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90章 真相很简单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不会感觉错。

    清哑少有主动的时候,但想他的时候,从不掩饰。

    他按捺住激动心情,轻轻吻她,一双手也动起来。

    夜明珠嵌在床头壁板上,散发幽幽的光芒,照得床帐中宛如梦境;另有一暗槽,内竖一青花婴戏花斛——这是紫竹心细,希望少爷少奶奶多子多福——花斛内插了两支盛开的梅花,暗香浮动。

    方初凝视着清哑,她澄澈的双眼在夜明珠朦朦的光晕下,越发黝黑,也静静地注视他,好像看进他的灵魂深处;她满头的青丝散在枕畔,他的头发也垂落,两厢交织混合,将他的心越缠越紧。

    他仿佛回到婚前,她为了不让他蒙受耻辱,亲向朝廷请赐贞节牌坊,得知这个消息时,他心情异常激荡!

    清哑,永远是他心中贞节的妻子。

    今生今世!

    来生来世!

    任何情形下,他都不会背弃她!

    他喃喃唤道:“清哑!清哑!”

    清哑不语,只是望着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亲吻她,含糊道歉:“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清哑双臂缠紧了他的脖子。

    他捧着她的脸,喃喃低语:“雅儿……你还生我的气吗?雅儿……别生气……我心里只有你……要我怎么爱你?永远都不够……不管你是怎样的,我永远都不会背弃你……雅儿……”

    所有的阴霾都散去,只有这纯粹的情感,如梅香淡淡渲染,沁入心脾。爱到心疼,心尖轻颤,无以言表的欢悦……

    清哑见他眉峰紧蹙,缩回一只手,轻轻抚弄他眉宇。

    她并不需要说什么,她只要听他说就够了。

    缠绵激情的过程中,方初总觉得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他想不起来,也无暇去想,于是便不想。

    他只盯着清哑的眼睛,澄澈得好像黑宝石,浓烈的情感胜过一切言语。他痴迷她,不仅因为爱她,更因为她秉性安静,将这闺房之事也进行得高雅绝伦,将激情和圣洁合而为一,仿佛两人联手操琴一样,美不胜收,而不仅仅是发泄*肉*欲。

    忽然,他浑身一震,想起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仿佛流星划过天际,方初从内心到身体一齐震动。

    他呆呆地看着清哑,想起韩希夷说“她什么都不知道,只是不断叫‘方初’”,可是,清哑刚才一声都没叫他,以前这种时候也没叫过。

    清哑,在行房时很少出声的。

    她因为前世天哑,某些该出声的时候,反而会不出声。如那次看见死人断臂,她惊吓之下反而禁声;还有就是这时候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是害羞,而是秉性如此。

    她生孩子都不叫,生适哥儿开始一直没叫,最后拼死才叫了几声;后来生莫哥儿和无悔,她都没叫,堪称奇迹。

    方初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他轻声唤道:“雅儿?”

    清哑看着他,似乎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初含泪叫道:“清哑?”

    清哑摸摸他脸颊,仿佛说“我早就没生气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实在忍不住,眼一闭,把头埋在她耳畔,埋在那一堆青丝中,心中不住喊“清哑,清哑,清哑……”——他真糊涂啊!

    该死的糊涂!

    清哑终于开口了,轻声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初努力抬头,和她对视。

    两人脸贴脸,眼对眼,身体和灵魂都坦诚以对。

    他艰难问:“那天晚上,你,和细妹撞见希夷了?”

    如果清哑和细妹没有中毒,细妹不会离她左右。而细妹撞见了韩希夷,所以清哑也有可能撞见了。只有这样才能解释她和细妹为什么对他隐瞒,面对他仿佛心虚似的。

    清哑蓦然瞪大眼睛,眼中明明白白流露出“你怎么知道”的意思,跟着就窘了起来,不知如何是好的样子。

    方初似哭似笑,全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哑声道:“我查那些歹徒的来历,刚才忽然想起一条线索,猜到的……雅儿,你跟我说说……那晚怎么回事。我说不定就能从中找出蛛丝马迹,把背后主使者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清哑一听振奋了,忙问:“真的吗?”

    方初急切点头道:“真的。真真的!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也没什么。我们去梅心小筑,我要去那个小书房,到窗边给你折一支梅花,好放在帐子里。我就看见他了……好吓人……我想这事不好张扬,就说没见过他,让细妹把他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听得想哭——瞧,她说得多简单。

    也确实简单。

    这种事,任何一个女人碰见了,也会说没看见。

    可是就那么巧的,韩希夷另有遭遇。

    清哑见他神情不对,问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方初哑声道:“没怎么。我想清楚一些事。”

    清哑看着他满眼崇拜:这个人,在这种时候还触发灵感,居然像破案一样,你说他这脑袋瓜子怎么长的,怪不得这么能干。

    方初被她崇拜的目光看得充满罪恶感。

    “清哑,你原谅我。”他对着她忏悔。

    “人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。”她轻声道。

    她始终以为,他那天晚上那样对她,是因为心情不好。

    方初抚摸她的脸颊,恨不得扇自己两耳光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事不必问,清哑若真失贞,一定会向他坦诚的,她不会为了维持他的爱刻意伪装圣洁,这次隐瞒他是为了别人的隐私。

    他不该不信任她!

    经历这一遭,方初心情激荡,毫无睡意。

    可是清哑很疲倦了,不知不觉睡眼朦胧。

    方初哄着她睡了,自己却靠在床上,就着夜明珠的光芒,静静凝视着她,脑中却仔细思索那件事情。

    韩希夷的事,绝非巧合。

    梅心小筑那间屋子,因为窗外有梅花,他才让人收拾出来做书房,准备和清哑闲暇时在里面看书、赏花。收拾好才几日,就发生了灾民暴乱。韩希夷在里面被人暗算,对方摆明是要陷害清哑。

    那不知名女子对着韩希夷叫“方初”,韩希夷能不误会吗!

    哼,任她千算万算,也没算到清哑绝不会在那种时候叫“方初”。而且,清哑也不可能被迷得神志不清。清哑曾在皇宫服用强烈的迷*幻*药,都安然无事,明阳子先生说她手上那串佛珠很不寻常。

    这天底下除了方初,没有人知道清哑这点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朋友们,这章是不是该鼓励作者呢?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