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42章 我夫君姓方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在门口,众人碰见谢吟月和王瑛等一批女孩子。

    谢吟月手臂受伤,原该在家养伤的,但这次的会展有她一份心血,每一个展出的作品都注明是何人设计、何人作画,为免这样那样的问题,设计者能在场当然更好。更何况,这次会展是结识权贵的机会,对于锦商来说“机不可失失不再来”,所以,她便支撑着来了。

    她循着慈善中心侍女的指点,找到最后一层院落。

    当看见那些平民服饰,她和睿明王妃一样想法:她这次算是白忙了,这次会展就是为郭清哑扬名的,她和严未央都是陪衬。

    她觉得不可思议,想不通清哑怎会做出这么多平民衣服!

    东厢房是平民男子服饰,西厢房还是平民女子服饰。因为汇集了各朝代的服饰变迁,所以适合当前社会穿的并不算多,加上还要分季节,分摊到每个季节的就更少了。据清哑说,主要是时间不够,否则她会进一步细化,根据各朝代服饰多设计些出来。

    全部参观完,大家没有循着原路回去,清哑带领她们从侧门出去,外面果然是条穿堂,两边都是高墙。冬日里,穿堂除了正午能晒着太阳,早晚都是阴凄凄的。穿堂里的积雪被铲走,地上早晚上冻。一到晌午,地上开始化冻,一踩一软。

    清哑在前走着,王妃紧随其后,没露出一点犹豫。

    谁让她之前那么对百姓关心呢。

    如今清哑较真起来,她下不来台了。

    一直走到第二层院落的侧门,清哑才停住脚步。站在那里,众人能听见前面传来丝竹声,是那些红牌在为赈灾义演。

    清哑微笑道:“就到这里了。再走就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转向侧门,进了第二层院落,回到之前的殿中。

    进殿后,众人三五成群寻了座位坐下歇息,一面低声议论,就刚才所参观的各类服饰发表看法,十分热烈;也有人提起那些平民的衣裳很别致,很是向往,很想尝试的样子等等。

    睿明王妃和清哑等人坐在一处。

    她这一路下来,对清哑印象还不错,因而含笑对她道:“先前听这位夫人说了不少,获益匪浅。不知夫人尊夫是哪家?”

    她嘴上这样问,心里已经有了猜测。

    她想清哑一直和“郭织女”在一起——她将严未央当成了郭织女——郭织女最要好、又嫁得不错的朋友只有蔡家那位蔡三*奶奶了,所以她猜测清哑是蔡三奶奶严未央。

    清哑诧异极了,心想“不是一直叫我郭织女吗,怎么还问?”便回道:“我夫君姓方。”她很快想通了,觉得人家堂堂王妃不知道郭织女嫁到谁家也有可能,谁管她的私事呢。

    睿明王妃也是一愣,诧异道:“方家?在哪个衙门任官?”

    她觉得清哑就是官夫人,这个她自认不会看走眼。

    清哑再愣,只得道:“我夫君是锦商,锦商方家。”

    睿明王妃神情就古怪了,隐隐觉得不对。

    她朝郭织女——其实是严未央——歉意笑道:“这我倒不熟悉了。还请织女引见。织造行内,我只知郭织女,别的……不大认得。”

    严未央不好再装聋作哑,忙笑道:“郭织女夫家姓方。王妃皇亲贵胄,那管这等小事,不清楚织女夫家情形也难免。”

    睿明王妃听她说“郭织女夫家姓方”,很显然她不是郭织女,那么,郭织女是谁?她不可置信地将目光投向清哑。

    清哑微笑道:“我夫君开了幽篁馆。”

    她心里嘀咕,幽篁馆总不会不知道吧?

    唉,在这些皇亲权贵眼里,他们根本不能入眼。

    睿明王妃今天第三次感觉脸颊被抽,一股热血急涌上头,再难维持庄重从容,虽笑着,却控制不住面皮,感觉面皮一个劲地抖动,她情知不妙,急转向黄夫人求救。

    黄夫人等人也没料到出这样岔子,尤其是黄夫人,并不比睿明王妃感觉好多少,先前她在清哑面前说的一番话,活脱脱现眼。

    她急忙笑道:“哎哟,这可闹笑话了:我还以为郭织女是这位夫人呢,竟然弄错了。这位夫人是——”她先以退为进,承认错误,再问严未央身份,将众人视线吸引过来。

    严未央暗赞她脑子转得快,笑道:“我夫家姓蔡……”

    黄夫人等人这才明白:这个才是蔡三奶奶!

    这么一打岔,睿明郡王妃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得知清哑就是郭织女,并没能扭转她对郭织女的印象,反而因为郭织女就是清哑,使她觉得清哑心机深沉,正合了以前判断。

    她轻笑道:“织女果然真人不露相呢。”

    清哑觉得这话有些莫名其妙,明明是她们自己弄错了,怎么说得好像她故意隐藏身份一样?她刚想抗议,睿明王妃抢先道:“虽经历这些波折,好歹是认识织女了,往后可不会弄错了。”

    清哑不好再提前事,微笑道:“民妇也认识王妃了。”

    又看一眼黄夫人等人,“也认识了众位夫人。”

    别人听着不怎样,睿明王妃和黄夫人只觉那“认识”二字特别刺耳,别有深意,想当然以为清哑讽刺她们。

    睿明王妃道:“听闻织女琴艺无双,还能和夫君异手联弹,早想一饱耳福,今儿可算遇见了。正好外面有姑娘在为奉州赈灾义演,郭织女昨天也弹了半天《大悲咒》,不如今儿再接再厉,为大家再弹一曲如何?也好为那些姑娘做个表率和引领,展示织女对百姓的慈悲心肠,又可让我等一饱耳福,正是一举三得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让郭织女和青楼红牌一块弹曲给人听,还作表率和引领?

    众女虽竭力作无事状,殿内还是透出诡异气氛。

    有些人神情微妙地看向清哑,看她如何反应;连黄夫人等都不解地看向睿明王妃,觉得这不像王妃平日为人行事的作风;还有些脸色就很不好了,如严未央和巧儿盼弟等人。

    面对众人异样目光,睿明王妃也惊觉失言。

    刚才她并未仔细斟酌就脱口说出那番话,又或者她潜意识里就是那样想的,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。眼下话已出口,却不好收回了。她便看着清哑,准备等清哑反对,自己再轻描淡写地作罢,言语中再点出郭织女爱惜名誉胜过对百姓的关爱,把眼下这一节混过去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