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70章 爱是一支幸福的利箭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韩希夷最会哄女人,若问他,他定有主意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,顿时让方初黑了脸,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清哑正出神,被他吓一跳,看着他仿佛被欠了几十万银子没还一样的臭脸——不对,欠几十万银子都不能让他摆这副脸色——心里越发生气,起身下炕朝外走去,紫竹忙取了斗篷跟上去。

    方初急问:“你去哪?”

    清哑没回答——她去哪要跟他说吗!

    方初也下了炕,跟出去一看,这是通往梅心小筑去的路,心一沉,怒火一炽,加快脚步超前拦住她,板着脸道:“不许去!”

    清哑听了不敢相信地仰脸看他。

    方初放缓声音道:“回去。外面冷。”

    一面伸手牵住她的手。

    清哑甩开,道:“我就去!”

    梅心小筑又不冷,在那安静。

    方初见她坚持要去,心下忍无可忍,浓眉拧着,眼神锐利起来,也不说话,一把拽住她,扯着就往回走,扯得她脚步踉跄。

    清哑手腕被他攥得生疼,觉得他越来越不可理喻,又挣不脱他,愤怒之下想起第一次见他、被他欺负的情形,也是这样束手无策。她当时是怎么应对的?对了,她当时吐了他一脸。于是,她张口“噗”一声,朝他脸上吐了一口吐沫,成功制止了他的脚步。

    清哑前世天生哑疾,即便穿过来不哑了,也没有捞本儿似的整天说不够,相反,她一般用眼神和行动代替语言表达心意,这纯粹是前世养成的习惯,只有少数情形下才会展示嘴巴的功能。

    眼下,她比任何时候都更庆幸自己不是哑巴。

    因为她有句话必须喊出来,才足够表达她此刻的心情。

    她含泪对方初喊道:“我后悔嫁你了!”

    说完夺手而走,往梅林疾奔而去。

    这话像一支利箭,正中方初的心房,他原本就受伤破碎的心霎时化成了烟灰,胸腔空荡荡的,好像失去了灵魂。

    奇怪,他居然还能思考。

    他想,她后悔嫁他呢。

    当年,他将她从卫家飞絮阁地下救出来,紧跟着韩希夷也来了,当时韩希夷就对她表明了自己的心意,但她选择了他。现在她说后悔了,是后悔没选韩希夷吗?

    韩希夷当年也是坚持要娶清哑的,要不是他心太软,即便谢吟月从中作梗,他不过多费些心思,最终也能退亲并说服韩父韩母同意他娶清哑。如果清哑嫁给了韩希夷,是不是比嫁给他更幸福?

    韩希夷温柔体贴,定会对她各种包容,肯定不会像他昨晚那样粗暴地对她,惹她生气了也有办法哄她。

    这个想法让方初难受到忍无可忍。

    强烈的情绪冲击令他回过神来。

    他发现,清哑已经跑进烟霞灿烂的梅林中去了,他心中生出一股怒气,飞快追上去,一面喊“站住!”

    后悔又怎样?

    她已经嫁了他,还生了三个孩子,今生已经和他捆绑在一起了,跑到天边也要把她捉回来,心里想什么人也得给掐灭了!

    紫竹和青竹一直在他们身后跟着,不敢靠近。可是,再离得远,也看见了清哑吐方初这一口,也听见那句话。

    紫竹瞪大眼睛,捂住嘴巴,生恐自己尖叫出来。

    青竹也目瞪口呆。

    她家织女还真是……厉害!

    见方初追清哑去了,二女也急忙跟着追上去。

    清哑跑到梅林中,扶住一棵梅树喘气。

    喘了两口气,转头一看方初追来了,忙又跑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自己往哪跑,听见方初喊“站住”,跑得更快了,只想躲开他,不想被他像囚犯一样拘禁管束。

    忽然她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,一个前扑,差点扑倒在雪地上,转头朝地上一看,不禁呆住。

    方初追上来,大力攥住她胳膊,凌厉道:“你想跑哪去?你能跑哪去?你再后悔也是我的人!生是方家人,死是方家鬼!”

    清哑没有反应,愣愣地看着雪地上。

    方初觉得奇怪,顺着她目光望过去。

    积雪中露出一只断臂,五个手指朝上戳人的眼球。

    他的怒火霎时烟消云散,急忙一个旋身将她揽在胸前,遮住她视线,并紧往前走几步离开,道:“走,回去!没事了,没事了!”

    他不断轻声安慰她、拍着她的后背。

    清哑不出声不代表就没事。

    她惊恐到呆滞的神情,落在他眼里不亚于尖叫。

    清哑没尖叫,青竹却尖叫了,“啊”一声惨绝人寰。

    紫竹也吓一跳,好险忍住了。

    她们昨天也见过死人,但这样突兀的一截断臂撞入视线,还是让两个女孩子觉得受不了,这可不是什么好物事。

    方初头也不回命令道:“叫人来清理!”

    紫竹声音打颤地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方初摸着清哑的手,觉得指尖冰凉,越发难受,又后悔自己之前太过冲动粗暴,遂放软了声音对她道:“昨天才出事,我不放心你乱走。等忙过今天,我陪你来看梅花……刚才是我不好,没说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渐渐的,他恢复了正常,能像以前一样对她了。

    清哑也没和他再犟,默默地跟着他回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之前那句话像一根刺扎在他们心上,他们不再吵闹,彼此小心翼翼地退让,尽量不再引发新的战火,却显得客气疏离了。

    回去才喝了一口热茶,又有人来回:林世子有请。

    奉州城出了这样暴乱,林世子心情最恶劣。

    昨夜数家豪绅大户遭到清洗和抢劫,死伤无数,死的有乱民,有被抢的大户人家,好多人家男人被杀,女人被糟蹋,东西被清洗一空,现场状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上午,他请所有城中有头脸的大户主人在府衙汇聚。

    一是安抚这些人,二是询问死伤损失情形。

    方初和沈寒冰先密议了一番,然后一同去了。

    睿明郡王也在,他没了在京城时的疏狂,神情肃然不少。见了方初,他显得关切地问:“怎么郭织女没来?”

    方初心情不好,看他更不顺眼。

    甚至,方初用怀疑的心态揣摩他。

    见问,方初恭敬问:“小民来了还不行吗?”

    睿明郡王被噎了下,也没放脸,先微笑看了林世子一眼,然后才道:“方公子来当然行。本王是觉得,郭织女名望高,现在城中正是混乱的时候,若郭织女能出面必定能安定人心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