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88章 赏赐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他们睡不惯热炕,晚上还是喜欢睡床。

    上了床,方初和清哑面对面,将她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今天,他们从见面起就互相体贴和迁就对方,像以前一样,清哑也有了心理准备晚上顺从他,可由于他们这次的矛盾就是在床上发生的,所以等方初将她揽在怀内,她还是有些不自在。

    方初却在她眼睛上吻了一下,道:“跑了一天,倦了,睡吧。”将她的头搁在自己肩窝内,轻轻抚摸她后背。

    清哑心定了,缩在他怀里,很快陷入迷糊。

    方初闻着她身上淡淡的体香,心里一片安宁。

    他们已经和好了,又何必画蛇添足呢,以后还有许多个夜晚都可以做,不用急在一时,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天明,清哑几乎和方初同时睁开眼睛。

    其实是他们靠的太近了,一个稍稍一动,另一个就跟着醒了。睡足了精神格外不同,清哑黑眸澄澈,方初眸光湛然。两人对视,他忍不住一笑,凑近就要吻她,她急忙脑袋后仰。

    方初微愣,他们不是已经和好了吗!

    清哑小声道:“孩子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些天,每天早上孩子们都来等她起床问安,昨天方初回来孩子们还没好好跟他亲近呢,今晨一定会早早过来等的,她生怕方初高兴之下忘了形,被孩子们看见可不得了。

    方初得了她提醒,忙转头看向隔扇外。

    隔着蚊帐,还没看清楚,就听一声“爹——”

    方无悔那软糯的声音绕梁不绝。

    清哑看着方初愕然的神情,抿嘴微笑。

    两人坐起来,无悔就跑进来了,红艳艳的小袄儿,配上红艳艳的婴儿肥的笑脸,霎时让方初心头艳阳高照。

    他笑道:“这么早就起来了?”

    无悔道:“嗯。给爹请安。”

    方初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   有这样美妙的早晨,今儿一天都会心情好。

    适哥儿和莫哥儿跟着走进来,向父母请安。

    方初一边穿衣,一边问道:“极哥儿呢?我亲侄儿怎没来?”

    无悔爬到床榻前的踏板上站着,还是不够高,于是对方初招招手,方初忙低下头,她便凑近他的耳朵,小声道:“极哥哥尿床了。”

    方初失声道:“什么!这么大了还尿床?”

    无悔忙小声道:“爹,别嚷!”

    瞧这个事儿,实在太丢人了!

    极哥哥也很难过,都不敢出来见人呢。

    她告诉了爹和娘,却不希望被传得人尽皆知。

    方初和清哑对视一眼,郑重道:“爹不说。”

    暗地里却对清哑挤眼发笑,觉得好逗。

    清哑见女儿很同情很叹息的眼神,也忍不住笑,想来在小孩子眼里,尿床后果很严重。

    两人梳洗毕,牵着孩子去前面向父母请安。

    年底忙碌的日子,显得格外充实。

    江南不止一地的庄子送来了年货,方初亲自出面接收;清哑和严氏整理分派;孩子们整天被各种吃喝玩意儿晃花了眼,笑闹声就没断过,连方瀚海也不忍心拘束他们用功了。

    全家上下充满了朝气和喜气,比在江南过年还起劲。

    上午,宫中赏赐来了。

    昨日,方瀚海在王家说的话虽然还没有传扬开来,但顺昌帝已经从其他途径得知奉州民乱当中一些不为人知的细节。

    天子很是愤怒。

    今天,太皇太后和皇帝分别赐各种年物给忠义伯府:有御笔亲书的福字和对联;有各地敬献给皇宫的贡品,有吃的有穿的有玩的;还有华清宫皇家温泉庄子出产的鲜果鲜菜;最后才是各种珠玉宝物、吉祥如意、福寿金银锞子等;顺昌帝还赐了一把小火枪给方无适。

    别的还罢了,那鲜果鲜菜却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得的。

    华清宫在京城西郊的骊山,因有温泉,前朝(唐朝)皇室在此地建了汤泉行宫。又因唐明皇和杨贵妃每逢冬季便去行宫居住,骄奢淫逸,最后导致丢了皇位,故而大靖立国后,每一任皇帝都轻易不敢去温泉行宫享乐,恐被人指责效仿亡国之君。那地方便开辟成了皇庄,冬季向皇宫进贡瓜果蔬菜成了每年的年例。

    那庄子也不甚大,出产不多,宫中也不是人人都有份的。

    可今年居然赏赐了许多给忠义伯府。

    方瀚海激动不已,那样深沉的人,这会子也做不到淡然,笑得十分开怀,即刻命人将对联装裱起来,将来挂到伯府去。

    方初自然也高兴的,更多的却是安心。

    皇宫那位态度明确,清哑就越安全。

    清哑没有公公和方初想那么深,她自封织女以来,一直圣宠不断,数次被宫中赏赐,所以并不特别激动。若说欢喜,那也是看在那些新鲜瓜果蔬菜的份上,而不是其他。

    她最近交了差使,又不用像在江南一样每天钻在织机房里忙,便将全身心放在孩子们身上,对他们的吃穿都关注起来。

    京城的冬天,吃口新鲜蔬菜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有了这赏赐,可以给孩子们改善伙食了。

    她当即命厨房,晌午做一个上汤菜心,再将菜叶拧出汁来,搀在面中包饺子和做包子,这样带着绿色,可以增加孩子们的食欲。

    紫竹掀开一篓子,笑道:“哟,还有西瓜呢。”

    适哥儿忙道:“我要吃西瓜。母亲,快开一个。”

    清哑忙命紫竹拿几个进去,开给大家吃。

    目光一转,发现方初站在那边,想起一事。

    他在外奔波了那么多天,很辛苦,她早上吩咐厨房为他炖温补清汤,还拟了往后几日的菜单,要帮他调养身子。

    她便对他招手,方初走过来,她对他道:“你昨晚不说口干么,开两个西瓜,你和他们一起吃。坐到炕上去,那暖和。”

    他笑道:“好。围着火炉吃西瓜,这也算奇景了。”

    当下,清哑命丫头们切了西瓜、甜瓜等,分送公婆和夫君儿女们吃,一屋子都是人,分坐在炕上炕下,个个满脸带笑。

    方初见清哑忙了半天一块没吃,遂拉了她坐在身边,含笑将一块西瓜送到她嘴边,让她吃。

    方瀚海夫妇都装没看见,只顾和孩子们说话。

    清哑摇头道:“我不想吃。”

    她这几天觉得腰有些酸,不敢吃这寒凉的东西。

    大冬天的,又是过年,吃坏了受罪的是自己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