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11章 赈灾义演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她便对仁王道:“王爷,请帮我取一架琴来。”

    仁王问:“你要琴做什么?”

    方初也问。

    清哑道:“你先取来。还要琴案。”

    仁王忙吩咐人去准备。

    并不费事,只要去隔壁的仁王府取就行了,很快便搬了琴来,清哑让摆在殿外台矶上,又告诉方初和仁王:“我要义演。”

    赈灾义演,她前世常见的募捐手段。

    方初皱眉道:“这……不合适吧?”

    仁王也道:“是啊清哑,这么多人,你在这抛头露面弹琴,那不成了……那什么……一样了嘛!”

    他不好说跟卖艺的优伶戏子一样,但清哑听出来了。

    清哑坚定道:“很合适。这是积德行善的好事,若有人耻笑,只能说明他品性龌龊,清高也是假清高。”

    仁王点头道:“这也有理。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他总觉得有些不对劲,又说不出哪里不对。

    方初却担心别的,他道:“这么冷,怎么弹?”

    清哑道:“不要紧,我能弹。”

    方初阻不住她,便道:“我和你一起弹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一块弹,想必更能吸引人。

    清哑想了想,摇头道:“不行。只能我一人弹。”

    原来,她并不敢把前世那套搬来用,说是赈灾义演,这弹的曲目可要斟酌仔细。真要弹风花雪月的曲子,确实像卖艺,不符合皇家募捐的严肃性;若太悲伤,又有些惺惺作态,好像欺骗百姓,想来想去,只能弹带有禅意的佛音——大悲咒。

    佛家慈悲,捐多少都凭各人本心。

    这个方初不会弹,就算会弹,两人肯定也不能联弹。

    无他,方初俗事太多,做不到她那般领会禅意。

    她走到殿门口,在殿外台矶上坐下来,在凛冽寒气中,伸出素手,轻轻搭上琴弦,拨下第一个音符……

    方初、仁王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殿内,一内侍正统计外面刚送进来的头批捐款。

    就是当众数银票,数完,共一千五百万多两。

    顺昌帝呆住,众官员更呆,因为刚才等待的时候,已经将殿内捐款统计出来了,共一千八百万,两边相加,总共三千三百万。

    这还没结束呢,还没算上门口的零散捐款呢。

    韩希夷等人一齐露出笑容,长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顺昌帝喃喃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若非亲眼所见,他几乎要怀疑几大锦商作弊。

    可是,那记录的名字不会假,都是有姓名有住址有从事的行当,除非事先商议好,否则无法互相串通。

    他更心惊的是:郭清哑怎么知道能募捐这么多的?

    对于今天捐款,清哑并未做预算,冯尚书提出三千万两时,她默想:“三千万两,每人捐一万两的话,需要三千个人。”

    三千人,这对于繁华的大都市京城来说,实在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像方家捐了三十万两,小方氏捐了二十万两,顶五十个人;若是捐五百两,二十个人凑成一万,算一人;若是捐五千两,两人凑一万,算一人,均摊下来,三千人其实并不难凑。

    所以,她很痛快地应了,觉得肯定能筹到。

    皇帝和冯尚书等人则是根据历年江南赈灾筹款情形估算的。地方官府贪婪无度,遇灾害募捐都是强制摊派,巧立名目欺压百姓,恨不得连地皮也要刮一层,年年如此,谁能经受得起?且他们募捐的钱财大多都中饱私囊,所以一提募捐,百姓缩头躲避。

    这次募捐则不同,清哑举办纺织服装展,将募捐同商业活动、文化活动联系在一起;这次的展示,经由许翰林等文人士子之口,早宣传得沸沸扬扬,更蒙上了新、奇、雅等色彩,吸引无数人注目。

    只看今日来人,士农工商全部参与,各色人等齐至。

    再让皇上和太皇太后露面,自然盛况空前,募集成功!

    还有清哑这个织女的巨大影响力,怕是连她自己也没想到。在百姓心中,郭织女是以民生为重的,织女亲自出面为奉州受灾百姓募捐,谁不支持?那效果绝不是地方官府出面募捐能比的。

    顺昌帝和大臣们想不通其中关窍,都处于震惊状态。

    冯尚书满眼不可置信,几乎见了鬼一般。

    他觉得眼前金星乱迸,脚底发软,几乎一头栽倒。

    幸亏他身边一位官员手快,扶住了他。

    严未央心中大快,一面向外张望,一面问:“清哑和表哥呢?怎么还不进来?”她以为这些银票是清哑让送进来的,怎么人不进来呢?快进来看冯尚书打脸、道歉啊!

    沈寒冰笑道:“叫个人去催一声。”

    上方丹墀,太皇太后也正在问郭织女。

    正在这时,殿外忽然传来一缕琴音,听得众人又是一怔——是谁这么大胆,敢在这个时候、这个地方弹琴?

    皇上皱眉,觉得受了打扰,命人即刻前去查看。

    一内侍匆忙奔了出去,不一会,又匆忙奔回来,禀道:“回皇上和太皇太后,是郭织女在弹。说是为赈灾义演。”

    赈灾义演?

    那是什么?

    内侍很机灵,已然问明白了,忙又回禀。

    听完,顺昌帝怔怔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冯尚书好像抓住了把柄一样,冷笑道:“这与青楼卖笑何异?为了不让方家赔银子,郭织女豁出去卖笑了,真真丢朝廷的脸面……”

    话未说完,所有人目光全都集中到他身上。

    各种各样的意味深长,令他压力骤增。

    蒋大人压低声音——怕惊动了外面弹琴的清哑——怒斥道:“闭嘴!你粗俗不可理喻,简直枉读了圣贤书!你且听织女弹的什么?”

    除了他,别人都没出声,都在用心听琴。

    冯尚书听了一会,才听出清哑弹的是佛音。

    他依然不忿,心想:“佛音又怎么样?总之她是怕方家多出银子,才卖力蛊惑京城百姓捐银。真要是为百姓的,方家为什么不自己捐了?方家那么有钱不捐,却要普通百姓出血,郭织女大奸似忠!”

    可是没有人听他的,都被外面琴音吸引了。

    外面,清哑一沉心,便进入忘我境界,仿佛回到了从前,她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电视上播放汶川大地震现场,一幕幕场景震动她的心,感叹上天无情的同时,也曾想过这捐款赈灾的问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