水乡人家

第1000章 你也要自打嘴巴

乡村原野 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前段时候,吴夫人相中了几户人家,略透了点口风试探,结果都被人家不着痕迹地回绝了。吴青梅去江南之前可不是这样,提亲的人很多。现在不单她无人问津,连她妹妹吴青荷也受了连累。

    凡有些名望的世家大族都不愿和吴家结亲。

    愿意娶吴青梅的不是没有,但吴夫人都看不上。

    吴夫人怀疑,这样下去吴青梅还能嫁出去吗?

    还有件事她不敢告诉吴尚书:吴青梅坚决不答应嫁别人,说要等郭勤高中后来提亲,吴夫人见女儿这样痴傻,又气又急。

    她焦躁道:“老爷,这样下去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她愤愤抱怨郭家,她和老爷都已经上门赔罪了,为何还不肯退让?更怨怪郭勤坏了她女儿闺誉,若不是他,吴青梅不会污了名节。

    吴尚书也急,可他总不能上郭家倒求吧。

    王家选婿的事传出后,吴尚书动了心思。

    他也顾不得老脸了,要找一个人来破了这僵局,否则,吴青梅嫁不到合适的人家还是小事,万一郭勤下次春闱高中,再考的好,那吴家被打脸可就厉害了。他通过大女婿夏流星打听到郭勤的学业情况和脾性,觉得很有这这个可能,不敢想象那情形。

    他宁愿现在丢脸,把那个孽女嫁去郭家。

    至少能像王家一样,落个有担当的美名。

    找谁来破这个僵局呢?

    他想来想去,想到了崔嵋。

    吴尚书一刻也等不得,立即去找崔嵋。

    寒暄间,他委婉道明来意。

    崔嵋暗自思量:除玄武王府外,方家和王家又攀上了,越走越高,若郭家再和吴家结一门亲,这势力可就越发稳固了。

    方家对林亦真颇为维护,崔嵋又被清哑激将说没自信,他便收起之前那微妙复杂心思,诚心和方家做亲戚起来。

    抱着为郭家连一门好亲的心思,他答应为吴尚书周旋。

    吴尚书这才放心,客气了一番才告辞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去了王府,半吐半露地王大人说明此事。

    王大人听了,虽觉他女儿不堪,但也觉得郭家应该娶吴青梅。

    其一,郭勤对吴青梅私相授受在先,吴青梅轻贱他,也是他言行不当招惹的,更何况吴尚书已经向郭织女道歉了,足以挽回郭家脸面。其二,此事已经闹开,影响到吴青梅闺誉,郭勤应该负责任。再者,吴青梅对郭勤不无情义,否则不会藏了他的扇子。

    二人行为都欠妥,不是哪一方的错。

    这事还是要双方长辈出面解决。

    吴尚书听了欢喜,恳请他代为游说郭织女。

    郭家人虽不在京城,但郭织女能代表娘家。

    王大人似笑非笑道:“吴大人,吴家门楣高,你要是不送个梯子,郭家敢来高攀吗?否则岂不证实了当初郭勤想攀附之心?”

    吴尚书犹豫道:“大人的意思是……”

    王大人悠悠道:“那郭勤当初可是自打了十个嘴巴呢。”

    吴尚书道:“所以……”

    他心中升起不妙的感觉:难道他也要自打嘴巴?

    王大人肯定道:“你也要自打嘴巴。”

    吴尚书脸黑了,道:“大人这是消遣本官!”

    王大人笑道:“倒不是消遣你,这门亲吴家一定要倒求,否则郭家不会主动提出的。吴家倒求,可不就是打嘴么。”

    吴尚书心情坏透了。

    他请崔嵋出面,还不算倒求?

    王大人摇头道:“崔嵋出面只是暗中说合。大人指望郭家被崔嵋说动,恐怕要失望了,郭家定会以不敢高攀为由推拒。愚以为,吴家应该主动请大媒上郭家,那郭家便避无可避,断无拒绝之理了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道:“这岂不成了逼亲?还是让郭家自己选择的好。”

    王大人道:“郭家为什么要选择吴家?”

    吴大人道:“为什么不选?”

    吴家女儿嫁给郭家,是他吃亏好不好!

    王大人道:“撇开你女儿对郭家的羞辱不提,郭勤可是郭家嫡长孙,郭家绝不希望娶一个娘家强势的长媳,以免将来控制郭家。即便郭家父子想不到这一层,他们还有个亲家方瀚海呢,还有女婿方初。”

    方家父子一定会提醒郭织女的。

    王大人说得十分认真,十分恳切,见解犀利。

    只是他两眼露出的精光泄露了他的心思——

    他好容易有个让这老家伙丢脸的机会,岂能放过!

    还有就是:王家将王瑛许给方制,表面看落个好名声,其实另有弊端,就怕引起皇上怀疑,以为他看上方家财富,官商勾结。

    所以,他要拖吴尚书下水。

    吴家和郭家也联姻了,王家就没那么显眼了。

    吴尚书和他同朝为官这么多年,常有争执和对立,哪看不出他心思,又气又恼,又没办法,因为他说得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他嘴硬地抢白道:“大人这是要看本官笑话?”

    王大人道:“你不去别人才会笑话!蒋大人头一个不会放过你。”

    吴大人一听他抬出老蒋,眉头紧皱,连心都紧缩起来了。他可以想象,蒋大人一定不会放过这个嘲讽自己的机会;说不定把手一挥,亲自做媒,为郭勤挑一门亲事,狠狠落吴家脸面。

    在朝中,王大人和吴大人属同一类人,都是外圆内方。他们很精明,在官场进退自如、游刃有余,但在原则大事上都能恪守中正。他二人评价蒋志浩大人“外方内圆”,嘲笑他端着一副刚正不阿的脸,内心最奸诈,专踩着别人往上爬。先皇和当今皇上却都宠信他,说他是“国之忠臣”,说朝中多几个像他一样的臣子,大靖就吏治清明了。

    巧的很,蒋大人和郭家交情很好:江明辉一案,是他去江南复审的;这次三司会审,又是他帮方家洗刷冤情的。

    三司会审中,王大人因为慧怡郡主和镇南侯定有婚约,无颜插话,屁都不敢放一个;蔡大人又和方家是拐弯抹角的亲戚,也要避嫌,就剩蒋大人一个人发挥,审理这牵连广泛、震动朝堂的大案。

    这个功劳,蒋大人当之无愧!

    王大人和蔡大人只好给他做陪衬。

    想必就因为这样,王大人才感到憋屈吧。

    吴大人不敢犟嘴了,含糊道:“待本官回去想想。”

    王大人送他离开,心情十分好。

    ********

    早上好,感谢朋友们订阅、打赏和投票支持水乡!最后一天假期了,也是最后一天双倍月票,过了今儿,月票便要贬值了!(*^__^*)(未完待续。)