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44章 男女搭配干活不累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睿明郡王妃就无法不往自己身上套,疑心清哑指桑骂槐。

    不等她回过神,又听清哑对她道:“听说王妃当年在京城的才名盛极一时,民妇也想听王妃弹上一曲,还请王妃为赈灾添个彩头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正喝水,闻言差点被呛了。

    她努力忍住笑,没有像之前幸灾乐祸。

    嗯,王妃是皇家媳妇,还是得尊重人家。

    睿明王妃不知该用什么样的表情面对清哑。

    笑,她实在笑不出,装笑也难。

    冷,也不符合她之前为灾民忧心的表现。

    那就只剩下推脱了,这个她拿手的很。只是这样一来,她便落在下风了。在场都是人精,谁看不出来她明着轻贱郭织女。郭织女终究不是一般女子,此举对王妃还是有影响的。

    可是她已经顾不得了,若弹了才更令人笑话。

    她便伸出右手给清哑看,一面道:“恐怕要让织女失望了。昨天回来时,下车的时候手在马车边碰了下,扭了筋,有些不灵活,使不得劲呢。改日有暇,定要请织女过府,与织女探讨琴艺。”

    清哑忙道:“那就算了。”

    睿明王妃生恐她再说出什么惊人之言,站起身道:“咱们去前面吧。来人,去告诉王爷一声,郭织女要为赈灾义演了,叫大殿那边准备一下,别被人唐突了。也请王爷和各位大人去观赏——郭织女的琴音轻易听不到的,尤其是和她夫君的异手联弹,王爷念叨过多次了。今天说不定就能得偿所愿。”这真是呼朋唤友去听曲儿了!

    横竖已经做了,不论什么后果都要做彻底。

    这是睿明王妃的想法。

    谢吟月站一旁看着王妃的神情,觉得很熟悉。

    是的,没有人比她更熟悉了!

    睿明郡王妃就像当初的她一样,一开始未必是有心算计欺辱郭清哑,可是后来却不得不欺辱下去。不论什么原因开的头,身份和地位都不容许她们退缩,开弓没有回头箭!

    她败了,睿明王妃呢?

    谢吟月并不看好王妃。

    她太了解清哑的性子了。

    但是,她还是隐隐期待,期待下面的发展。

    大家便去往前殿,睿明郡王妃特意和谢吟月走在一起,之前听介绍服装时,王妃就认识谢吟月了。这时和她聊了几句,觉得她为人行事知进退,很合自己心意。至于严未央和郭清哑,一个锋芒太露,一个不知进退。她们还有个共同点:就是性情恣意了些。在当下这个社会,哪一个女子敢恣意纵情?谁不是活在规矩里。

    谢吟月见睿明王妃青睐自己,很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她并没有上赶着去攀附和奉承王妃。

    哪怕她确实想奉承交结睿明郡王府,眼下这个情形,她也不能做得太明显,不然别人会以为她与睿明王妃勾结算计郭清哑。

    适哥儿上次对她说“每次沾上你,我娘就会倒霉,我家也会倒霉。你最好离我娘远远的。我们也不去招惹你。”这话虽然伤人,但她也觉得自己该离郭清哑远远的,因为她也觉得自己沾上郭清哑就倒霉。

    当下,男男女女都来到前殿。

    清哑先就走向方初,悄声和他说话。

    方初握住她手柔声问:“可累了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不累。我睡了会儿。”

    方初疑惑道:“在哪睡的?”

    清哑抿嘴一笑,悄悄道:“站着睡的。”

    她过后回想那情形只觉得好笑。

    方初一呆,接着皱眉道:“小心摔着了。”

    又道:“你既累了,待会我们就回家去。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我要弹琴呢。”

    方初一惊,问:“弹琴?怎么又要弹?”

    清哑还未回答,那边睿明郡王已经在招呼他们了,两人便按下不提,并肩走了过去,然后大家互相引见认识后坐下。

    期间,方初迅速弄清楚了清哑要弹琴的始末缘由,当即和龚大人(郭勤蒙师)低声耳语了一番,龚大人瞟了郡王妃一眼,轻轻颔首。

    当下,男人们坐在右边,女子们坐在左边。

    男人那边以仁王和睿明郡王为首,女子这边当然以王妃和清哑为首,双方虽都一派正容、端庄矜持,然各人精气神都很高。

    不管在什么场合,哪怕是动物界,雄性为会了争夺雌性展开残酷厮杀和争斗。人类也一样,男人们各种争名夺利,也因为有了名利以后能博得女人的倾慕;同样,女人也会展现自己的魅力,吸引男性关注,这是她们最为骄傲和自豪的时候。

    所以,男人们当着这些女子,都尽展雄姿。

    此时若将他们化为孔雀,那定是都开了屏的。

    如许翰林等年老的男子,虽比不得少年英姿,但他们无不功成名就:或在朝为官,没有官职的也在士林中以书、画、诗、文等闻名,等闲庸才也不能进入这个圈子,而男人一旦在权、钱和才方面有一定的成就,就能散发出超越年龄的魅力,赢得女子青睐。

    再如龚大人、崔嵋、蔡铭、韩希夷和方初等人,则正处在男人一生的黄金年纪,外貌气质上褪去少年的青涩和跳脱,举止更沉稳潇洒,内涵更丰富,或有权或有钱或有才,无论对少女或是少妇,都有致命的吸引力,所谓老少通杀,便是指这种男人。

    王妃目光一转,便和龚大人碰上了。

    龚大人对她微微颔首,她忽觉脸热。

    她轻轻一点头,便转开目光,装作打量其他人。

    龚先生又向清哑拱手招呼,清哑还以微笑。

    至于严暮阳、王琨、林熙和张继等少年也不落下风,他们正如旭日东升、朝气蓬勃,或许还欠缺历练,气势却不容忽视,且都正是说亲的年纪,成为待嫁的小姑娘们注视的目标。

    张继、林熙家世显赫,原不愁亲事,但他们平素习武,对京城娇滴滴的世家女子就有些挑剔,况他们自家姐妹多是这类女子,看多了便没了吸引力,便想娶个同样习武的女子。然如今不比从前了,大靖女子虽然也可投军,但只要家中境况过得去,或者样貌过得去,哪个女子愿意投军呢?宫中女龙禁卫无不彪悍,他们可不想娶。

    这会子来了个郭巧儿,长得娇憨鲜嫩,性格慧黠伶俐,还会武功,那天在冰魄寒香湖的梅林边,她和石灰对战姿态真美极了!

    张继见后当即决定:媳妇就是她了!

    结果,还没等张家上门提亲呢,太皇太后就浇了他一瓢冷水。

    张继自以为和林熙不错,是哥们了,便悄悄对林熙透露了自己的想法,还向他打听严暮阳其人,要好友帮忙,玉成好事。

    林熙也想娶巧儿的,听后当然不愿意了,但他笑眯眯的也不说破,且先把严暮阳指给张继瞧:“就是那家伙!你要娶郭巧儿,得先把他给解决了,然后才能水到渠成。”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让张继和严暮阳“鹬蚌相争”,他来个“渔翁得利”。

    不说这两人都盯上了严暮阳,各自算计,且说殿中情形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