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100章 酸儿辣女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算计这些,让别的女人生闺怨,进而生事,可不能让自己的媳妇也生闺怨。清哑如今被迫关在家养胎,闲得发霉,时时盼望他呢。

    盼弟今天过来了,清哑正在门口送她。

    方初招呼一声,请盼弟明日再来陪清哑。

    盼弟道:“明天我肯定来。我也帮不上别的忙,就陪清哑姐姐说说话。你们都忙得脚不沾地,没人顾得上她,我来陪着。”

    说着话,带着婉儿姐弟告辞了。

    方初命巧儿送盼弟出去,自己扶着清哑胳膊,往房里走,一面笑问:“今天还好?都吃了什么?”

    清哑尚未回答,先微笑起来。

    方初诧异,这是吃了什么特别的东西?

    无悔在旁透露道:“娘吃辣面。”

    一面说,一面把个小脸皱成了包子,更闭住呼吸,仿佛那辛辣的味道还盘绕在鼻端,呛得她不敢靠近娘亲。

    方初扶清哑在外间矮榻上坐下,问:“辣面?”

    适哥儿等人也分散在矮榻周围的凳椅上坐了,听他们说话。

    清哑微笑道:“今天盼弟下厨,做了辣辣的面浇头,我闻了开胃,吃了两大碗面呢。好香!”说到后来,仿佛还在咂摸回味。

    方初失笑道:“这是要生闺女了?闺女好。”

    适哥儿忙问:“父亲怎么知道母亲要生妹妹?”

    方初笑道:“老话说,酸儿辣女。你母亲爱吃辣的,可见要生妹妹了。要是爱吃酸的,就会生儿子。”

    无悔急了,忙道:“娘,不吃辣,吃酸!酸!”

    她想要弟弟,不要妹妹。

    莫哥儿则笑了,他想要妹妹,不想要弟弟。

    方初道:“吃不吃都成形了,改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无悔忽闪着黑眼珠,道:“吃酸,改弟弟。”

    怎么就改不了呢?明明说“酸儿辣女”。

    方初不知如何对女儿解释,费劲地说一开始就定了,再吃酸的也改不过来了。孩子们全部懵懂。极哥儿甚至问“谁定的?怎不定男的呢?”方初瞪着这小子,差点抓过来打屁股。

    清哑见越说越不像话,忙道:“别争了。那浇头又酸又辣,是用酸笋加辣酱做的。还有香菌、鹿肉丁、香干……”

    她越数越馋,口齿生津,觉得又饿了。

    那父子父女侄儿们却一齐怔住,无法判断了。

    又酸又辣,那到底是偏酸还是偏辣?

    方初见清哑那表情,笑问:“想吃了?”

    清哑点头道:“想吃。”

    方初道:“那晚上再吃。”

    晚上,方初见识到了清哑口中的又酸又辣的面浇头。

    厨房在盼弟指点下,费了番心思,做了几种口味,用花鸟四层菜幢盖盒装了来。每人面前摆了一个。这四层菜幢盖盒是四个小瓷盒子,一层层的摞起来,最上面盒子带盖,整个外形看上去好像一竹筒。当下一层层打开,端下来,摆在桌上,有酸辣的,有香辣的,有酸的,有鲜香不辣的。内容无非是用酸笋丁、香菌、蘑菇、香干、虾仁、鹿肉丁、辣酱等各种熬制。

    清哑舀了一大勺酸辣浇头,和着热面搅拌,顿时满屋子都散发酸辣味道。无悔和方丹青打了两个小喷嚏,捂住口鼻躲得远远的。适哥儿等人也呛得咳嗽,清哑却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方初先尝了一口酸辣浇头,顿时眼泪鼻涕一齐流。

    无莫想和母亲同甘共苦,也要尝尝酸辣浇头。

    清哑忙拦住,道:“别吃。你肠胃弱,受不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也不让儿子吃,以一种决然姿态道:“爹陪你娘吃!”

    清哑同情地看着他道:“你吃不了就别吃吧。”

    她不是川妹子,虽然能吃些辣,并非无辣不欢。可是这一胎的确有些怪,她一闻见这个味道就胃口大开,吃别的都不对味。无法,她只能顺应身体反应,如此才吃得香甜。

    方初担忧地看着她——这么吃没问题吗?

    刘心笑道:“没问题!”

    他也吃了两大碗,连声夸赞。

    方瀚海夫妇只吃酸的和鲜香的。

    方初要体会清哑的感受,也强撑着吃了一大碗辣面,然后又喝了一大碗鸭血清汤,口舌还是火辣辣的,不停吸气。

    晚间,两人靠在床上,方初抱着清哑,让她倚在自己胸口,一手探进她衣内,盖在小腹上,感受新生命的律动。

    他自然是感受不到任何动静的。

    可他却心有所感,且感慨万千。

    他轻声自语道:“怎么这样脾气呢?又酸又辣,火气冲还酸溜溜的,让你娘怎么受得了!这是随了谁?我跟你娘都不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却停下了,手也停止抚摸。

    火气冲还酸溜溜的,这不就是他那天晚上的表现?!

    他仿佛看见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娃儿冲他鄙视地翻眼——随了谁,你说是随了谁?自己干过的事都忘了?我还能随了谁。

    方初尴尬,这报应也来得太快了!

    清哑感觉他不动了,侧首看向他。

    见了他尴尬表情,她疑惑。

    她想一想他刚才说的话,忽然就明白过来,眼中满满都是笑意,在夜明珠的光辉下灿若星辰,忽闪忽闪,十分调皮。

    方初和她对视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清哑不忍他尴尬,调转身子把头埋在他胸口,闷声道:“你自己说的,不是我说的……”声音带着掩饰不住的笑意。

    方初宽容道:“笑就好好地笑。”

    又柔声叮嘱:“也不能老这么吃,太伤肠胃了。明儿咱们换别的口味。你可想听曲?我去教坊司请陈一品来吹箫给你听……”

    陈一品是教坊司的音律大家,善吹箫。

    方初絮絮叨叨,无非是不想让清哑寂寞,务必要让她每天都开开心心的,把她宠成最幸福的女人,不能有闺怨;一边又使手段分去睿明郡王对王妃情爱,使王妃沦为深闺怨妇,促使她红杏出墙。

    郡王如何冷落王妃,他就要相应宠爱清哑。

    王妃不能拥有的,清哑一定要拥有。

    于是他越发搜肠刮肚,想法子使清哑开心。

    清哑依偎着他,听着他低沉的声音,双眼渐渐迷蒙。

    次日,沈寒秋和沈寒冰夫妇一道来到方家。

    他一是为方制成亲送贺礼,二是来辞别的,他要回南方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