟,感谢的话说了又说。

    一圈下来,郭大全觉得头有些晕。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  早上好姑娘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